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富豪”缪寿良:远离财富原罪感

  阳光下的富豪

  从“采石场小老板”到身家16亿的“草根英雄”

  缪寿良如是说

  ●既然被选入了富豪榜,虽然是被动的,但推到台前,就好好唱一出戏。

  ●胡润让民营企业家提高了警惕。这也是一种推动作用,让企业觉醒并不断完善自身,超越自己。

  ●小时候的苦难应该是我的第一笔财富。

  ●就像寒潮来临的时候,如果你只穿着单衣,要想不被冻死,就只能不停地运动。

  ●我随时都有警惕。生命就是要有一种警惕,进可攻,退可守。

  ●我的儿子接受了良好的教育,目前富源在英国的物业就由我儿子管理。

  自胡润阳光富豪榜问世以来,中国富豪的背景就摊在阳光下,他们也正居于新闻的中心。

  10月21日下午,富豪榜上居第38位,身家为16亿元的缪寿良,在他位于深圳富源集团九楼的办公室里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据缪寿良的秘书钟舒竞说,这是胡润富豪榜公布后,处事低调的缪寿良首次接受媒体采访。

  对于胡润的阳光富豪榜,缪寿良的态度异常坦然,他笑着说:“中国的民营企业经历了太多的风雨,富豪榜也算其一。”

  在教育上的投资使缪寿良成为位居富豪榜的广东富豪中,对财富与社会责任的平衡把握得最好的一位。

  富源集团的发展非常稳健,而这从缪寿良在胡润评级上的稳步上升也可以管中窥豹。

  胡润让企业家提高警惕

  (对于这次位居第38的“江湖地位”,缪寿良有两个很特别的看法。其一,阳光富豪榜的提法是一个进步;其二,虽然有不少富豪颇“不屑”于富豪榜,但从另一层面而言,胡润对推动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是有功劳的。)

  记者:你已经三次入选胡润的富豪排行榜,前两次是福布斯,尔后是阳光富豪榜。能否谈谈你的感受?

  缪寿良(以下简称“缪”):第一次听说自己被胡润“钦点”进福布斯时,我正在河源。当时不把它当一回事(笑),是真的没有什么感觉。我很平静,我们是做企业的,而福布斯是外国的专业排行榜,有国际影响力。只要是客观、科学、公正的评价,我们都欢迎。而且什么东西都要有个开头。

  记者:听你的意思,似乎对富豪榜并不反感?

  缪:我对胡润有一定谅解,或说一定程度上的接受。在中国搞富豪排行,其实也算得上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一个逐步融合过程。福布斯评选全球企业500强是有意义有价值的。这个意义、价值在于它将企业置于众人眼光下。这也可看出中国需要民营企业家,否则也不用评什么级,排什么行。

  中国此前没有做过类似的评选,也没有自己的企业家排行榜。上了富豪榜的企业家,无论他的实力资产是真是假,胡润都进行了一种善意的总结。为什么说胡润在起一种推动作用呢?是因为他从侧面提醒,让民营企业的胆子大起来。

  中国民营经济正处于一种伟大的复兴阶段,民营企业的胆子要大些。既然被选入富豪榜了,虽然是被动的,但推到台前,就好好唱一出戏。在上海财富论坛时,中国民营企业家们聚在一起,碰撞出不少思想火花,也促成不少合作。试想,有什么事情能让中国的富豪们、民营企业家们聚首?胡润功不可没。

  记者:但中国的富豪们,尤其是广东富豪们似乎对胡润的排行榜并不认可。胡润到富源调查过吗?

  缪:第一次是上了榜之后,他才给我电话。后两次在排名前,他倒是来过富源。

  记者:富源不是上市公司,而且在宣传上一直很低调,胡润的调查结果你觉得可靠吗?这次你排在第38位,资产统计为16亿元,名次和身家都比上次提升不少,这个提升会不会给你带来压力?

