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地方党委任期过半 省级常委变动知多少

  6月,住建部长姜伟新(如图)到年龄退休,带来“连锁反应”:辽宁省长陈政高接任他的位置,陈留下的空缺由上海市委副书记李希接替,上海市委组织部长应勇接替李希。 (CFP/图)

  从调职情况看,发达地区的常委受提拔重用的几率更大,其提拔重用都是“外调”完成,不抢占本地资源。

  在升任或转任其他职务时,不同岗位的常委,拥有的机会并不一样。以本轮换届后的常委调整为例,能升省长的常委,主要是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省会城市市委书记。

  2014年7月3日,原江西省委副书记尚勇调任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官至正部级。

  现年57岁的尚勇,2008年由科技部副部长转任江西省纪委书记,2011年10月江西省委换届时获得连任。但在换届至今三年不到,尚勇的职务两次变动—2012年2月升任省委副书记,这次他“转战”中国科协。

  2011年10月江西省委换届共产生了13名常委,到目前三年不到,已经有6人调离江西,加上原省委秘书长赵智勇被免职,常委更换过半。

  常委“更换”频繁,并非江西独有。截至目前,31个省市区中,每个省区都有常委被调整,最多的是西藏、江西,各有7人不在本地担任常委,较少的有海南、甘肃、山东,各有1人被调离。

  按惯例,全国党代会前,地方党委先换届。十八大前,31个省市区自2011年10月开始换届,到2012年6月结束,共产生常委404人,任期到目前刚至届中。

  换届后,新的调整随即开始,原安徽省长王三运2010年10月30月连任安徽省委常委,当年12月12日就调任甘肃省委书记。原国家计生委主任李斌接替他,当了一年三个月的安徽省省长后,又回北京任国家卫计委主任。

  据南方周末记者统计,截至2014年7月8日,本届404名省级常委中,已有103人不再担任本省常委,包括落马的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长谭力等7人,比例达25%。

  另有60人虽然还在省内任常委,但分工已经调整,如从统战部长转任省委秘书长等。本届省级常委中,总计已有163人不再担任换届时的职务,比例超过40%。

  超半数异地任职者获晋升

  不再在本省担任常委的103人中,除了7人落马外,正常调整职务的有96人,其中有9人是“戎装”常委,87人是地方党政干部。

  总体而言,这些常委职务调整的原因主要有退休、升职、平级调动三大类。9名戎装常委中退休、升职、平级调动各占3名。87名不再担任本省常委的地方党政领导中,退休的只有四川省长蒋巨峰,另有5人到龄后转任人大、政协副职。

  87人中,半数以上都获得了升迁。从副部升正部的最多,共有20人。其中有10人通过“外调”实现升迁,另外10人就地提拔,其中8人从常委(或副书记)升任政协主席。

  需要注意的是,从地方党委常委(副书记)转任政协、人大正职领导,并不意味着仕途终点站。如天津副书记何立峰升任政协主席一年之后,刚刚调任国家发改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

  这些常委中,从正部级升为“副国”级的也不少,共有16人,去向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书记处、国务院、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等。湖南省委书记周强就任最高法院院长后,入列“党和国家领导人”。晋升副国级的大多数都是省委书记,但宁夏是政府主席王正伟、西藏是人大常委会主任向巴平措获得升任。一般来说每省只有一人有升任机会,但广西自治区党委书记郭声琨升任国务委员的同时,政府主席马飚也升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除了这36人获晋升,换届时以中央政治局委员身份兼任地方党委书记的张德江、俞正声、张高丽、汪洋,连任省(市)委书记不久就不再兼任地方职位,走向更高领导岗位。

  上述40人晋升后,行政级别都有明显跨越。另有10多人职务变化后,在行政级别上没有明显跨越,仍保持原来的级别,但也可谓获得提拔,如正部级干部中,安徽省长王三运调任甘肃省委书记,山西省长王君调任内蒙古党委书记。

  地方不同,机会不一样

  87名不再担任本省常委的官员中,青海省委书记强卫调任江西省委书记,西藏组织部长尹明德调任天津组织部长,这类平级外调从级别、职务上看不出变化,但毕竟去了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

  一般而言,“平调”后看不出明显“升迁”、“重用”迹象的,都是从地方调任中央部门领导,如宁夏党委书记张毅调任国资委主任,辽宁省委宣传部长张江调任社科院副院长等。

  在不同省份之间“平调”者,获得“重用”相对较多,如北京市委常委陈刚调任贵阳市委书记,湖北省委常委兼襄阳市委书记范锐平调任四川省委组织部长。

  但在不同省份间平调的,也有“降格”的,多是临近退休时的调整,且调入地经济相对发达。如今年1月,60岁的海南三亚市委书记姜斯宪调任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今年1月,59岁的福建省委宣传部长袁荣祥调任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浙江是袁荣祥老家,他在浙江一直工作到1999年才赴福建任职,此番退休前回故乡,多少有点叶落归根之意。

  从被调整的常委们的去向看,副职们在不同地区任职获提拔、重用的几率不一样。例如离开北京市委常委会的4名常委中,吉林、鲁炜已升至正部,卫戍区司令员郑传福升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陈刚调任贵阳市委书记也属重用。

  上海是2012年5月选举产生新一届常委会的,到目前已有6人常委离任。时任市委书记俞正声已升任全国政协主席,市委副书记殷一璀、宣传部长杨振武、组织部长李希已升任正部级。纪委书记杨晓渡调任中纪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丁薛祥调任中办副主任,显然获得了重用。

  从调职情况看,发达地区的常委受提拔重用的几率更大,其提拔重用都是“外调”完成,不抢占本地资源。在经济发达的江苏、浙江,常委们也很少平级外调,要么外调获提拔,要么在本地退休。

  但在中西部地区,常委们升任正部的途径,除了在本地升任人大常委会主任或政协主席外,外调提拔的机会就小很多。如河南省委三名常委连维良、毛超峰、毛万春,外调后依然是副部级;湖南三名外调常委中,副书记梅克保任质检总局党组副书记兼副局长、长沙市委书记陈润儿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宣传部长路建平任新华社副社长。

  地区不同,不仅副职们获提拔、重用几率不一样,接替者来源也不一样。

  在上海,6名常委离开后,有5个接替者在上海本地产生,只有纪委书记由审计署副审计长侯凯接任。福建5名常委离开后,有3名来自本地。江苏本届常委班子最稳定,今年6月蒋宏坤、杨新力离任常委职务后,从本省补充了一名常委,由副省长徐鸣担任。

  相比之下,中西部省份常委出现空缺时,接替者“空降”的比例更大。

  重庆到目前已有5名常委被调整,接替者中市委书记孙政才、副书记张国清、组织部长曾庆红都属“空降”。广西本届届中补充的4名常委中,包括书记彭清华在内的三人都是“空降兵”。河北本届届中补充的两名常委都是“空降”,安徽届中补充的3名常委也全部都是“空降”。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63082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52868325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