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强:中国是唯一能满足成长和成功欲望的地方

  3月20日晚,由搜狐财经和北京大学BiMBA联合主办的未来大讲堂首场活动在北京大学隆重举行。围绕“创业与理想”这一主题,真格基金创始人、新东方创始人徐小平先生和真格基金合伙人、新东方创始人王强先生做了精彩演讲,分享成功不二法则,畅聊创业三大诀窍。以下王强先生的发言实录:

  王强(真格基金合伙人、新东方创始人):非常感谢大家!不仅受到了高数的折磨,而且在吃完饭以后丢掉了浪漫的时光听我和小平跟大家分享一下人生的感悟。我想但愿大家今天坐在这儿两三个小时不会浪费了。

  我想大家为什么会选择坐在北大?我想这个选择背后你们可能都没法儿清楚地回答,其实有一个人生最根本的问题,就是你们选择了哪怕是潜意识地选择了不甘平庸,如果你们选择的是平庸,你第一不会选择走进北大,第二你也不应该坐在北大。所以当你离开北大的时候,如果你的基因里没有对平庸划上红色的、无情的叉子,你北大是没有毕业的。

  所以我认为,所有带着北大这两个字离开这个校园的时候,你的基因如果告别了平庸,其实你的人生已经成功了一半了。你已经为伟大的创作增添了一部分崭新的血液了。而正是因为如此,北大才成为历史传承的北大,也成为我们每当人生绝望的时候,经常半夜的时候好像没有出路的时候,我们那个时候不要检查我们身份,我们偷偷溜进未名湖,几个男子汉抱头痛哭,尽管我们不是gays,我们做人也比较直。我今天分享是从几个部分开始的。

  [播放PPT]这个是大家非常熟悉是哈姆雷特、莎士比亚不朽的名著,也成为人类历史上最永恒的东西。其实莎士比亚通过哈姆雷特反应到了人性最深刻的关键,那就是人生最大的痛苦在什么?在于选择。如果这个世界上我们没有选择,我们不能选择,或者我们不愿意选择,其实你尝不到痛苦,当然更尝不到痛苦之后必将脱胎换骨的大的幸福;但是人类的痛苦就在于哈姆雷特表达出来的我们的人生的悖论,to be or not to be ,this a question 生存或者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所以当年连饭都吃不上的朱之豪先生,翻出了大部分的莎士比亚的名作,但这句话翻得太好了。我们作为人要知道存在的根本,这是为什么期千年西方哲学史死死追求的东西,什么是存在还是非存在,正是存在才是取决了动物和人最本质的区别,因为动物是不能反思存在的。它不能意识到最后的存在,而只有人是能够意识到的,当你意识到being的时候,你必然面临着另一个选项,那就是莎士比亚通过哈姆雷特所揭示的选择这个还是选择那个。选择这样地活着,还是选择这样地死去,其实是另一种活着。所以人生最大的痛苦就在于选择,而真正的幸福是在当面临选择的时候,当人生到了50岁的今年的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幸福,因为不管有人在问我什么叫幸福。我回答了,我梳理了我短暂的人生,现在50岁,顶多还有30、40年,我已经活了一大半了,我有资格说我已经体验了幸福。当你面对最艰难的选择的时候,你敢于用你的理性和你的胆识作出最满足你心灵深处呼唤的东西。而为这个你牵手、你行径,你忘掉了所有的东西,你不断地耕耘,忽然有一天,也许是5年、也许是10年,也许是20、30年之后忽然有一天你说我当时选择的是什么呢?我这10年来、20年来没有一天停歇过,我往前走啊,我太寂寞了,我的目标在哪儿。这时候你突然抬头发现,你的目标像春天的花朵,就绽放在你眼前。我想起泰戈尔的一首诗,是果实和花的对话,说果实你在哪儿,你离我有多远,果实也没眼睛,它对花说,我就在你心里。其实这是人生的选择,当你有了真正坚定的目标的时候,那它就深深地扎在你的生命之中,你就像花一样接受雨露、暴风雨,终有一天你们俩才能完成人生最精彩的花和果实的对话。所以这是选择,这是痛苦和幸福的辩证关系,没有选择这些都面谈了,没有选择就没有痛苦,没有痛苦就没有幸福。你为什么会为一个女孩子失眠呢?因为你有选择,你还有英语系的女孩,你除了化学系、除了考古学系。考古学也当然有价值。大侦探小说家克里斯廷说过,因为只有考古系的人看女人越老越有价值。所以只有考古系的是按照时间来衡量价值的。所以将来女孩子可能找一个考古系的男人比较安全。

