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创业二级市场操纵手法

  中科创业曾被称为不跌的股票,在崩盘之前是市场上有名的庄股。1998年10月27日除权后股价只有14.57元,2000年2月21日却达到84元的最高价,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涨了五倍。对于这只庄股的操作,中科的操盘手庞博在法庭上供认,不仅有过倒仓行为,还操纵开盘价和收盘价以影响股票当天和第二天的走势。

  在1998年12月13日吕梁和朱焕良签订合作协议时,朱焕良已经至少控制5843万流通股(据吕梁一方的统计),外面的流通股仅有1000多万流通股,所以在1999年1至4月建仓期间,吕梁主要是通过融资将机构或朱焕良锁仓的股票买过来,真正从散户手中买的股票并不多,但为了维持股价和成交量的假象,倒仓相当频繁。

  据丁福根和庞博的口供,中科创业倒仓高峰期是在1999年3、4、9月和2000年2月,最高倒仓的比例竟占当日成交量的90%以上,这还仅仅是吕梁一方的对倒。

庞博说,在两个巨大的涨幅中有过自买自卖,1999年8月到2000年春节前横盘期间集中自买自卖,“中科创业股票从20元到40元时,就是我们自己在操盘,从40元到80元,有些人跟着,但跟得不是太多,80元以后,就没有人跟了,完全是我们自己在操盘。”

  庞博承认,吕梁的指令下达得很细:从早晨的开盘价到多少钱中盘倒仓,在哪几家营业部倒仓多少。为了操作隐蔽,倒仓不能太快,也不能慢,拉升时要注意日涨幅不超过7%~8%,要维持图形好看,生怕别人发现,把股票做上去。

  庞博称,如果想让中科创业涨得快,就找一笔融资的钱直接买,股票就直接上去了,上到一定价位我们就开始倒仓。如果融资协议到期,为了偿还融资资金需要在新旧开户的营业部之间倒仓,把老资金接出来。

  比如定好价位是30元,操盘手给两个持有中科创业股票和资金的营业部打电话,数量一样,价格一样,一个营业部买,一个营业部卖。庞博说,“我和丁福根一手拿一个电话,同时对两边说,如果5万股,一方抛,一方买,我就说20元钱5万股,双方营业部立即就知道了,因为接电话的一方有股票,另一方有资金。开始是我和丁福根一人手里一部电话,我按丁福根说的再和我手里的电话说一遍,后来就是一个人对着两部电话下指令。”

  建仓和拉升期间都是吕梁一方和朱焕良一方各自倒仓。庞博称,在第一轮拉升过程中,吕梁在中兴证券营业部与朱焕良从未联系过。1999年4月底5月初,吕梁完成了建仓,总共持有3000万股,占流通盘的50%。1998年12月13日,吕梁和朱焕良签订的协议价是10元,丁福根认为实际运作中成本比较高,建仓成本在14~15元,他说:“1999年初吕梁告诉我们协议价格大约是每股14~15元买进,不管吕梁最后以多少钱将这些股票买完,朱焕良都以14~15元一股计算,直到吕梁建仓完毕。”

  庞博称,在1999年5月19日以后,中科创业涨到40元左右,他们的盈利应当在6亿元左右。除去融资的本金利息、印花税、手续费等开支,实际盈利三个亿左右。

  1999年底至2001年初,中科创业股价在38元~48元之间,春节后随着大盘的回调,开始了第二轮大幅拉升,2000年2月21日达到84元的最高价。庞博回忆说:“当时,亿安科技(相关,行情)、清华同方(相关,行情)的股票涨到100元,吕梁也急着想把0048拉到百元价位,但只涨到84元。”在建仓控盘之后,拉升的成本就不高了,庞博称在这段时间大约从流通盘中买了800万股,“这期间,吕梁与朱焕良打电话联系过。这时期交易多的营业部有北京金谷信托古城营业部、南方证券方庄营业部、南方证券海口营业部。”

  股价拉高之后,到2000年3月吕梁持有的0048股票市值翻了一番,净值增加了10个亿。丁福根说:“我们用0048作质押,买进莱钢股份(相关,行情)、马钢股份(相关,行情)、岁宝热电(相关,行情),从而将这些股票拉升,提高市值卖掉挣钱之后,再通过倒仓、对敲进一步炒作0048股票。”

  丁福根称“因莱钢股份、岁宝热电股票价低,吕梁希望用它挣钱还融资利息,希望慢慢置换出中科创业的‘融资’,最终将中科创业据为己有。按吕梁的设想,莱钢、岁宝热电挣钱或平仓,吕梁利用重组手段为莱钢、马钢、岁宝热电发布利好,从二级市场挣钱。吕梁策划、鼓动大的机构如北国投、云南红塔、山东电力收购这几个上市公司。”

  2000年上半年吕梁做马钢挣了二三个亿,莱钢和岁宝基本没有挣钱,因为买完以后一直没有卖出,而做马钢挣的钱后来都买了0048和其他股票了。2000年6月30日之前,丁福根还用中西药业的一个法人账户炒作过岁宝热电,采取倒仓、对敲把岁宝热电价格推上去。“岁宝热电公布前10名股东名单,中西药业也在公布,这样中西药业股票也上去了。如果说中西药业股票上去了,配股也上去了,假如说10配3,1股就变成1.3股,10股就可以变成13股,就可以质押获得更大的资金。我想他们是用苜蓿草、新生力核酸项目注入中西药业,作为配股的投资项目。如果做中西药业有钱了,可以用于再做别的股票。”

  在2000年吕梁投资马钢股份、莱钢股份、岁宝热电、北满特钢等股票之时,中科创业正在发生微妙变化,丁福根从图形上就发现有问题。“中科创业技术操作我管,我一看技术图形不对,要掉下来了,再不管十分难看,吕梁说与朱焕良商量一下,想办法弄上去。”丁福根说。

  丁福根在解释朱焕良的抛盘行为时称,“朱焕良知道我们在马钢上挣了钱,让我们用这些钱把中科创业拉起来,当时抛盘太重,我们用了五六亿元补盘,实际上我们中计了,是朱焕良自己在抛。我们做别的股票挣的钱都被朱焕良套走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67170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