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韵玲:音乐真的很像照妖镜

  当51岁的黄韵玲,在2015简单生活节唱起18岁写的歌,她仿佛仍在那“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短短半个小时的演出时间,在江边架起的白色钢琴前,她用丰富的音色和肢体语言,展现了自己始于幼年、由音乐串成的“人生进路”。

  黄韵玲3岁学钢琴,14岁即参加金韵奖获得优胜。“音乐并没有告诉我将来可以做什么,但我知道我要一直唱。”在演出后台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独家专访时,黄韵玲主动回忆起小时候的故事。她也不讳言“友善的狗”的失败:1991年,沈光远与罗綋武创办了这家在台湾音乐史上具有深远影响的创作公司,黄韵玲是核心成员,但公司后因巨大财务漏洞关闭。

  就在这曲曲折折的音乐路上,黄韵玲有多张专辑问世,还为其他歌手创作了《我很丑,但是我很温柔》、《飞的理由》、《听,是谁在唱歌》等作品,在“友善的狗”共同发掘和包装了陈珊妮、林晓培、丁小芹等歌手,制作了一批影响深远的专辑。

  近年来,黄韵玲活跃于多个音乐比赛,从台湾的《超级星光大道》到大陆的《快乐男声》、《非同凡响》等等,她用她的“音乐测谎器”,测试着歌手对于音乐的真诚度。“我们很清楚,我们要选的是有未来的歌手,要听的是歌手对于未来、对于自己的看法。”她在接受专访时明确表示。

黄韵玲现身十一假期在上海举办的简单生活节
  第一财经:你年轻时的作品,多表达自我的情感与关注。而近年的创作,譬如即将发行的新专辑中的《没有人知道的歌》,更多在观察周围人事。这种从自我到众生的转变,你是怎样完成的?

  黄韵玲:它本来就跟着你的生命经验在改变。小时候“土法炼钢”,等爸爸妈妈睡了,打开自己的音响,戴着耳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也不知道这样写对不对;然而很小我就知道我可以在其中得到满足和快乐。它并没有告诉我将来可以做什么,但我知道我要一直唱。每天去学校,我都在想我的音乐,脑海里真的都是音符。

  所以写的歌,一定随着你看到的事情的不一样(在改变)。年轻时,注重的一定是小朋友之间,谁跟谁怎么样啦,谁又跟谁谈恋爱啦。但是结婚,生了小孩,然后经历婚姻的失败,经历自己前一个公司“友善的狗”的失败,会让你有一些学习和成长。

  去年我也过了五十岁,好像一直到五十岁来临,我都在抗拒。你想象小时候听到“五十岁”,好像那人已经是化石,根本不用出来工作。当然时代不一样,现在有很多常青树。而当你真正地接受它、面对它,你才会享受五十岁的快乐,才会真正了解,你的抗拒其实是浪费时间,它用所有一切告诉你,你的体力不行了,你的牙齿渐渐动摇,蛀牙的缝越来越大了,皱纹越来越多了——所有这些,如果你喜爱它,愿意随着时间变化接受它,反而是很美的事情。

  这些事情会不会反映到你的作品上?一定会的。

  第一财经:那你是否会有意地去关注、关心他人与世界的这些变化?

  黄韵玲: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参加儿童合唱团,但是还有比你更小的,老师对你说,如果那个小朋友等下哭,他可能是尿裤子,你要带他去厕所,你要帮小朋友换干净的内衣裤。我还只有小学四年级,其实不懂,为什么我要帮他做这些?但我看到我的老师身体力行地在做他们告诉我的事情,我也就接受,愿意学着去做。你所有看到的,其实来自你的环境。帮助人的同时,你会发现很快乐,你好像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因为你有能力帮助别人。

  而写歌,像我的人生进路。我刚才唱18岁写的歌,20岁写的歌,都会有那种在当时的(感受)。《不再相信》就是“少年不识愁滋味”,18岁我才第一次恋爱,初恋多甜蜜,我怎么会写“是不是你流着泪告诉我/你仍然爱我”?所以创作,必须是想象。20岁写《改变》,我也没有被抛弃然后在路上哭的经验,但是几年后有,好像你预先写了它。

  我也鼓励很多创作人,有些事情,可能并不是我们能做到的,但你必须想到那里,梦想,真的是你必须要先想到那么远的地方。

  第一财经:刚才你在台上提到音乐精神。你的音乐历程已经很长,现在也担任音乐比赛评委,也和两岸许多音乐人合作,你觉得两个时代的音乐精神有什么不同?

  黄韵玲:最大的不同在于科技和资讯日新月异,发达得实在有点超乎我们的想象。我年轻时算处在一个比较艰苦的时代,光要听到歌就要花很多时间去收集,你已经花这么多时间争取到的音乐,你能不珍惜吗?但是现在,你要拿到某样东西,其实不需要经历什么过程。没有过程,你不会觉得我需要,我必须要。现在所有的东西都非常快速,感情也非常快速。

  第一财经:你曾经历前一个公司“友善的狗”的失败,2009年又和钟兴民创办了唱片公司。平衡依然是件很难的事情吗?

  黄韵玲:(“友善的狗”时期)最大的问题是现实和理想,没有办法找到平衡点。沈光远和罗纮武是非常理想化的音乐人,他们不会计算,赚一些钱就非常兴奋,然后拿所有的钱去买音响。公司和歌手签约三年,歌手可以选择一年出国念书,公司付钱,当时陈珊妮也去日本念书。他们很疼惜音乐人。

  现在做公司,理想和现实有时候还会抗衡,理想为主的人就是会有矛盾。但我觉得经过这几年,明白要坚持一种理想不是不可能,尤其到现在这时候,你反而真正要以理想为主,因为没有市场。没有市场,还有什么现实的问题?为什么不做自己呢?为什么要去迎合别人?

  很多东西都要回到本位,回到自己的内心。而且,音乐真的很像照妖镜。有时候看到某个选手站在台上,好像他的八字都写在脸上,好像你是通天眼,当他唱出来,你听到了他喜欢和不喜欢,他做到和不想做到,他没能力做到,都一览无余。音乐是很诚实的测谎器,没有就是没有,每个老师都有经验,很清楚我们要选的是有未来的歌手,我们要听的是你对于未来、对于自己的看法。从我们听到的,就有了现在的林宥嘉、萧敬腾、杨宗纬、徐佳莹……因为他们让你看见了、你听见了,他们的勇敢和passion。

  (陶知对本文亦有贡献)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6090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