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当下,可以说国内疫情基本得到了较好的控制。

但即便如此,本次疫情对于整个中国,乃至全球经济的影响却不言而喻。据估算,整个疫情对于中国文化产业带来的损失可能在1.3-1.9万亿人民币之间。

对于影视行业来说,电影业整体瘫痪,影院重开遥遥无期,所有拍摄未守全恢复。但与此同时,电视剧和综艺受到的影响却不大,电视收视率和某些手游的日活都大幅攀升。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美股四天内两次熔断

在资本市场上,美股一周内三次熔断(此前这种情况总共只发生过1次),但其间A股却只有小幅下调,许多影视股甚至还在逆势上行,资本市场的表现让人摸不着头脑。

时值三月,许多上市公司都公布了2019财年财报预告,对过往一年公司的表现进行了总结。各大影视公司到底度过了怎样的2019年,下面我们就从他们的财报中一窥究竟。

万达加入亏损大军,2020恐难“止跌”

在已经公布的财报预告中,万达电影的财报预告无疑最受人瞩目。

预告显示,万达电影在预告中指出,公司本着审慎性原则“商誉减值准备和长期资产减值准备”上计提59亿元。这个数字较之同样业绩不佳的华策影视(8.4亿)和华谊兄弟(5.9亿)都高出许多。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即便不算计提的59亿元,公司业绩逐年下滑也已经是不争的事实:2019年万达电影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1.8亿元。相较之下,2018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2.94亿元,2017年更是有15.15亿元。

究其原因,万达在影院经营上面临的困境对整体业绩影响很大。2019年中国票房642亿元,仅比2018年上涨了5.4%。但与此同时,院线电影屏幕数却增长了16%左右。单屏产出的减少直接作用到了万达的影院业务。2020年,疫情恐怕会让万达电影的日子更加难过。

从财报预告透露的信息来看,2014年-2018年万达斥资36亿,收购了14家影院,而收购的14家影院合计经营收入仅为约9亿元,计提商誉减值金额高达21―25亿。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此外,万达电影在2019年主控的一些项目《过春天》(997万)、《绝杀慕尼黑》(9200万)、《沉默的证人》(1.8亿)、《误杀》(12亿)有些表现未达到预期。此外,2020春节档被寄予厚望的《唐探3》更是因疫情暂时无法上映。

日前,万达电影正式发布公告,公告宣称公司因经营等需要拟发行20亿债券(债务类融资工具)。这个消息似乎也发出了一个信号,“地主家的余粮也不多了”。

如果说万达的“由盈转亏”只是一时,华谊的问题看上去可能更加棘手。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华谊兄弟2019年年度业绩预告

2018年虽然经历各种风波,但华谊还有《芳华》《前任3》等高票房电影压阵。可到了2019年,没有了大片压阵让华谊雪上加霜——预告中39.6亿的亏损也印证了华谊的问题确实比较严重(2018年亏损只有不到11亿元)。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眼下,华谊砸下重金的《八佰》上映时间难以预料。2019年底的《只有芸知道》也只得到了1.5亿的票房,2019年东阳美拉与华谊的对赌协议基本确认将无法完成。对于一心想要打翻身仗的华谊来说,还能指望的可能只有《手机2》《美人鱼2》等项目了。

华谊的资金问题已经尽人皆知。2019年初,华谊就曾向阿里借款7亿元。到了2019三季度末,华谊的负债已经到了77亿元,账面资金却只有14亿元。作为公司的最大股东,王忠军王忠磊股权质押比例已经超过90%。

对于之前重金投入线下文旅的华谊来说,如果影视作品不能“雪中送炭”的话,2020年恐怕只会更难。而一旦业绩不达标,华谊或许还有退市的可能性。

几家欢喜几家愁。在万达和华谊业绩滑坡的同时,光线却凭借着《哪吒之魔童降世》《疯狂的外星人》的超高票房获得了不错的业绩。与此同时,2019年猫眼上市、票补逐渐消失、全年票房也有所上涨,这些变化对于光线来说都是利大于弊。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在2019年财报预告中,光线预计营收28.19亿元,比2018年增长8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9.53亿元虽然不如2018年(13.73亿元),但考虑到2018年利润大部分来自售卖新丽传媒股份,扣非净利润仅为-2.84亿,2019年的扣非净利润实际增幅不小。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光线传媒2019业绩快报

能够获得这样的业绩,除了主控和参投电影票房颇佳之外,光线宣发业务的成功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仅在2019年春节档,猫眼就8部电影中参与了其中7部(包括联合出品、营销或发行),光线在2019年共参与了18部电影,这些电影的总票房更是超过了138亿。

可以看出,在内容制作上,光线长年深耕于动画电影,并在2019年做出了“50亿+”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加上本身入股的猫眼(2019上半年首次盈利,净利润3.8亿元)在宣传发行上占据的优势地位,光线在近两年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不难发现,光线之所以能够“逆市飘红”,靠得还是内容创作,以及自身在整个行业生态位上的优势。同为传统影视公司,万达和华谊想要扭亏,作品质量是根本,除此之外拓展更多的盈利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万达正在衍生品等非票收入上进行开拓,华谊也顶着巨亏不断在线下文旅上投资,两家公司都在寒冬中负重前行。

视频平台会员拉新成共识,但拐点未到?

