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熊市之下,什么样的公司必须向死而生?乐视兴衰值得反思

​文 | 贾磊先生

美 | 碎豆腐

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一个经济周期刚刚结束了。

从2009年初至2019年底,过去的十年间,美股三大股指涨势惊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累计上涨223%,标普500指数累计上涨290%,纳斯达克指数累计上涨508%。

这意味着财富被重新分配,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美国股市中斩获的“热钱”很快又被纷纷投往高科技领域的初创公司——不管它们位于美国、中国或者印度。

这十年里,类似的场景经常出现:一个概念刚刚出现,马上就有大量资本跟进,似乎人人都想创造出一个Google或者Facebook。

然而,复制神话并不容易,尽管有些明星企业涌现,但更多的现象是,大量公司被资本催化为靠输血为生的庞然巨物,与此同时,泡沫在讲故事、烧钱和缔造虚假需求中不断堆积。

2020年,黑天鹅群起,加速了经济周期的更迭,这也意味着,某些游戏规则改变了:牛市终结,投资必然变得谨慎,那些依靠输血实现快速生长的企业,能够跑赢失血,向死而生吗?

全球熊市之下,什么样的公司必须向死而生?乐视兴衰值得反思

春天里,隐忧被放大了

烟花三月,却成了多事之秋。深度焦虑的不光是开不了工、缺乏订单、工人难招的中小企业,一些明星企业也遭遇了“倒春寒”,这一点从3月中旬发布的多个财报中就能看出。

3月18日晚8点,蔚来汽车抢在美股开盘前正式发布了2019年Q4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

过去的一年中,蔚来汽车卖得很好,全年总收入达到了78.25亿元,同比增长58.0%。蔚来的故事很动人,这不能从根本上改善其巨额亏损的现状。根据报告,蔚来汽车2019全年调整后净亏损达到109.62亿元,相比去年同期扩大了22.4%。

这家企业是造车新势力中的明星,却在成立六年后陷入“资不抵债”的困顿。报告指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蔚来汽车全部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包括限制性货币资金和短期投资,仅剩下10.56亿元。这是其流动负债——包括短期借款、应付贸易、应付税款、经营租赁负债的当前部分等——总额94.99亿元的十分之一,而且,即便不还债,这笔钱甚至不足保障今后12个月内的持续运营提供所需流动资金。

要活下去,蔚来还需要继续融资,一边失血,一边输血,就像过去六年做的一样,但不一样的是,血库可能告罄。

全球熊市之下,什么样的公司必须向死而生?乐视兴衰值得反思

按理说,拼多多不应被放在这里,它几乎是过去5年中国唯一一个杀出重围的企业。不过,当寒冬真正降临时,任何一个软肋,都可能致命。

拼多多的软肋,是居高不下的补贴与股东追逐盈利之间的矛盾。

根据3月11日发布的财报,拼多多在2019年全年的市场营销费用高达272亿元人民币,其最成功的战术“百亿补贴”始于第二季度,此后的每一个季度都在加大投入,第四季度时,这个项目烧掉了93亿元。

在拼多多看来,这样的高额投入是必要的,扩大市场规模的途径在于获客,而促销和补贴是获客的最直接办法。

报告指出,目前,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到了5.85亿,较2018年底同比增长了40%。仅次于同时期阿里活跃买家数7.11亿,已经超过了京东的2.23亿。不过,始终难以提高的ARPU值,影响了拼多多的收入,股东期盼的盈利依然没有出现。

2019年,拼多多全年净亏损69.7亿元人民币,相较之前,亏损率在收窄,但这并没有达到投资者的期望。在拼多多财报公布当日,开盘即迎来下跌,截止收盘跌幅达到6.89%。

烧钱获客和将客户资产变现之间,是寒冬真正降临时,拼多多急于寻得的平衡。

全球熊市之下,什么样的公司必须向死而生?乐视兴衰值得反思

3月18日,印度媒体披露OYO已经完成了一笔8.07亿美元的融资,其中3亿美元来自OYO创始人兼CEO李泰熙(Ritesh Agarwal),另外5.07亿美元来自软银。

这家来自印度的明星公司,在商业领域的关注度并不亚于拼多多和蔚来,在辉煌时,OYO曾在中国市场创下了100天开拓200个城市、3500家酒店和160000个房间的记录,被评价为“改变了单体酒店市场竞争格局的企业”。

