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十年,终稳定盈利

听着陈奕迅的《十年》,结尾的歌词唱到“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才知道我的眼泪,不是为了你而流,也为别人而流”,这些伤心的泪如同那些股票交易上的坑,书里已经道尽,但没在领略那份那份刻骨铭心的伤痛前,你觉得那是别人的故事,最后发现自己也逃不过凡人的劫难。将这些经历的思考做一份总结,也作为十年的一个节点,或许下一个十年,会嘲弄此刻的自己,套用一句常说的鸡汤,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赌徒

以前没入市前,那些人跟我说,股市就像赌场,那时候的我说我是投资者,不是赌徒,现在看那时的我,还不如一个赌徒,在德州扑克的牌局里,一个赌徒至少要花几局的时间去大概了解局内人的脾气风格,然后要在建立起粗略的个人画像的信息模型后,在每一局的牌局中,根据自己的牌面和对方的各种信息反馈计算出各人牌面概率在每轮的下注时刻为自己的获胜概率压上相应的赔注。十年前的我不如一个赌徒,赌徒至少内心知道,自己有可能会输,而那时的我却认为自己只要坚持就有胜利的一天。

价值投资

我发现以前的我会把价值投资挂在嘴边,但却不知道价值的本质是什么,以前的我甚至不会同意长生生物有价值,那时候的我买了两个股票,中国远洋和中国南车,那时候我觉得世界经济终将复苏,而世界消费将打破暂时的消沉,重新恢复繁华,货运跟高速铁路交通将快速恢复和发展,这两个公司的股票将具有更大的价值。那时候的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想法一直持有这两个股票,而当时的我,虽然知道天天去看BDI,但却不知道干散货大公司的货运合同定价是几年一签,并不是实时价格,中国远洋在09年的利润得益于08年的合同,而我却以为09这么低的BDI却没大幅亏损那未来应该更有价值,怀揣着这样的信心,却在来年迎来了A股当年第二大亏损公司。后面的很多年,经济复苏了,消费复苏了,但航运行业却没有复苏,故事来到中国南车,南车后面很强,我需要等上几年,然后会等来一个央企第一牛股,但逻辑却不是我自以为是的铁路交通的快速发展,而是中国智能制造和央企整合。这些活生生的例子告诉我,我认同的价值没有实地调研,我没能力跑去上市公司的所在地和业务链条接触到的场所,用股东的身份去观察他们企业的实际情况。没有行业标准,我连一个公司的情况都搞不清,谈何对整个行业链条有清晰的认识。没有认识各种事件的内在联系,当今年南方的降雨比往年减少了,那会给谷物丰收带来多少影响,进而将谷物作为饲料的畜牧业有多少影响,然后对消费市场又多少影响,这种一环扣一环的扩散,一个掌握不了确切信息和贴近模型的个人投资者几乎被机构抛离了几条街,你获取的价值是真实的吗?更不要提说不清道不明的市场变动和企业降维打击导致的企业减值。价值投资者需要的是确认你也能量化企业价值并对此下注。巴菲特说股票投资就是“买入,然后持有”,但你需要常常问自己,为什么巴菲特没有买入你选择的股票。

技术

接触缠论是一个大学同学的推介,在那之前,我内心对这方面充满不屑,觉得那就是一套江湖骗子的卖艺把式,建立一套理论标准,然后将各种方式纳入他的架构并对你洗脑按照他的逻辑去看待这个市场,这不就是统计学吗?依靠的是经验和以往的数据产生的判断,但那时正好是15年的结尾,市场清淡,百无聊赖的我想着学着看也没坏处,由此我开始了技术炒股的阶段,至少,经过了几年的磨合,能稳定获利,技术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让我明白我来市场是来赚钱的并不是为了证明我的价值理解是正确的,抛开花哨的注解,那些代码体现的价格经常偏离她的价值,交易是为了这种偏离下注的过程,能量化自己的成功几率并相应的下注,那成功与否并不是自己要考虑的事情。但做技术的,你总需要不停的去依靠指标调整几率,那是真的辛苦活,每天都要复盘并重新调整自己的观点,指标做出的预测永远只是一个大概率的可能性,做好各种情况的预演并做好准备,这就是我现在的交易。

技术中的技术

技术操作太累了,这些数字的比对不应该让更强大的计算机去实现吗?是呀,技术中的技术,使用计算机去建立量化模型,当符合标准的条件标的出现时,进行筛选,当这些标的有卖出信号时,选择退出。然后将操作过得标的或者追踪符合量化模型的标的进行深度学习,再反馈优化量化模型,这种操作无疑将提高盈利的预期。这是我理解的技术中的技术。使用计算机协助交易。而这只是一个普通交易者,机构交易者利用大数据能做更多的事情,通过你的交易习惯和资金情况,可以对你的交易进行画像素描。进而将统计数据进行预测作为参考的资料。提供给机构投资者,而东方财富,雪球这一类由类社交平台转型券商的互联网券商,虽然用户没有传统券商多,但他得到的社交信息却能提供更精准的交易者画像素描,更危险的是像Facebook利用用户资料干扰美国总统选举一样,这类互联网券商能够利用推送的个人文章精准的影响你的投资决策。这些都是我个人对未来一种悲观的看法。希望以后的互联网个人数据的管理能更严格。说会我的量化模型建立。我觉得那是一个挺长的过程,你需要先用几年的时间来磨合你的操作体系并确认整体的逻辑。然后体系稳定了才能将自己复杂的操作规则、指标体系做简化模型进行量化。最后是带入市场检验模型的可靠性。我现在准备开始将自己的交易体系进行数字化。我最近思考了很久,背景进行量化及进出机制的建立可能是个比较棘手的问题。希望能很快解决这些问题。

知行合一

这是一个这几年被用烂的词,可能很俗,但是这真是一句让人受益匪浅的话。特别是在交易市场中,能够锻炼这样一种知行合一的行为准备本身就符合市场里规则至上的原则。我主要想记录这几年我对这几个字的感悟,之前我觉得知字在前,行字在后,那不就是认知去引导和规范行为,达到统一和谐。要做到真我,让自己的行为和认知能够实现极度透明。但最近我又有疑惑,知行合一,那个一是否就是一致,老子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就是天地开端的源头,知行合一,说的是脑袋和行动能否回到最初的状态,就是那个抛弃一切的外在附加的有色眼镜叠加的物体回到最初属性的状态,也就是佛教里说的去除无明的状态

炒股十年,终稳定盈利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83488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