作为三大视频平台(优爱腾)中唯一一家单独上市的公司,爱奇艺近日公布了财报(未经审计)。财报显示,2019年爱奇艺全年营收290亿,比2018年增长16%;但与此同时净亏损却达到102.8亿元,较2018年扩大了13.4%。

在会员人数上,爱奇艺已经破亿。1.069亿的会员人数比2018年增加了22.3%,全年会员营收144亿元,会员业务营收增长36%。ARPU值(平均一个会员付费额度)从2018年的约121.5元上升到了2019年的约135元,单个会员付费额度增长了11.1%,会员付费的积极性更强了。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过往5个季度爱奇艺会员收入

在过往一年,爱奇艺在内容成本控制做得也很不错。2019全年内容成本为222亿元,比2018年仅增加了6%。

在三大视频平台亏损难以短时间扭转的情况下,“少而精”几乎是大家的必然选择。在疯狂烧钱几年之后,“以更少的内容投入,做出更少但更好的内容,从而获得更多的会员拉新”已经成为三家的普遍共识。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当下为内容付费已经成了更多人的消费习惯。从2019年来看,很多平台都在付费上“动起了心思”。《陈情令》《庆余年》等热门剧都纷纷开启了“超前点播”,从2020开年来看,这种付费模式似乎有普及化的趋势。

如爱奇艺CEO龚宇所说,大数据、5G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将在未来的视频平台运营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一旦可以用这些技术将消费划分的更加细致,未来针对每一个用户制定不同的付费策略似乎也并不是天方夜谭。

另外一家上市的平台——芒果超媒近期也公布了2019业绩快报。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5.23亿元,同比增长29.63%;净利润11.57亿元,同比增长33.62%。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其中芒果TV主营公司营收收入81亿元,增长达到44.63%。芒果TV有效会员数超过1800万,较2018年增长67%,会员收入增长更是超过100%。依托于湖南卫视,芒果TV在互联网端已经打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品牌。加之成功搭上会员付费这趟车,芒果TV未来的发展前景依旧看好。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当然,这些都建立在强大的内容之上。芒果TV在自制剧综上都有一定实力,特别是综艺。这一点也直接体现在了营收上,芒果TV综艺平均广告赞助数量甚至超过了优爱腾。

对于视频网站来说,烧钱做内容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走会员精细化运营路线,力争做到差异化服务才是未来转亏为盈的关键。

目前优爱腾已经渐渐放弃之前的粗放型经营模式。三大平台上,低质的网剧、网络电影的数量都在急速下降。但同时,优质院线电影及自制网大却能够更快的上线,大家对于好内容的渴求日甚一日,以质代量成了大势所趋。

影视公司亏损成常态,

完美世界靠游戏逆袭

除了以上这几家公司之外,完美世界、金逸影视、华策影视、北京文化、幸福蓝海、唐德影视等公司也分别公布了本公司2019年财报预告(或业绩快报)。从预告中可以看出,大部分公司净利润都有所下滑,且处于亏损之中,2019年的生存状态并不算好。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其中北京文化预计亏损19.5亿-24.5亿,比起2018年(盈利3.2亿)差距显著。业绩预告中指出,造成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受经营团队变化、行业政策和市场环境等影响,2019年确认收入113万元,较上年度下降99.78%。”这也造成公司不得不大规模的计提了商誉减值。

世纪伙伴是北京文化2014年斥资13.5亿元收购的电视剧公司,核心制作团队包括导演张黎和编剧严歌苓等人。此外,北京文化在同年花费7.5亿元收购的浙江星河文化经纪有限公司(创始人王京花)也同样因为亏损成了计提减值的“罪魁祸首”。

电视剧和艺人经纪上的挫败也反衬了北京文化的电影板块。可以说除了《流浪地球》之外,北京文化在2019年亮点有限。2020年,公司筹备的《封神三部曲》将会进入关键时期。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同样面临亏金融之家损的还有华策影视。2019年,华策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转正为负”,亏损额近13亿元。从业绩说明来看,公司“2019 年,影视行业全年备案、开机、上线项目同比出现大幅下滑。”

公司造血能力的下降也促使华策计提了8.4亿元的商誉减值,两者互相叠加最终导致亏损。

相比之下,完美世界是影视公司中业绩表现相对不错的一家。虽然受影视寒冬影响,公司业绩有所下降。但在游戏等业务的支撑下,完美世界2019年完成了80.4亿的营业收入,以及15亿元的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

可以看出,影视公司的2019年过得并不好。大部分公司业绩都不如2018年,亏损经营已经成为常态。

上市影视公司大半亏损,熬过2019,能逃过2020吗?

电视剧市场萎靡、电影票房增长乏力、开机率下降、广告主在投放上的谨慎态度、影视公司在前几年的过度扩张都是造成这个结果的重要原因。

连续两年,中国院线电影票房增长都没有超过10%,增长势头已经大大放缓。同时,剧综的也在向“少而精”的方向发展。可以预见,未来随着短视频和直播的崛起,这个趋势只会加剧。2020年,当疫情这只“黑天鹅”飞出之后,影视行业将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行业洗牌将难以避免。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75368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