  或者not to be找英语系的。所以生存就是这样的,这是人文的诘问。英国一个作家也了一个《历史研究》,他写了什么东西?其实我看了那么多,我有他的节本和全本,我忽然发现汤因比提了两个字,就是挑战和回去。所有的文明死去的或者是活着不怎么样的,就是当面临人类、自然等等挑战的时候没法儿作出正确的回应,因此丧失了挑战回应的可能性,它衰败了像生命一样。但凡是崛起的文明,都是在最关键的时候面对不可能的挑战作出了当时不可能的回应。所以到达到到文明,中到人生、小到个人的幸福生活完全围绕着选择是这样还是那样。但是,这又是选择把我们人类分成了两类,一类是梦想者,一类是白日梦者。他唯一的本事就是用他的脑子来在人生的坐标系里不断地做梦,用高寿般的速度,几何级数式地做梦,醒来的时候也是做白日梦。而另外一种人是行动者。我们太多的人离开了北大享受着北大传统给我们的一点滋润的雨露,我们以为到点了、到头了,人生足矣了,从此让自己的生命变得萎缩起来,最后几十年下来发现你其实离北大的墙并不远,但离北大的精髓越来越远。而只有那些行动者我们才能够感觉到他的生命绽放出不同的地方。同时幸福的根源完全是选择。你幸福的婚姻意味着什么?就像巴菲特说的他的投资最成功的东西就是选择了他的老婆,因为当他选择不对的时候,你一离婚财产就要损失一半。这是投资大师给我们的东西,他最成功的东西是找到了一个wife,而不是wolf。

  所以畜牧业是丈夫的职业,你能不能把动物驯服了,所以人生的选择是非常有意思的。这是宏观的、这是哲学的、这是宿命的。但我想小到人生的日常我们都避免不了选择,而这个东西仍然像哈姆雷特一样痛苦不堪,这张照片是游泳池的照片。我第一次到了美国的游泳池没有人,大概这是游泳池的1/6,一共只有5、6个人。我在北大的五四操场一到游泳的时候基本上是站着往前走的。我的踩水就是这么学会的,因为你不可能平着走。我们资源稀少但是得到了其他的能力。人生就这么往前走就浮起来了。到了美国我看游泳能平着游,我刚要兴奋地下去,有几个小伙子非常兴奋地尖叫,和女孩子发出了荷尔蒙的对话,刚要跳进水池的时候忽然一个牌子让我停住了脚步,上面写了一句话,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我们当年李复林先生教的莎士比亚好像不是这个版本。我站在这个牌子前大概呆了10几分钟。我忽然意识到这和哈姆雷特面临的问题是一模一样的。因为当你身上没有任何的东西义无反顾地扑进去的时候你没有退路啊。所以这种自然的呼唤你怎么办?来不及了,必须当机立断作出行动还是不行动。蓝是忧郁的象征啊。blue都是忧郁的代表,所以我们人生都是选择。这个东西有的时候是非常关键的。所以人生小到这个东西都让我们难以企及。其实学英文有很多好玩儿的东西,英国18世纪一个最著名的辞典的编撰学家Johnson。这里面有一些词现在看来也非常有文化的价值和意义,他对fart这个词,北大英文不教这个吗?这就是我们的教育,对人最重要的东西我们不讲,我们讲的是不重要的fart就是撒气,人生最重要的东西。当年毛主席有一首词,说了一句非常霸气的话,不需放屁试看乾坤翻覆。钱钟书他们翻译的时候很费时,医学大师吴阶平说,祈使句用在其他的地方可以,对这个生理现象没用的。你不能说不放,不放是不行的。所以不能用祈使句,后来大概用了一个shut up。这样比较接近的语气词来解决的。所以有些东西是很有意思的。所以到了这个地步我就想,人生小到这个地方我们都要进行思考。我们今天思考了什么呢?就是在北大我们要获得什么,离开北大人生将怎么走?你的生命才合理。假如不进北大有了重大的区别,如果进了北大离开了北大的时候你的生命和任何一个没进过北大、没有机会、没有奢侈、像你一样坐在北大哪怕煎熬着高数这么枯燥的课程,但你毕竟是在北大受煎熬啊,不是你家自学啊。

