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3家上市城商行净利差集体上升,长沙银行净利差最高

与8家A股上市农商行2019年净利差走势出现分化不同,13家A股上市城商行净利差均呈现出上升趋势。不过,由于部分银行受到实施新金融工具准则的影响,在净利差上升的同时,出现了净息差大幅下降的情况。

根据澎湃新闻梳理,净利差方面,13家A股上市城商行中,2019年,长沙银行的净利差最高,达到2.55%,江苏银行净利差最低,为1.72%;相对于2018年,这13家城商行净利差均上升,其中郑州银行、青岛银行、苏州银行净利差增幅较大,分别增加了51BP(基点,下同)、43BP、43BP。净息差方面,13家城商行中,有6家城商行净息差较上年下降。

一般来说,净利差指的是银行生息资产平均收益率和计息负债平均成本率之差,其衡量的是银行运用付息负债生成生息资产,从而获取净利息收入的能力。而净息差指的是净利息收入与总生息资产平均余额的比值,反映银行资金运用的结果,也就是银行的生息资产赚取净利息收入的能力。

去年13家上市城商行净利差集体上升,长沙银行净利差最高

长沙银行净利差最高,江苏银行净利差最低

2019年,长沙银行的净利差为2.55%,较2018年增加21BP,净利差领衔上市城商行;长沙银行的净息差为2.42%,虽然较2018年减少3BP,但仍然是上市城商行中最高的。

长沙银行年报解释,该行净利差增加的主要原因是,生息资产收息率为4.99%,同比上升25BP,付息负债平均利率为2.44%,同比仅上升4BP。净息差下降的主要原因是该行计息负债规模同比增幅为18.47%,高于生息资产规模同比增幅7.55%所致。

2019年,江苏银行的净利差在上市的城商行中是最低的,为1.72%,但与上一年同期相比,江苏银行的净利差上升了35BP。根据江苏银行2019年年报,报告期内,江苏银行总生息资产平均利率为4.57%,较2018年的4.50%上升7BP,总计息负债的平均利率为2.88%,较2018年的3.15%下降27BP。年报解释,新金融工具准则施行后,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持有期间形成的收益不再计入利息收入;净息差考虑了基金投资收益及其免税效应还原因素。

郑州银行净利差增幅最大,成都银行净利差增幅最小

2019年,上市城商行的净利差均呈现上升趋势。郑州银行、青岛银行、苏州银行位居净利差增幅前三,郑州银行的净利差增幅达到51BP,成都银行净利差增幅最小,为3BP。2019年,郑州银行的净利差为2.28%,较2018年的1.77%上升51BP;青岛银行的净利差为2.1%,较2018年的1.67%上升43BP;苏州银行的净利差为2.29%,较2018年的1.86%上升43BP;成都银行的净利差为2.24%,较2018年的2.21%上升3BP。

对于2019年净利差及净利息收益率的上升,郑州银行年报解释,发放贷款及垫款、应收融资租赁款等收益率较高的生息资产规模及占比增加,导致生息资产的收益率较上年同期上升;2019年优化负债结构及市场资金面整体宽松,使得付息负债平均成本率较上年同期下降。2019年,郑州银行的生息资产收益率为5.17%,较上一年的4.86%上升31BP;付息负债的平均成本率为2.89%,较上一年的3.09%下降20BP。

根据青岛银行2019年年报,报告期内,青岛银行的利息净收入为68.46亿元,较上年同比增加23.82亿元,增长53.36%;生息资产的平均收益率为4.52%,较上一年增加19BP;计息负债的平均成本率为2.42%,较上一年减少24BP。在生息资产收益率提升、负债规模扩大的同时,同业和应付债券成本率下降。

根据苏州银行2019年年报,报告期内,苏州银行的利息净收入为60.64 亿元,比上年减少5.27亿元,下降8.00%。下降原因是因为实施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对部分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和应收款项类投资重分类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该类资产在报告期内因持有所产生的利息收入需列报计入投资收益。2019年苏州银行的总生息资产的平均利率为4.91%,较2018年的4.75%上升16BP,总付息负债的平均成本率为2.62%,较2018年的2.89%下降27BP。

成都银行2019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成都银行的利息净收入为103.21亿元,较上年同比增加6.47亿元,增长6.69%。生息资产的平均收益为4.31%,较上一年的4.27%增加4BP;付息负债的平均成本为2.07%,较上一年的2.06%上升1BP。

多家城商行净利差和净息差走势迥异

13家上市城商行中,有6家城商行在净利差增家的同时,却出现了净息差下降的情况,分别是:长沙银行、成都银行、苏州银行、南京银行、宁波银行、上海银行。其中,苏州银行、宁波银行和上海银行的净息差变化和净利差变化差异较大。

上海银行的净息差和净利差在上市城商行中处于较低位置,2019年上海银行的净息差为1.71%,较2018年下降5BP,2019年上海银行的净利差为1.93%,较2018年上升12BP。根据上海银行2019年年报,报告期内,上海银行利息净收入为303.21亿元,同比增加3.84亿元,增长1.28%。2019年,上海银行的生息资产平均余额为17697.06亿元,平均收益率为4.44%,平均收益率较2018年下降1BP。

上海银行解释,报告期内首次实施新金融工具准则,部分原生息资产在新准则下作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其收益体现为投资收益,不再反映在净息差中。如按同口径比较,报告期内,上海银行的净息差同比提高12BP至1.88%。

苏州银行2019年年报显示,苏州银行2019年1月1日执行新金融工具准则,根据有关金融资产分类和计量规定,部分原以摊余成本计量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和应收款项类投资重分类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该类资产不再作为生息资产,持有期间收益计入投资收益。若按原口径计算,报告期内该行净利差为1.98%,净利息收益率为2.22%。

宁波银行也是相同的情况,宁波银行2019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宁波银行利息净收入为195.64亿元,同比增加4.44亿元,增长2.32%。2019年,宁波银行的总生息资产为8889.34亿元,生息资产的平均收益率为4.72%,较2018年平均收益率4.67%上升了5BP;总付息负债的平均成本率为2.31%,较2018年平均成本率2.47%下降了16BP。宁波银行在年报中表示,剔除新金融工具准则影响后,宁波银行的净利差为2.31%,净息差为2.07%。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81421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