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股市里我为什么要放弃那10%的收益

今天的盘面整体比较枯燥乏味,这是一种比较舒服的枯燥,比较健康的乏味。要老像7月初的那两周那种拉法,一个月就把牛拉死把熊牵出来了。好事多磨。

我想以魔之水平是教育不了别人的,所以写文,也就是与自己对话,教育自己。

我通常会主动调控自己的预期。持有的股票涨了会高兴,跌了会失望,这是人性使然,否认这一点就故作高深了。我通常会主动调节,涨了的时候,我会告诉自己,所谓盈利只是账面浮盈,有多少能落到口袋里是不一定的,所以何必透支喜悦,涨了的时候更应该检视风险所在,想想如果第二天大跌怎么做。

跌了,我会告诉自己,所谓盈利的减少或者产生的亏损也只是账面的,并没有坐实,与其关注盈亏的变动,不如思考一下持有的逻辑是否还在,如果进一步下跌要怎么应对。

向下设止损,是老生常谈的守则,向下设止损,管控的是自己看错的风险,而看错,是股市中很正常的一种现象,就算股神的持仓也不例外。

但是向上设止盈,很少听到,有些新进股市的朋友会这样,管理贪欲,落袋为安。我不会向上设止盈。为什么?

当股价还在上升趋势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因为我觉得已经赚够了而出掉呢?股市里我们的投资,大部分时间都是比较平庸的,我们选择的标的,大部分是比较平庸的,可以有一支股票,它是翻倍的品种,但是我们在盈利20%的时候就出掉了难道不可惜吗?我们之所以要在股市里面,就是要赚大钱的,不是小打小闹,但是我们在战略上乐观在战术上要特别谨慎。设止盈,不是我所认为的谨慎。我们赚大钱,不是靠一些赚百分之十几、又亏百分之十这样平庸的票,而是抓到了翻倍的标的。

当然这个问题,我不认为像表述的这么简单。股价还在涨就不要卖出,这一点比较容易接受。

但是如果股价开始回调了呢?这种情况就会很复杂。因为判断是短期回调还是中期掉头向下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对于短期的回调,通常很难判断会调到什么位置;对于中期的回调,往往要等到回调到一定幅度,才能相对确定趋势的反转,而那时候,账面的浮盈可能已经减少了一半。

那感觉就像路上捡了一袋子钱又掉了一半。十分悔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出掉。

于是下次长记性了,赚到30%一定跑,于是卖掉了可以赚100%的股票。

所以我在想,我在那个地方卖不卖,我要不要在回调确认了卖,不取决于自己是否损失了账面的最高浮盈,而是取决于自己的交易策略。说的高端点,叫卖在左侧还是右侧,在上涨趋势中卖出就是卖在左侧,在回调趋势中卖出就是卖在右侧。

如果我的交易策略是卖出右侧,在上涨40%的时候我没有卖,在浮盈回调到30%的位置卖掉了,看似我少赚了10%,但这10%其实是为我的交易策略买的保险,这10%使我不会错失潜在的有可能的后面的60%、70%、100%。代价就是我永远赚不到10%那一段。

但是我不认为卖在左侧一定是错的。比如,2015年牛市最疯狂的阶段,天天打开持仓都能看到涨停的,人们在欢天喜地的同时,其实内心是潜在的恐惧,人们知道这种状况一定会结束,但是人们放不下这么快速赚钱的机会,一天就能赚出两个月的工资,这对于普通上班族来说有太大的吸引力了。

可是当人们蜂拥到山顶之后,直接掉进悬崖。如果卖在右侧,很少有人有机会跑出来,因为那些牛市最后阶段最疯狂的股票当熊市来的时候是跌的最凶的,熊市来的如此迅猛,从天天涨停马上变成天天跌停,一开盘就一字跌停,怎么跑的出来呢?

只能看着账面资产一天天缩水,如同割肉一般。

所以没有一种交易策略是完美的。1994年成立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当时网罗了华尔街最牛逼的人才,常青藤金融学、数学博士比比皆是,还有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被称为天才团队。他们通过资产组合对冲掉了99%的风险,成立最初10个月赚了20%,1995年赚了43%,1996年赚了41%,而单月最大亏损只有2.9%。不愧是天才团队。对冲交易的利润微薄,要提高收益率唯有靠加杠杆。既然风险几乎都被对冲掉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加杠杆至100:1。

然后1998年,那1%出现了,石油大跌导致俄罗斯股市大跌、债市大跌,短期利率飙升到200%。谁的模型里会把利率飙升到200%这种因素考虑进去呢?

就是这百年一遇的黑天鹅葬送了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列文斯坦为此写了本书叫《天才失手》。

最完美的交易策略可以屏蔽掉大部分风险,但是无法屏蔽所有的风险,那些永远无法屏蔽的风险就是黑天鹅。

所以为什么会主动放弃那“10%的收益”,因为为了长期稳定的盈利,有些收益是注定拿不到的,不要因为留恋一棵树而放弃整个森林。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83498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