  那么你是白来了北大,怎么样让我们的生命展示不同呢?我想我们进入下一个图片。这是大家非常熟悉的抛物线,是你刚才做作业的时候预见的。这个抛物线我想说的是心理学大师荣格对人生的定义,他说每一个生命都逃不出抛物线,我们从生到死从摇篮到坟墓生命是一个完整的抛物线,每一个人不管是伟大还是渺小都逃不过抛物线,我们诞生了我们怀着希望我们憧憬未来,突然到了终点我们人生终于没有了。我们到了人生的middle ponit,这毕竟是人生的抛物线,你们高数中听不到这样美妙的音乐。突然人生将以加速度向下滑落完成抛物线的那一段把我们归于尘土,from dust到dust,所以投资研究DB可能就是这个。怎么样从生到死。我觉得荣格讲的非常地经典,确实我们每一个人无论他是伟大还是渺小都是这么一个生命的过程。但是我忽然想,如果人生都是这样,我们就无所谓选择了,我们就进这个生命的抛物线像过山车一样带我们走一下就可以了。尽管有的人三秒钟、有的人三分钟。但我一下子想到了数学还有反向的抛物线,因为我们没有宗教传统相信宗教上的永恒,我们有道教,相信长生不老,但那个大部分还是与肉体有关的。我不是贬低道教,最后吃丹可能很快地结束生命,尤其是三聚氰氨做的。

  这个反向抛物线的作用是什么呢?如果前面正抛物线荣格说的人生我们没法儿避免和逃脱的那是给定的东西,我认为这叫命运。但是反向抛物线我忽然发现这叫选择。选择正好和命运相反,命运是给定的,每一个人都一样,但是选择是有风险的,是从高点往下走,暗无天日,没有可能性,大海茫茫一片,回头都没有岸,你还继续要航行。但是经历了挫折、磨难、失败,你的人生经历不断在积累,等到所有的东西到达节点的时候,到达最低点的时候忽然生命会给你腾升的机会,因为这条线完整了以后才是人生的选择。最后恰恰是我们生命给定的相反的东西,就是生命的精彩,而只有这两个抛物线完整地搅合在一起,我忽然发现就是下一个奇迹出现了。这是大家熟悉的波浪线,波浪线是必须有正向、反向的抛物线才可以组成波浪的,否则就不成其为波浪,顶多是涟漪,波浪是必须有节奏、落差和上下起伏,而且正是有这样的上下起伏人生、生命、精彩、意义和力量才像波浪一样滚滚向前,这我忽然意识到波浪线当你敢于作出选择的时候,呼应了命运给出的那半段的时候,你有资格说我窥到了生命永恒的意义。所以这个时候如果你敢于选择,也许你35岁就已经进入了dust阶段了,你也有永恒,而如果没有这样的东西你活到90岁,对世界没有任何的影响你活着和死没有任何的区别。

  所以臧克家有一些诗写得很不错,鲁迅说有些人活着他们已经死了,可有些人死了但是他们还活着。让我们波浪线滚滚前行的动力是,你等一会,我要出去玩儿一会儿,待会儿我就回来,有些人就回不来了。像老俞,但是他的生命滚滚而前。到了这个岁数你还觉得他青春洋溢,指挥着2万多的新东方,市值接近50亿美元的公司。我说老俞你是喜欢权力的人。你坐在轮椅上where there is a will,there is a way。