  缪:我并不太在意排名高低前后的问题。我觉得站在一定的高度后,就会提醒自己保持平静心态。如果说有人有这个压力,也是因为以前总是看到枪打出头鸟,民营企业家才有了这个担忧。所以我认为,政府也要转变观念,不要让企业家对财富有原罪感。

  今年上榜的,明年未必能上;今年高居前列的,明年也许退后,甚至退出……这都是中国企业发展的晴雨表。可以说,胡润让民营企业家提高了警惕。这也是一种推动作用,让企业觉醒并不断完善自身,超越自己。

  记者:那你是否有这个担忧?

  缪:我有这个警惕,但没有这个担忧。富源一向先交税,再交朋友,而且一路扎实稳健,是经得住考验的。既然我被推上了前台,是唱是跳都要唱一出戏。企业自身先做实在了,做稳了,理直气壮了,就没什么好担忧的。

  记者:据说在1992、1993年的时候,你就提出过“非公有经济,民营企业一定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希望所在”这样的观点?

  缪:这是我在公司的会议上提出的,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应该理解并认识到“三个代表”的重要性,从全国大局的方位来考虑。

  苦难是第一笔财富

  (缪寿良身高一米八三,站立的姿态很笔挺,风度翩翩,说话很严谨,前人名句信手拈来。不熟悉他的人,根本看不出他的苦难出身。而缪本身也很欣赏“草根英雄”这个词,早在1993年接受《深圳青年》杂志采访时,他还是个刚冒起的采石场头儿,就已说出“我不做英雄谁做英雄”的壮语。)

  记者:在富源投资教育产业、开创富源文武学校时,你曾有一篇文章《苦难使我懂得爱与大度》使很多人感动。童年、少年时期乃至事业起步时的磨难对你以后的人生经历有什么影响?

  缪:小时候的苦难应该是我的第一笔财富。我是从小吃过苦的人,对生活有一定程度的理解。员工愿意跟我,是因为我了解他们对生活的要求。以前的经历让我觉得在富源集团干事业,对上(国家、社会)对下(员工)都有一种责任。

  32岁去深圳之前,我就已经涉足过五个行业,包括制造、商贸、钟表配件修理,开过饭店,还做过糖烟酒批发……到深圳先办采石场,即是我事业的真正起步,也是一个转折点。

  当时没想过自己会把生意做到现在这个规模,但是我一直没有示弱。

  记者:很多人认为,你的成功在于习惯找规律,从而形成一种惊人的商业直觉,那么你投资教育是否因为感觉到中国教育产业的市场潜力巨大?

  缪:有了财富不能忘记回报社会,这是投资教育最主要的动机。富源十年来为教育捐款就超过三千万元,每年还设有一两百万元的助学基金,帮助贫困学生。财富与社会责任感的关系其实应该更紧密。

  我一直很关注教育。那时社会上一直流传有“三难”,就业难、就读难和就医难。以前深圳的大部分外来子弟学校又办得不太规范,外来工子女读书问题得不到解决,看到那些孩子在以草棚为教室的学校里读书,心里很难受。于是我想,不如自己办一所学校,做一点实在的事。而且我们行动很快,从提出方案到着手进行,只用了一百天时间。

  占地2万平方米的教学楼,建设速度是三天一层。现在富源已经投资了三个多亿元,先后开办了富源教育城、富源文武学校、FEC——伦敦城市

  (当记者说出目的地“富源集团”时,深圳的出租车司机立刻接口道:“富源集团所在的那条街,物业都是他们的。

  缪寿良形容自己走到富豪彼岸的路时,搓着手说:“转折点太多,因此我随时都有警惕。生命就是要有一种警惕,进可攻,退可守。”)

  记者:1993年《深圳青年》杂志采访你时,用了你的原话“我不做英雄谁做英雄”来做标题,以概括你创业时的雄心壮志,现在这种激情还在吗?

