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方雄:我还是金融行业的年轻人,从未停止拷问自己

  龚方雄:我还是金融行业的年轻人,从未停止拷问自己

  口述:龚方雄/整理:理财周报记者李碧雯

  龚方雄,生于1960年代

  龚方雄,现任摩根大通中国区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及首席经济师。曾任职于美国银行,担任任首席策略师以及全球货币、信贷和利率市场研究部联席主管。曾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担任经济师,其职责是向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提交研究报告及政策建议。

  关于过去

  我小时候是非常调皮的人,小学经常去补考,而且由于我父亲不在身边,学习经常不及格。我父亲原来是矿山的一个矿长,结果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打倒,把他抓走了下放,我就跟着母亲从赣南一路辗转,后来到了赣州,所以当时我并没有那么好学。

  后来转折点发生在1977年,那时候邓小平突然宣布恢复高考。那时我突然发现曾经一起玩的年轻人开始准备考大学了,那个时候我才开始回归正道。

  当时最开始学的是物理。当时在中国还没有所谓的经济学,我父母亲觉得社会科学像经济学就是政治,你要考大学必须要搞科学。后来我们老师给我的建议是考核物理专业。

  那时候我的梦想就是进北大,我主动跟北大联系,让我意外的是,北大真的有老师回复了我,不过他提出了一个条件,要学物理,数学要非常好。在他鼓励下,我才在初三的正式转轨好好学习。曾经参加过江西省的数学竞赛,拿了第二名,比第一名差一分。后来也因为这个数学竞赛,那位北大的教授跟我联系了,他肯定了我的数学成绩,并推荐我去考核物理系。后来我就怀着对大学蒙蒙胧胧的概念去上了大学。

  进到北大以后,我发现自己对物理并不是很感兴趣,经常不去上课。不过,北大的好处就是,经常举办各种各样的讲座,我也经常跑去听。在听讲座的过程当中,发现有一位老师想法非常地超前,就是厉以宁教授,他当时提倡股权经济,通过股权化进行市场化,并极力向我们灌输金融学的理论,后来成为了我北大经济专业的导师。

  其实当时我想进金融的主要原因,在当时的70、80年代,美国的经济和中国的经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时美国经济很成熟,诞生了很多创新的公司,70年代末,微软和因特尔开始在纳斯达克挂牌,纳斯达克是美国的创业板,在那之后,苹果、微软、因特尔一些新兴的公司历史都不长,这些公司在一定程度上都要上市,因为上市对公司的发展有历史性、里程碑性的作用。

  这种例子在中国也有很多,比如李嘉诚。他从一开始的穷小子,到现在他的王国遍布全球各地。但是他的公司是在长江实业上市以后,跟资本市场进行有效的对接以后,做了无数次的并购,公司才飞速发展起来的 这就是所谓的股本。股本这个东西能够帮助公司有效地管理行业周期性风险的资本。

  关于金融

  我觉得金融很有魅力的地方在于它总是超前的。做金融一定要向前看。现在的东西和过去的东西意义不大,谁能往前看,并且看地准确,就可以在金融立足,这个是从事金融的观念,就是能不能透过现在,看穿未来,这一点很重要。

  当然,这并不是所有人能够做到。像巴菲特、索罗斯这些的人,他们是60%对未来的预测和观点是对的,40%是错的;而普通人一般是50%对,50%错。不像历史学家和哲学家,做金融的人是需要向前看的。未来的结果是指导你现在行为指针。

  从事金融的人,要不断地责问自己,拷问自己,这个事情现在是否正确,是否需要改变自己的观点,有没有大事值得改变自己的观点,金融的挑战和魅力就在于此,每天接受不同的挑战,每天的市场都是不同的。

  关于医疗产业

  选择投资领域很重要。那么如何选择呢?需要投处在幼童的阶段的朝阳产业,同时它还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这就是很好的投资领域。

  而现在的医疗服务业就是十年前的房地产,它现在占GDP的比重为3%,医疗服务业属于社会福利事业,过去一直都是国有企业自己办医院,很多东西收费很低,没有做成产业。公立医院拿的工资很高,那个都是国家给的,穷人不要钱,因为国家把钱给了医生,但是他的服务还是很值钱的。

  对比发达国家,他们的医疗行业占GDP的比重是15%到20%,而中国人却很少有人享用医疗服务业。比如说,我们看医生称为看病,有了病才去看医生,中国人没病绝对不看医生,但是英语里面没有看病这个词,是see my doctor,是看我的医生,就是我们不管是有病还是没病都可以去看医生,其主要目的是为了防病,看看自己需要怎么保养,而不是治病。

  所以现在要把医疗服务业当成产业做,这里面空间是很大的。目前中国在这块属于正在进行时,开始着手医疗服务体制改革,探索医疗服务产业化的道路。

  关于品牌附加值与专注

  对于中国来说,将来能不能迈入富有国家的行列,最重要就是看中国人如何继续维持比较高的劳动生产力的提升,进行制度创新,技术创新,体制管理创新等。

  其中最为关键一点,就是看是否能够拥有自有的知识产权和品牌,这决定未来成长的方向。所谓小富靠勤奋,中富靠运气,大富靠智慧。现在是中国进入中富和大富,现在就是怎么键入智慧性的经济。

  比如真假LV包。LV包95%的边际利润是来源于其品牌的价值。

  一个真的LV包包和假的LV包包你根本分不清,它们都是在中国生产,成本就是几百元,但是为什么大家都愿意去买真的,不愿意买假的?这就是面子带来的品牌的价值。如果背假的LV包包,虽然别人看不出来,但是你的心很虚的。而比较正式的晚会也不敢背假的包包,稍微体面的人要送给女朋友和太太都要买真的,这就是假的和真的区别。

  我颇有感慨的是我们是个很勤奋的民族。但是缺点就是,我们的民族不像日本民族那么专注,做什么事情都兢兢业业,我们的民族非常急躁,大家都想暴富,有时候为了赚钱会生产些假冒伪劣产品。你知道一个牌子是企业的生命和眼睛,为了爱护牌子什么事情都敢做,损了自己的牌子就是损失了95%的利润,LV是用了百年的时间才创立了一个牌子,如果我们能看到这点,人民币继续升值就会有道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6049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