  我今天帮大家把这件事放在一起你们回去想想,我自己的生命线在哪儿,我自己生命的波浪线在那儿。到了北大如果走的时候没有一个完整的让生命涌起波浪的勇气和野心的时候,你来北大顶多是在围墙里走了一圈而已,你没有得到北大的魂。当然北大现在什么魂我也不知道。当然按照你们周校长的歌我听不出来。好像当年的胡适和蔡元培没有唱过这首歌,我们也没有唱过,这有一点生物学的概念。
  我就想到了,我们去年10月份我和(徐)小平、(张)亚哲代表真格基金到美国的8家常春藤大学加上MIT,我们走了大概10几天。跟在常春藤的中国留学生分享一个东西,就是人生选择到了结骨眼上了,回国了。当年我们在新东方忽悠大家出去,to be or not to be不要留在那。to p也不可以,如果全中国人民都撒尿,那个黄河会出来。我们不是唱红打黑,我们要进行扫黄运动,所以人的力量凝聚在一起,会对现实和世界产生你都不可估量的价值。其实其实往往一个偶然的细节就会做出重大的改变。大家知道法国的思想家帕斯卡思想录有一条说得非常有意思,他说加入埃及艳后的鼻子稍微短一点,整个世界的面孔都将会有一些改变。她唯一的鼻子是长了一点,有特长。但如果你们带着长鼻子、带着特长进来了,除去了对社会、对现在特别是对未来的中国不产生任何的东西,让中国的face不变,你们白长。

  这张图片叫the grand tour。这个翻译成大旅游,我翻译成大游历,李白称之为壮游。但中国人从李白到徐霞客,和俞敏洪是非常相似的,都骑着毛驴。这是什么东西呢?大家如果熟悉英国文明史的话,在18世纪非常著名集中的现象就称为the grand tour。为什么我们要加上壮丽的概念了。在18世纪英国从贵族一直到整个英国有教育层次的人不一定贵族血统,任何有教育的人都认为这一辈子如果我没有到欧洲文明更强的地方去亲身经历体验的话,为什么叫grand呢?那不是走马观花报一个旅游团,你必须在那少则几个月长则几年,要完成人生最重的一次教育,这个教育就是要领略人类文明之光。所以人们那时候到巴黎,因为当时的法国和西班牙在18世纪是超过英国的,他们甚至到了西方文明的源头,通过法国到了意大利,去罗马、去威尼斯,去西西里这样的地方,去看看西方文明的源头和人文科学。大家都以为金融资本是从英国发源的,其实英国最伟大的金融资金是从意大利学的。医学英国固然发达,但他们也是从意大利学回来的。因为大家知道在天主教的国家里,看护作为对神的奉献是非常在意的。所以意大利和西班牙这样的天主教国家对看护是非常在意的,所以不得不对护理是非常在意的,他们要拯救人的灵魂,当然医院会做起来了。我们是把你的灵魂拿掉,拿一个红包而已。这是有区别的。

  所以这些18世纪英国的青年、热血青年们来到了巴黎,来到了罗马,他们得到了什么?是西方文明那个灿烂的一点道义,当年英国的小说家henrryjames在1897年的一封信里说,他说巴黎,其实巴黎和意大利的罗马人类文明古迹的起点是一模一样的。他说你真正地领略了巴黎就知道了人类文明的壮丽,而一个奇迹就发生在你身上,你就身上倒映了这些壮丽的文明的倒影,哪怕这个倒影是非常渺小的,接下来你产生了一个奇迹的变化,你希望把文明的倒影像火种一样带到需要文明的地方,这是西方18世纪为中心的the grand tour最重要的文化使命,所以他们到了那些发达的地区之后有一个欲望就想点燃施加影响,就是要到蛮荒之地,把文明的火种播在那。我想当年我用这张图片,以及今年到常春藤的学校所说的,因为中国蛮荒的地方太多了,需要火种的地方太多了,就你们个人的欲望来说,现在中国是唯一能够满足你们成长和成功欲望的地方。下一次机会那是20年后的非洲了,你要改学非洲语。因为非洲是这个地球上最后一个冒险家的乐园。我们先不要去非洲、先回来。因为现在的机会在中国。现实有很多的东西我们管不了,那我们能不能让自己的生命在这样一个大潮中划出属于自己的生命线呢?当然可以了。

