明星股股价倒挂 定增“旗手”睿远、高瓴也亏钱了?

明星股股价倒挂 定增“旗手”睿远、高瓴也亏钱了?

经过前一个交易日的暴跌之后,3月24日亿纬锂能盘中几经挣扎收盘时勉强收红,最新股价报收于69.76元。

作为锂电池明星股的亿纬锂能,也是A股电子烟产业链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3月22日,工信部发布的电子烟将参照卷烟统一监管的规定,让其股价次日大幅下挫近16%,超过250亿元市值化为乌有。

随着股价一路下跌,亿纬锂能3月24日的收盘价,离去年51. 61元/股定增价的距离还有不到30%。而在去年下半年以来定增的一干明星上市公司中,亿纬锂能的情况还算是好的,华大基因、三七互娱、福莱特等公司,目前股价已经低于定增价,折价率最高的已超过20%。

定增实施后市场回调、业绩大幅下滑、股东减持等,是这些公司股价跌破定增价的主要原因。而随着股价大幅回撤,一众参与定增的机构投资者,也已出现大幅浮亏,如高瓴资本、睿远基金等,都出现在上述公司的定增名单中。

多只明星股定增价与市价倒挂

工信部3月22日公布电子烟监管规则后, A股、港股和美股的电子烟产业链的国内上市公司,股价均出现大幅震荡。3月23日,亿纬锂能大幅低开,盘中最低价接近跌停,虽然盘中一度反弹,但截至收盘仍然重挫15.85%,并在24日早盘继续下探至67.51元,直到尾盘才勉强收红。

此前2020年11月,亿纬锂能以51.61元/股的价格,完成定增4844万股方案。今年1月底,公司股价创下上市以来120元的新高。随着最近一个多月的持续下挫,该股3月24日的收盘价,已较最高点累计下跌近45%。

亿纬锂能的情况还算是好的,与该公司一样,去年下半年以来,多家明星公司都完成了定增,但不少公司最新收盘价已经与定增价出现倒挂,华大基因、比亚迪、福莱特、三七互娱等多家公司,都出现了这种情况。

华大基因的定增在今年1月完成,发行价为145元/股,发行数量1381万股,募集资金约20亿元。截至24日收盘,该股最新股价为116.16元,已低于发行价近20%,此前还一度跌至113.58元,折价率达22%左右。

游戏股中的明星三七互娱也是如此。今年2月初,三七互娱以27.77元/股的价格,定增1.05亿股,募集资金29.3亿元。但从2月中下旬开始,其股价一路走低,从31元上方持续下行,3月14日更是放量跌停,最新收盘价22.11元,折价率超过20%。

福莱特的跌幅虽然略小,但目前股价也已低于定增价14个百分点以上。今年1月,该公司以29.57元/股的价格,发行8454万股A股,募集资金近25亿元。但由于光伏行业,过完春节就遭遇连续重挫,股价也一路下跌,最新收盘价为25.54元。

还有一些上市公司的股价,虽然尚高于定增价,但由于跌幅巨大,离定增“破发”也已不远,医药行业的凯莱英、光伏龙头通威股份均是如此。

公开披露显示,2020年10月,凯莱英以227元/股的发行价,定增募资23.1亿元。定增完成后,其股价最高上冲到344.87元,但随后也出现暴跌,今年3月9日最低跌至227.5元,逼近增发价。

通威股份则在去年12月初完成了59.8亿元的定增,发行价为28元/股。发行完成后,其股价一路上扬,最高时达到55.5元,但2月之后又持续暴跌,目前收盘价仅为30.12元,24日盘中还跌破了30元关口,目前距跌破定增价也仅有5%的空间。

不仅是A股,港股市场一些公司的定增,也出现了类似情况。今年1月21日,比亚迪在港交所披露,拟配售1.33亿股H股股份,每股225港元,预计配股融资299亿港元。截至3月24日收盘,比亚迪H股股价162.74港元,较配售价大跌62港元以上。

定增后业绩大降,股东减持

华大基因、三七互娱,以及亿纬锂能、比亚迪、通威股份定增进行之时,已经累积了巨大涨幅,虽然发行价较市价有一定折价,但仍然处于高位。

“现在参与定增的逻辑,跟以前不一样了,原来是不管好坏公司,定增基本上都要打折,参与定增的资金,也是冲这点好处去的,但2016年的教训太深刻了。”某大型私募机构人士此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其选择定增参与标的,主要看重公司发展前景,只参与优质公司定增。