  缪(笑):我是一个读书时都要当班长的人。接受《深圳青年》采访时,我还是采石场的小老板。现在是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环境比以前好多了。富源集团经过一次次提升,经过财富的积累,胆子也大了很多。

  记者:听你的口气,富源似乎准备大踏步前进?

  缪:可以这么说,我们在宣传上一直很低调,在做事情时很稳重。我是很务实的人。

  记者:富源现在的主营业务是什么?媒体报道时都说是房地产和教育。

  缪:富源是多元化经营的。事实上,富源有房地产、工业、商贸和教育四大块业务,而这四块业务的轻重比应该这样说,以房地产、教育为两翼,工业和商贸做主打。教育是1999年才开始投资的。

  记者:那你的第一桶金是在哪个行业里挣到的?是经营采石场的时候吗?

  缪:(事业)真正起步是从小采石场开始。那个时候(1987年)的深圳,整个儿就是一个大工地,周围有大大小小几十个采石场供应石料。我带着2000元到深圳,承包了一个小采石场。

  记者:当时深圳有几十个采石场在抢生意,你的采石场如何在同类中做大?

  缪:1988年,深圳严重缺电,我就买来了一台发电机。发电机两三万元一台,在当时是一个天文数字,其他采石场没有一家买。上午刚买来发电机,下午就停电,一个星期接一个星期地停。别的采石场的工人们喝茶聊天,我们开足马力干活。那时候我们和其他几家采石场都在为修建广深公路提供石料,最后,只有我们一家保质保量及时交货,其他采石场签的几十个合约全部作废,我们包下了全部采石业务,而且因为独家生意,石料的价格从18元/立方米暴涨到36元/立方米。

  记者:听说深圳1988年建机场的时候,你也打了辛苦的一战?

  缪:建设深圳新机场,主管部门向各工程队招标,我报出了比国营采石场低一半还多的价格,拿下了机场三分之一多的石料供应合同。几十个工程队一起作业,难度很大。我自己有的50台车不够用,又借了150多台车赶送石料,司机们的工资、汽油费、修理费加起来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又不能及时回款,每天都要面对至少30个债主,家里60多平方米的地方挤满了要钱的人。

  耐性是我学到的非常重要的一点,做机场工程的两年里透支了我十年的命。但正因为我挺过了那两年,才有资金、人马、技术、经验来做后面那么大的事情。

  记者:你说过你的一生有很多转折点,这想必是其中之一了。那你是何时涉足到房地产行业的?

  缪:1992年。

  南方都市报:但是那段时间深圳楼市反水的情况很严重,人们都怕高楼。

  缪:对,楼市反水,我有一两个亿的资金投资在高楼建设上,都被套牢了。但形势要求我必须投资新的项目。这就像寒潮来临的时候,你还穿着单衣,要想不被冻死,只有不停地运动。

  趁着当时地价低,富源大量购置土地,大规模地上马工厂和商贸城项目,在宝城海滨修建了富源工业区。宝城海滨市场不久成为黄金地段,招商引资获得了极大成功。富源又在宝城、南头、鹤州买地修建工业区、酒店、海滨综合开发市场。

  南方都市报:富源是借这个转折点转型的吗?

  缪:那段时期,通过和别人合资逢低吸纳大量的土地、工厂,富源实现了转型,业务扩展到了房地产开发、工业、贸易、商业、酒店业等等。之后,我们又重新启动了搁置的高楼建设项目,被套牢的资金解套。可以说,这是富源集团实现多元化的一个转折点。

  记者:你经历过很多次危机,这是你一直有危机感的原因吗?

  缪:转折点太多,因此我随时都有警惕。生命就是要有一种警惕,进可攻,退可守。

  记者:富源是一个家族企业,有很多家族企业都在担心继承人的问题。你是否也有这样的警惕?

  缪:我不担心这个问题,我的儿子接受了良好的教育,目前富源在英国的物业就由我儿子管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6468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52868325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