然而,OYO在2020年初陷入漩涡,三月,整个中文互联网世界中随处可见其数据造假、直营业务停摆,乃至大规模裁员、员工直播讨薪的新闻。

跟蔚来一样,OYO的历史也是6年,它早早宣布在规模上超越了世界传统和成熟酒店连锁品牌,但疯狂扩张背后的巨额亏损,正在让神话坍缩。

痴迷数字而无法盈利,是OYO的症结。

根据OYO酒店集团公布的最新的财报信息显示,OYO在 2019年度亏损高达3.35亿美元,比上年度扩大6倍。其中OYO中国区亏损1.97亿美元,占全球亏损的64%,成为OYO酒店集团亏损的重灾区。

如今,新的投资达成,会让OYO续命,但能续多久,谁也不知道。

这就是21世纪第三个十年的早春:不管是新能源汽车、电商还是酒店行业,商业世界里人仰马翻猝不及防,创业明星们集中暴露出了问题,资本市场与创业公司因为过于紧密而共同遭遇地震。

旧时代终结了,新时代已经到来。

枪管发烫的十年,泡沫堆积的十年

如果从人类历史上看,刚刚过去的十年很平静,但若以创业者的角度审视,这是化学反应最激烈的十年。

资本是如何助推创业,又裹挟企业的?会讲故事为何成了创业者成功的必备条件之一?烧钱与盈利如何取舍?泡沫破灭的过程是什么?

这些问题,都能在现实中找到答案,非常幸运,加上时代前夜的2008年和时代终结的2020年,我们有12年的时间跨度可以审视,与此同时,我们还有无数可以关注的样本。

全球熊市之下,什么样的公司必须向死而生?乐视兴衰值得反思

比如前文提到的不同领域的三家明星企业:拼多多、蔚来汽车、OYO,又比如率先走完了这条路的乐视——就在写作这篇文章时,贾跃亭重回公众视野,在美国当地法院的判决下,他的破产重组计划得以推进,距离落地实施仅剩投票最后一步。

这也意味着乐视的迭起兴衰,即将彻底完结。

2008年,创业时代前夜。为了挽救次贷危机下濒临崩溃的美国金融体系,帮助美国经济走出衰退,美联储先后出台了三轮量化宽松政策,甚至直接购买房地产抵押债务和证券,这样的举措很有效,让原本死水一潭的资本市场重新流动起来,这直接催生了一个资本与创业者共舞的时代。

全球熊市之下,什么样的公司必须向死而生?乐视兴衰值得反思

与此同时,有些“热钱”注意到了遥远的东方,互联网的高速发展让很多企业快速崛起,有机会鲤跃龙门且最需要资金。

也有资本找到了贾跃亭和他的乐视,当时的乐视堪称时代明星,有能力挑战更早出道的BAT。

2004年成立的乐视,在2008年就宣布实现了盈利,并加快了上市的步伐。但更多后来叱咤风云的人物还在寻找方向——后来成立蔚来汽车的李斌,正在推进自己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易车网;黄铮已经离开谷歌开始创业,但拼多多还没有影子,他需要时间消化掉跟段永平一起参加巴菲特饭局时的一些收获;印度人阿加瓦尔尚未辍学创业,“李泰熙”这个讨好中国市场的名字和OYO这家企业都没有出现在世界上。

全球熊市之下,什么样的公司必须向死而生?乐视兴衰值得反思

2015年可以视作这个时代的标志年份,典型的人与事层出不穷。资本早就不像当初那样小心翼翼,它不光与创业者深度捆绑,甚至重塑了规则。

这一年,中国形成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融资”、“上市”、“财务自由”这些名词开始影响中国人的生活。

同样是这一年的12月,美国启动了加息周期,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25个基点到0.25%至0.5%之间,宣告历时7年的零利率政策终结。

美联储加息,一个最直接的影响是美元升值,这也意味着,资本方有了更多的钱。钱要生快钱,不断涌现的初创公司正是最好的目标。

资本的帮助下,2014年底,蔚来汽车公司成立,剑指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但直到2015年,公司组织架构才算搭建完成;2015年9月,拼多多成立,试图从阿里和京东的战争中杀出一条血路;OYO也是在这一时期成立,但2015年时已经拿到了软银投资的一亿美元,正待大展拳脚。

乐视正风生水起——上市五年后,乐视试图在电影、体育、金融、农业、销售等领极速扩张,这一年,乐视开了150多场发布会。这一年,乐视在美国正式组建了硅谷办公室。

一个极速扩张的榜样,影响了后来者。

全球熊市之下,什么样的公司必须向死而生?乐视兴衰值得反思

一些独属于这个时代的商业规则就此写下:找个新概念,讲一个好故事,开始一轮轮融资,融来的钱主要用作扩大规模,只要把数据做好看,就能谋求上市。至此,创始人实现了财务自由,资本获得了高额收益,韭菜遭遇了收割,但无人关注。