华大基因、亿纬锂能、比亚迪等公司,都是所在行业的龙头、明星公司。但问题在于,定增时的股价,虽未登顶,但也已累积了巨大涨幅。

如华大基因定增时,公司股价已越过150元的高位。2019年同期,其股价还70元左右徘徊,期间累计涨幅超过1倍。亿纬锂能定增当月,均价也在60元以上,较年内最低价也有50%以上的涨幅。而且,该股自2018年底便开始持续大涨,2020年11月的复权价已超过110元,较2018年底的低点累计上涨10倍以上。而通威股份、比亚迪H股也类似。

三七互娱的情况则有所不同。定增之时,三七互娱股价在30元左右,2020年6月该股最高价逼近51元,处于历史最高位,定增价、二级市场股价只有最高股价的一半略多。但问题在于,自2018年以来,三七互娱实际控制人吴氏家族以及其他股东,开始不断减持公司股份。

公开披露显示,2018年11月至2021年3月初,吴绪顺、吴卫红、吴卫东等累计减持三七互娱1.4亿股以上,持股5%以上的股东李卫伟、曾开天也分别减持了2%、1.61%的股份。

除了实际控制人不断减持套现,三七互娱今年一季度的业绩也大幅下滑。该公司3月12日披露,预计2020年全年公司营业总收入144亿元,同比增长8.87%;实现净利润27.76亿元,同比增长31.28%。

但就在同一天,该公司披露的业绩预报显示,预计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为8000万元至1.2亿元,同比下降83.54%至89.02%。业绩预报披露后,公司股价3月14日跌停,次日再跌7.79%。

值得注意的是,定增尚在筹划期间的去年12月5日至25日,吴氏家族曾减持约2538万股。而最近的一次减持,发生在定增实现后不久,离2020年、今年一季度业绩预报披露仅有4天时间。

据交易所规定,上市公司业绩预告、快报披露前十个交易日,为交易敏感窗口期,上市公司董监高、实际控制人等,不能交易自家公司股票。

除前期涨幅过大、市场回调等原因,华大基因近期股价回撤,也有股东减持的因素。

高瓴、睿远浮亏超过20%

定增完成后,上述公司的股价,都出现了一波大幅拉升,参与定增的的投资者,短期浮盈极为可观。

如华大基因,今年1月底股价最高上摸180元,定增参与者浮盈近25%。而比亚迪H股最高价达到278.4港元,配售投资者浮盈也超过20%,福莱特定增后的最高价则超过43元,相较于定增价上涨超过40%。亿纬锂能、通威股份的最高价,则较定增价分别上涨近1.4倍、约1倍。

而随着股价大幅回撤,定增价与市场价倒挂,一众参与定增的机构投资者,如今已经产生了不小的浮亏。其中包括睿远基金、高瓴资本等明星投资机构。

公开信息显示,华大基因定增的投资者共有四家,其中高瓴资本下属机构天津礼仁投资管理合伙企业认购数量近347万股,认购金额5.03亿元。按照目前股价计算,礼仁投资现在浮亏超过1亿元。

比亚迪H股的配售,高瓴资本也曾参与。据媒体报道,高瓴资本斥资2亿美元,参与了比亚迪配股。2月18日,比亚迪确认了高瓴资本参与定增。按当时汇率测算,高瓴资本可以认购比亚迪800万至1000万股H股,按当前价格计算,高瓴资本目前可能已经浮亏5亿至6亿港元。

此前的2020年,高瓴资本在A股市场参与了多起定增、股权转让。通威股份去年12月的定增,高瓴资本认购1786万股,出资金额近5亿元。随后,高瓴资本还以70元/股的价格,接手了隆基股份实际控制人李春安转让的2.26亿股,对价高达158亿元以上。

当时,隆基股份股价在75元左右波动,高瓴资本接盘价格几乎没有折价。消息披露后,隆基股份股价大涨,2月18日达到历史新高的125.68元,高瓴资本浮盈接近60亿元。随着隆基股份近期急剧回调,3月24日收于76.79元,不仅超过70%的浮盈灰飞烟灭,股价还一度逼近其受让价。

近年备受市场追捧的睿远基金,也有同样遭遇。该公司近期参与的定增,包括福莱特、三七互娱、通威股份,认购数量分别为406万股、2529万股、714万股,认购金额分别约1.2亿元、7.02亿元、2亿元。按最新股价计算,睿远基金在前两者的浮亏,分别超过1600万元、1.25亿元。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96906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52868325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