  所以,我想我们尽管没有出国或者有一些人,其实你到了北大从你的乡下从你的小城镇,就跟我当年从内蒙古包头来到北京。我从来没有想过可以来到北大,因为当年的英语系只招一个人,另一个招蒙族班的,最后侥幸地被北大的西语系录取的,我才知道杨壮院长是我们的学长。所以我们今天像回到家一样。我当年到北大的前一天,我的枕头就枕着北大录取通知书,那是北大当年花了大力气做的最大的,两倍于其他学校的信封。一敲我家门说吃糖、吃糖,他说北大录取了。我就枕着那个东西。临来北大的前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坐着轿子被抬进来的。我说我死也不离开北大,可是后来我的人生在哈姆雷特的痛苦选择中走到了今天。

  [掩饰PPT]这个之所以画美国的国旗,到了19世纪,当完成了一个大tour文明之光点燃之后,到了19世纪维多利亚女王时代,英国从霸权来说在世界上变成了首位,取代了法国和西班牙成为了世界新帝国,但是接下来接踵而至的是后起者美国,他的殖民地,成为了20世纪世界经济文明、文化文明的新的世界之都。我想下一个,这些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把自己的心理完全向世界开放,因为只有当你开了眼界的时候你的心灵才没有任何的束缚,你的生命力才能带出来,这种生命力一旦带出来就会在现实中产生你都难以想象的痕迹,而正是政府的痕迹让我们的生命变得不同凡响。所以20世纪是美国的,但是按照现在的经济数据21世纪毫无疑问应该是中华民族的了。那么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前,我们有什么理由拒绝暂时告别一下命运给定我们的东西出来溜弯呢?其实人生最浪漫的事情不是找到一个女朋友,因为找到将来也够呛,因为大家为什么离婚是因为你结婚了。所以我要《离婚史》第一句话就是结婚。所以老俞当年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痛苦,才有新东方的今天。我们没有理由作出选择吗?我想你们现在回答应该比我当年更果断.

  这张照片是1996年中关村的一个角落,新东方最早的办公室,不叫楼上面都是违章建筑一共两层,校牌你们都看不见,挂在衣服里面,一共八平米。那么当年我是在美国呆了7年,因为我在美国是为了呼应挑战要找到工作,体验文化究竟是什么,我学了英文将来万一回到北大讲课我连美国是什么都讲不清楚,那我跟同学们分享就是从文字到文字了。我想真正地扎根在美国,了解美国的文化,后来我发现在美国生存得有一个技能,就是要学计算机,因为90年到2000年是美国IT最热的时候,所以英文诞生了一个词叫做金领阶层,指的就是IT的工程师们。你硕博士就是6、7万,博士是8、9万,到处在找人。你想1993年美国的互联网才基本上得到了比较正常的使用,所以那个时候正是蓬勃发展的时候,我就学了计算机。