人人想上市,却没人想赚钱。但当时却没人觉得怪异。数场烧钱大战背后,“泡沫”这个词屡屡有人提起,却没人真正在意。

2016年11月6日,贾跃亭突然发布了一封致全体员工的信,承认公司出现资金供应链的问题,仅5个月后,乐视停牌,复牌后走出了11个跌停。

乐视骤然衰败,再次走在了时代的前面。

此后,与乐视类似的故事屡屡上演,“钱荒”,成了压在许多创业公司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2019年,中国有327家公司关闭,其中一大部分是初创企业。

“因钱而生,因钱而死”,成了这十年间许多创业公司的真实写照,很多创业者都明白会有这一天,但都想跑赢生死时速。

实际上,去年全球经济表现已有衰退迹象。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2019年,世界经济的增速为2.9%,相较于2018年的3.6%大幅放缓。资本市场已经做出反应,“资本寒冬”就是表象。

全球熊市之下,什么样的公司必须向死而生?乐视兴衰值得反思

2020年群起的黑天鹅加剧了这种反应——全球蔓延的疫情、石油价格危机、全球股灾,资本寒冬加剧,一个时代戛然而止。

大量已习惯了烧钱的创业公司们悬在了半空中,进退两难。

很少有人还记得乐视如日中天时,有人提出的冷言冷语:“连一项能赚钱的业务也没有,凭什么超越BAT?”

未来的趋势,未来的机会

今年年初,疫情影响经济格局已成定局,为此,财经无忌曾经通过一组名为“微光”的稿件,洞察各行各业的危险与机会,微光的第一篇,叫《2020,创业公司挥手告别童年》,在文章中,我们预见了初创企业的困境。

当时,疫情尚未全球蔓延,确定性的熊市也还没到来,谁会想到,仅仅比巨头瘦一圈的追赶者,会暴露自己的软肋?

全球性的危机中,没有企业能置身事外,不过,针对领军者、追赶者和初创者,影响是不一样的。

领军者可能会强者恒强。当整个市场都受到影响时,行业的洗牌已成必然,当外部资本减弱时,已经掌握资源优势、资金优势、先发优势的领军者,优势尽显,必然会趁机全面出击,抢占增量市场。

初创者还有机会。巨头们的争夺总是着眼全局,但细微处仍有机会。在此前的观察中,我们发现“只有能解决真正社会需求的企业,才能活下来。”身姿灵活、小步快跑,正是初创者弯道超车的机会。

一夜之间陷入最难处境的,可能追赶者。此前的时光中,这些或许豪赌未来,或许紧跟巨头,或许售卖概念的公司,已经被资本催生成了庞然巨物,便捷的融资曾是盔甲,帮助追赶者无往而不利,但如今,可能断绝的融资却成了软肋。

如果自身无法造血,若失血速度大于输血速度,这些巨物的身躯将比小企业更脆弱。

全球熊市之下,什么样的公司必须向死而生?乐视兴衰值得反思

全球性的资本寒冬已经降临,在万物复苏之前,全球投资都将趋于谨慎、理性,于是,资本眼中的“优质公司”也就有了新的标准。

最重要的是,“能赚钱”,或者说,“能在短时间内实现盈利,以便于快速流通。”而想要赚钱,就得发现并解决真正的社会需求。

上一个辉煌年代开端之前的2008年,资本寒冬笼罩全球,商业世界了无生机,但是,当真正能改变世界的企业,比如苹果崛起时,市场很快就恢复了活力。

未来的一段时间里,资源的集聚效应将会放大,若大卫无法战胜歌利亚,选择与之同行,也是理智的选择。毕竟,商业从来都不是勇敢者的游戏,它其实更青睐那些理性、坚韧、百折不挠的智者。

商业规则的更迭,会筛选掉一大批企业,毕竟,再先锋的概念,再动人的故事,若无法商业化,也就没了价值。

这是泡沫的破裂,但这不一定是坏事,商业价值正在回归。对于热衷于从泡沫中攫取利益的企业来说,盛宴结束了,但对于踏实经营的企业来说,一个健康的、但凭本事竞争的时代,才是一个好的时代。

以上,正是这个危机中,企业向死而生的秘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76487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