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台酒业扭亏背后:一再压缩管理费用 去年数名高管薪酬为零

  10月14日,皇台酒业发布了业绩预告,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400万-550万元,顺利扭亏为盈,净资产也成功转正。这意味着公司离恢复上市又近了一步。

  2019年4月控股股东变更以来,皇台酒业发生了一系列变化,顺利推出新品,营收增长,净利润转正。不过目前盛达集团通过持有股份及表决权受托共控制公司 19.9%的股份,与上海厚丰所持股份数量较为接近,公司控制权仍存在不稳定性。

  另一方面为了增加净利润,皇台酒业2019年以来一直在压缩管理费用,人均薪酬明显下降,有多位高管从公司领取的薪酬为零,公司的预收账款也在不断减少。

  皇台酒业前三季扭亏为盈 能否恢复上市仍存不确定性

  皇台酒业预计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400万-550万元,顺利扭亏为盈。其中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100万-150万元,同比下降58.22%-37.33%。期末净资产也预计由上年同期的-2.52亿元变为1.02亿-1.05亿元。

  由于前三季度扭亏为盈,皇台酒业也有望恢复上市。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皇台酒业连续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2017年、 2018年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连续为负值,深交所决定公司股票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

  根据深交所的上市规则,暂停上市后首个年度报告且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在公司披露年度报告后的五个交易日提出恢复股票上市的书面申请:

  (一)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均为正值;

  (二)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正值;

  (三)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营业收入不低于一千万元;

  (四)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未被出具保留意见、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 的审计报告;

  (五)具备持续经营能力;

  (六)具备健全的公司治理结构和内部控制制度且运作规范,财务会计报告无虚假记载; (七)不存在本规则规定的股票应当被暂停上市或者终止上市的情形;

  (八)深交所认为需具备的其他条件。

  2020年4月29日,皇台酒业披露2019年年报。2019年营业收入9904.63万元,归母净利润6821.37万元,扣非净利润622.16万元,期末净资产6162.34万元。符合提出恢复上市申请的条件,5月8日皇台酒业向深交所提交了恢复上市的申请,5月14日收到深交所《关于提交恢复上市补充材料有关事项的函》,公司提交了回函及相关资料,等待进一步审核。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距离皇台酒业提交回函已经过去了5个月时间,深交所仍未回复。公司股票能否恢复上市仍存在不确定性,在公告中,皇台酒业提示“公司股票仍存在可能终止上市的风险,最终以深交所作出的是否同意公司股票恢复上市的决定为准”。

皇台酒业扭亏背后:一再压缩管理费用 去年数名高管薪酬为零

  在这期间,皇台酒业收到甘肃证监局的处罚书。根据处罚书,皇台酒业2016年年报虚记载库存商品账面余额8629.88万元。原董事长卢某某的职务侵占犯罪行为造成了公司库存成品酒的亏空,该部分库存商品2016年末账面原值8629.88万元,账面净值6918.88万元。

  截至2016年末,卢某某投资或控制的单位尚有对公司的债权3024.66万元款项来源于卢某某的职务侵占行为。公司2016年末亏空的成品酒价值6918.88万元,扣除可以确定的责任人赔偿款3024.66万元后剩余损失3894.22万元的赔偿金额暂时无法估计,故全额计提减值准备计入2016年度当期损益。受此影响,公司对2016年到2018年的财务报表进行了更正。

  甘肃证监局处罚书的发布意味着此前的立案调查事件终于尘埃落定。

  管理费用大幅下降 多位高管2019年未领薪酬

  2019年4月,皇台酒业经历了实控人的变更,甘肃盛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为新的控股股东。

  此后公司酿造生产逐渐恢复,2019 年7月28日推出新产品“窖底原浆”。窖底原浆分两款,分别是窖底原浆12和窖底原浆18,分别有42°和52°两种产品,共四款产品。在公司官网上,42度窖底原浆18售价为398元,52度窖底原浆18售价为428元;42度窖底原浆12则为188元,52度售价208元。分别瞄准中端和次高端价格带。

  今年受新冠疫情影响一季度销售几乎停滞,二、三季度则逐渐恢复。

  上半年,皇台酒业实现营业收入3934.23万元,同比增长135.35%;实现净利润301.85万元,同比增长118.47%。截至上半年,其白酒业务毛利率恢复到74.37%,与五粮液、洋河持平;净利率为7.67%,与老白干酒和顺鑫农业差不多。

  不过,自2019年以来其预收账款就迅速下滑。2019年预收款由前一年的215.04万元下滑到84.77万元,今年上半年进一步下滑到60.72万元。预收账款未能随营收同步增长,是否说明下游真实需求有限。

  另一方面,皇台酒业还在压缩管理费用。2018年其管理费用曾高达3400万元,2019年压缩到1891.49万元,仅此一项就贡献了1508万元。今年上半年管理费用为936.09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93.07万元。

  减少的大头主要是职工薪酬和服务费,2018年职工薪酬为1057.58万元,2019年减至760.06万元。2018年服务费为811.17万元,2019年减至107.35万元。

  2018年领取薪酬员工人数为390人,人均2.71万元;2019年为377人,人均2.02万元。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21位高管中(含离任高管)不领薪酬的就达到6位,最高的薪酬仅为11.76万。而2018年13位高管薪酬合计为177.68万元。这无疑增加了公司的净利润。

  目前皇台酒业控制权变更仍未尘埃落定,盛达集团目前通过持有股份及表决权受托共控制公司 19.9%的股份,与上海厚丰所持股份数量较为接近,公司控制权仍存在不稳定的风险。

  皇台酒业能否重新恢复上市呢?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88026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