  不是因为我聪明是因为我别无选择。我要了解美国必须要做,所以和哈姆雷特一样非常地痛苦。但是大家知道我学计算机是非常糟糕的,你们今天还有郁闷地忍耐高数,我当年连高数在哪儿我都没学过,我在北大一共呆了10年。我在英语系读了4年,一毕业当时我是第三届大学生,当时还没有培养出硕士博士,所以本科毕业也可以留校教书,因为新生又来了,所以我21岁站在讲台上,面对18岁的人几乎没有什么代沟。而且学生们也不把我当老师。有一次让我震惊的人生一幕,我到西语系的女孩子的宿舍回答一些问题,忽然11点说锁门了,而且老太太不知去向,可能老太太会她的老头去了,因为这就是北大。我们不以年龄来界定什么叫浪漫,这应该是北大。82岁敢娶28岁,当然那是清华,我们北大还没有开放到那个程度。你只要不觉得老,你永远不会老的。突然我说我怎么这样了,因为她们的窗户栏杆都是铁栅栏,你撬出来就是凌晨3点了。突然有一个女孩子说王老师你就睡这儿吧,我们上铺还空着。我当时不知道是一个玩笑还以为中国开放了,但是我当时没有胆量,体质发展也不强。我虽然叫王强,不叫杨壮。我说这明天要报到英语系,我还得了啊?那是粉碎四人帮之后的重大案件。我说你们不要上床,现在穿上了就保持状态继续喝茶等到老太太回来,3个小时之后凌晨3点老太太终于回来了,怒目对我说,你怎么敢留下来,我说你走得太早。所以当年北大是没有代沟的。到了美国你想要学计算机这是我必须选择的,为什么学计算机,我想到了北大给我的另一个动力,所以同学们在北大获得了什么?其实基因里的染色体非常地重要。他要让你的思维变得无极限,在无极限的情况下你的自信心才会突然找到展示的出口。像我这样的学计算机本科没学过,我上来学硕士,这个不能认为我是北大出来的狂妄,我是没钱。杨壮知道,本科要读四年。还是说你们要读八年。硕士一看只读两年,你们都算过账,当年当然少花钱了,博士我不敢想了,所以我唯一科学的就是硕士,硕鼠硕鼠无食我黍。当然美国人非常相信你说什么是什么。我说我挺聪明的,他说你果真像杨壮,录取了。录取了我才知道什么叫天堂来到了地狱,当年学但丁是从地狱开始学的,我说人生的感觉是从天堂到地狱。第一天上课是微积分,我人格要分裂了,而且讲数学的老师是印度的老师,我在北大英语系是学标准英语没有印度英语,那时候根本就听不懂,头上缠着白布,讲极限、有限、极限、有限,什么叫极限,我有限都搞不清楚。我多少次想冲上台去揭开他的白布,他也不理我继续讲,那个英文我想当年北大可能设计是问题的,与实践脱节的。伍迪艾伦说过,在纽约要说一口标准的英语的一定不是纽约人,因为在纽约没有人说标准英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崩溃了,人家说的是india英语。我们当年跟李复宁学的耶鲁英语,还有牛津、剑桥的英语,彻底崩溃了。但正是这种艰难让我觉得人生要挑战,你们是人、我也是人。我想到了我们当年学的逻辑学,我们的逻辑学是选修课只有3人来自不同的系。我记得一个女老师说,同学们好,目光向后看去我也看,好像看不出人,我们觉得哲学系的老师太牛了,人不在、魂在。她说,非常感谢同学们,你们选了人生最重要的一门课,她还用了复数。她说逻辑学是一门推理的科学,当你们人生遇到困境的时候,你可能急需一个重要的结论,只有逻辑才能迅速通过推理的形式得出结论。我说当年幸亏逃课学了逻辑学。因为我的命题很重要,王强数学0,没有摸过,跟到博物馆一样。我是学文的,计算机更没见过,你们难以想象的。既有计算机系的南北格,当时是主机,那时候还没有迷你低呢,更没有PC,更没有lifetop,只有life,当时我最羡慕的是计算机系的同学。当时的主机造价是几百万,那时候教育部只给北大,当然还有清华。我更没去过。

  当时特别是羡慕,以前洗澡就几个澡堂子,男女还是分开的。现在可能效率更高了。那个检查澡堂子的老头、老太太非常地庄严,不差于站在中南海前,一到洗澡了,那时候水要控制的,打水都是要水票的。那个不得了10分钟赶快出来,因为下一个来了,大概只有2、3个澡堂。我们的学生是没有办法的,老师是各个系的拿学生证,哪个系的,中文系的?明天再来。 再一问哪个系的,考古系,考古系的捣什么乱,赶快回去。一说计算机系的,赶快进去,因为明天进机房。因为最早他们不知道计算机病毒是怎么进去的,人在机在是北大当年的措施。当然后来随着人类知识的发展,不穿衣服也可以用计算机。

  那么当年你看第二天他们洗得白白净净的穿着袍子、袜子、鱼贯而入我们想爬着窗子看看计算机什么样子的,老师愤怒地一拉,我当时觉得有两件东西我没有见过,一个是上帝、一个是计算机。我想到了逻辑学的计算机,我这种背景没见过能行吗想起了逻辑学的三段论,所以主系的课不一定产生重大的影响,你忽略的东西会在人生的核裂变。我想起了亚里士多德,如果他会怎么样?计算机是人发明的东西,小前提凡是人是都应该搞得懂人发明的东西,王强不懂,所以他不是人。所以我花了两年半的时间终于获得了纽约州立大学计算机系的硕士。后来又在美国的贝尔传讯研究公司做了一年半的软件工程师。这时候95年人生又选择了,因为当年我是不要离开北大的。但是为什么离开北大呢?为什么出国呢?是因为我觉得生活太安稳了,太顺利了。当我20多岁的时候我已经当了北大英语系的讲师了,我觉得再过7、8年肯定会当上副教授我今天这样一定成为正教授,而且事实是我不离开一定是正教授,说不定是系主任,因为我们同班同学现在是博士生导师。我想我至少跟他差不多。除了俞敏洪有一点差距以外,俞敏洪可能仍然是讲师,因为他现在还在讲着呢。一日讲师终身讲师。所以这个非常有意思。

  我当时就想,忽然有一天我坐在我的斗室里,现在拆了16楼,三角地第一楼,我住在三层,和俞敏洪是斜对个。我是8平米的宿舍,当然不全是我,隔出一半和另一个同性的老师分享。另外一个男老师占4平米,基本上起来出去否则就越界了。所以这种情况下我忽然想这是我想要的吗?当年我从内蒙古进到北大,我发誓了除非给我抬出去我绝对不离开北大。所以我突然觉得人生变了,因为我看清了未来了。同学们,人生小痛苦在于你看不清未来,大痛苦在于你把未来看得太请了。当你18岁已经看出了81岁的样子不值得活了,杨振宁显然看不到今天才活到了今天,实现了他没有梦想的梦想。人生就是这样,我想到了50多岁万一我成了北大英语系的正教授我接下来还要做什么?还有什么可以震撼的地方呢?只有一个地方就是离开了北大去八宝山,那是北京唯一召唤我的地方。这是我去的美国的动机,我到了贝尔研究所,我说我再也不出去了,我花了两年半的血汗进到了这么一个公司,成为了一个软件工程师,离开了北大讲师的职位我要享受生活。这时候俞敏洪、徐小平来到了美国,我们聊了一个礼拜,之后喝多了以后我们聊到了三个字,新东方,我说新东方是什么东西。他说不是东西,是我的学校。我说看着我的眼睛坦率地告诉我,这个学校究竟有多小?老俞说,老班长你还损我,因为我们在北大我们是同班同学,徐小平老师说来很壮观的,当年(李)克强同志是北大的团委书记,单路同志是学生会主席,(徐)小平同志是直属克强领导的文化部部长,我是直属小平的艺术团的团长,我直管英达和英壮的,所以英达经常找我们拍摄,我参加了很多的拍摄,但是我都没有看到有镜头。但是最近一个片子是地下交通站我还客串了几集和杨立新、大山演,我演八路军的翻译,杨立新是八路军不会讲英语的那个人,土鳖。这么一碰就理解了作为美国飞行员的大山,后来偶尔出了一次镜头。所以当年在北大我们非常活跃,我们的关系是这么来的。俞敏洪是艺术团的忠实观众,而且有的时候票难求的时候我就跑老俞到后面拉幕,所以锻炼了他的动手能力。所以后来到新东方的分工都是他干,动嘴都是我和小平。如果当年我不离开,你想当时我进了新东方怎么回事,非常兴奋我就决定回来了,而且回来老俞是没有许诺我们任何的东西,哪儿有什么新东方上市啊。他说王强你不要谈什么待遇了,王强你是老班长、又是知识分子,骨子里最瞧不起就是金钱。给你金钱就是给你侮辱。我说你给我百万级的侮辱怎么样。他说我拒绝侮辱你。我记得我从美国兴奋地思考了一年,因为我放弃美国确实很难,但是我放弃了,我觉得人生硬要作出一个让我觉得刺激的东西,就是离开美国在96年回到中国,96年不是现在回到中国啊。所有人都觉得我疯仅次于凤姐,是凤哥。从美国飞回来半年我都不敢给我打电话给我爸,我爸爸给我打了半年的时候我太太都说我出差了,我爸爸说你直说他是不是被撞死了。所以生命有时候跟果实跟花的对话一样,忽然10年后我在经营了10年新东方之后,我的果实跟我说其实我就在你心里。

  这就是人生的一个辩证,如果没有当年,当年我还记得我下了飞机小平和老俞,是为了迎接我们俩才买了帕萨特,在此之前开着大发车,第一代的面的。大发车的名字多俗但体现了中国人觉醒的时候对财富的贪婪,名字都叫大发。大发车现在看来有两个特点,第一个是继恐龙之后第二个绝迹的东西,第二的互动性非常强,开着开着必须下来推着它走。中国汽车工业为什么有前途?互动性、环保,当然你违规了警察步行都能赶上,给你一个票子,说你超速了。所以当年回来第二天老俞说,明天我和小平带你到新东方总部报道,我任命你为新东方第二副校长,我说感谢老同学的厚爱,第一副校长呢?他说小平前几个月回来了,所以第一第二是按谁先回来。所以从此我变成了新东方三架马车第三位,老俞当然是第一位了。实际上新东方三架马车之前还有三架马车,不过那是两匹母马,他老婆和他老妈。我们成为了新东方历史上的创始人。

  第二天到了新东方总部的时候,那时候海淀到处都是平方,越开越觉得开不动了,我觉得老俞你走的对吗,他说我天天上班我能找不到总部在哪儿吗?突然我们停下了,老俞说总部到了,我忽然看到了10米开外这栋房子,后面还有碗口大的洞。我忽然想起了阿姆斯特朗,虽然一是小步对我人生真的是一大步。因为我忽然觉得不仅没有悲凉,因为这个总部和我在贝尔的总部差别太大了。但是我忽然觉得我的选择有意思,我说老俞你的思想比美国人还进步,在这样一个自然的环境里连玻璃都没有,太豪爽了,就是北大的风。而且我说你这个太阳能不用转换器,直接阳光就照射进来了,他说创业就得这么艰难。为什么叫违章建筑,因为不用付房租,主人是谁你都不知道。所以创业要找到这个机会。而且不仅这样,经常听到小平和老俞赶快出去看看推土机在响,是铲咱们还是铲别人,如果是铲咱们咱们立马放到别的地方开分校。如果没有这样的选择就不会有下一张图。

  [掩饰PPT]这是2006年9月7日,新东方作为一个民营教育机构第一次在中国历史上纽交所的主板上市了,当年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企业只有14家,前面13家都是中资投的,之后有了新东方变成了一个接近50亿美元的资产的市值的教育公司。当然新东方仍然有它的问题,但是它像一个历练出来的壮年继续往前走着,而且更荣幸的是杨壮是现在新东方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感谢你保护了我们的股票。

  所以人生的选择就这么地奇怪,如果我们把刚才所有可能性丢掉一半,你当然人生会向另一个抛物线的极端走就是达到了这个终点。当你六七十岁的时候,你会坐在当年产生梦想,让你心跳加速而且你有奢侈可以以一种不同生活方式,画不同的蓝图,哪怕这个蓝图战战兢兢,但毕竟是自己画出来的东西的时候,我不能说你一事无成,你会后悔,你用的全是当年英语课上用的虚拟语态。当然即便这样你也企及了一个东西,你成为了一个主席。chairman。所以同学们选择和命运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呢?我经常想到了同学们经常问我,王老师什么叫成功,我说成功这个字已经被世俗玷污了。我们现在一说到成功就想到了金钱。我更倾向于用英文的成就这个词。因为成功只是漫长过程中的一个结果而已,一刹那你觉得你成功了,但谁知道达到这个成功的漫漫成长夜你是怎么过来的!这个喜怒哀乐是只有你才知道的,这才是你的成就。我想到了泰戈尔的一首小诗,大意是说世人们经常赞叹黑夜里萤火虫那点亮点,但是只有萤火虫自己知道,为了让人们看清楚黑夜的光明,他们的翅膀就必须不断的煽动,其实人生的成功就是世人眼里的光和萤火虫自己翅膀扇动的痛苦和最大的幸福。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65267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52868325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