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协助欠薪方转移资产 农民工讨薪13年无门

多年未归家的老徐为女儿画的像

多年未归家的老徐为女儿画的像

卧病在床却没钱去医院的蒋道平

2卧病在床却没钱去医院的蒋道平

接待老辛的副局长顾崧

接待老辛的副局长顾崧

王渤翔被查封的房产内还住着人

王渤翔被查封的房产内还住着人

  核心提示

  大连150名农民工讨薪13年,越讨越蹊跷:查封资产悄悄换封,欠薪方资产暴增,旗下企业都能查到,法院强制执行8年无能为力;欠薪者迁户口改名字,农民工妻离家破求助无门。大连法院协助欠薪方转移资产,农民工讨薪十三年求助无门……

  川籍农民工老徐大连讨薪十三年有家难回

  临近年关,在大连市甘井子区城乡结合部的一片棚户区里,52岁的四川籍务工人员徐光平神情落寞。很多在大连打工的四川老乡都已经回家过年了,老徐却不得不继续呆在这个没有暖气没有火炉的屋子里。

  四川省广安籍务工人员徐光平:问题就看那个钱,要回来就回去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什么钱?

  徐光平:就是跟小蒋干活那个钱。

  老徐说,2001年至2002年,他跟着同样来自四川省广安市的小工头蒋道平到辽宁省营口市的一个工地上干了将近一年的活,工头却一直到现在还拖欠着他的工钱。

  徐光平:就给了一千多元钱。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还欠了你多少钱?

  徐光平:还欠了三万多块元钱。

  老徐说,没拿到工钱,13年来,他只回过老家4次,最近4年他还一直没有回家过过年。

  徐光平:一个人回家都有个脸,对不对?一回家,说挣的钱还没要回来,怎么怎么的,说得难听。

  老徐性格内向,却很好强,拿不到工钱就不好意思回家见老婆孩子。在这个昏暗阴冷的屋子里,记者意外地发现了一张小女孩的画像。

  徐光平:画自己的小姑娘,画个像来看看,像不像。还是想自己的家人吧。

  老徐说,十四年前,他离开四川老家到六千里之外的大连打工时,女儿刚刚一岁多。他答应老婆,为了女儿,他要多挣一点钱拿回家。没想到,辛辛苦苦3万多元的工钱,讨了十三年还没有拿到。

  徐光平:他(工头)说,老板是怎么怎么没找到人,是怎么回事,上面那个钱没要回来。

  在这个屋子里,还住着老徐的一个工友,他和老徐一样,也是13年没有讨到工钱。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欠你多少工钱?

  四川省广安籍务工人员王大国:总共三万多元钱。

  王大国告诉记者,这十三年来,他有七八年没有回家过过年。眼看春节越来越近了,尽管还要找小工头蒋道平讨工钱,但他已经做好回不了家的打算了。记者找到蒋道平时,他刚离开医院,本该住院治疗,但为了省钱蒋道平坚持回到住处自己输液。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现在是什么病啊?

  四川省广安籍务工人员蒋道平:就是感冒,加那个肺也有病,胃(病)也严重。

  蒋道平每月200元租来的这个平房四处漏风。现在患了重感冒,他还不得不住在这个屋子里自己输液。蒋道平说,20多年前,他初到大连打工时,身体很健壮,先是自己做建筑工,后来做了工头后,也同时干些体力活。但2001年接手的那个工程,整个把他拖垮了。

  蒋道平:(辛)老板说不干了,没拿到钱,没干就拆了(架子),拆了就要钱了。老板从哪儿东弄西弄,弄了十多万(元)给我,弄了十多万,还欠我六十几万(元)。

  蒋道平说,他带到大连打工的60多个四川广安老乡目前还有62万元工钱没拿到,他作为小工头,只能追着找他干活的那个辛老板讨薪,但讨着讨着,辛老板没影儿了。

  蒋道平:后来找不着老板,就找不着了,就那么多年了,一直找不着。

  大老板跑了,小工头跑不掉,六十多个老乡整天追着讨薪,蒋道平只好自己想办法垫付农民工的工钱。

  蒋道平:我的那些工人啊,我跟他们说好话,说我在家里借,抬(贷)点钱。

  现在,蒋道平心力交瘁,身体大不如以前。好在这次生病之后,一个工友闻讯前来照顾他。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怎么烧冰呢?不烧水呢?

  辽宁省大连市庄河籍务工人员辛贵彦:现在有的自来水,人都撤了,(水)全冻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烧水做什么呀?

  辛贵彦:(他)吃药。这两天就感冒了,(我)一直在这。

  辛贵彦说,他自己也是一个小工头,当年和蒋道平干的是同一个工程。

  辛贵彦:(欠)我大概60多万(元)。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当时你带了多少人?

  辛贵彦:我带了是57个人。

  辛贵彦告诉记者,他来自辽宁庄河,和找他干活的辛老板是同乡。十三年来,辛贵彦为了讨薪去辛老板的老家找过多次,却一次也没有堵到他。不过,2010年,他听到一个好消息,说辛老板把建设单位告到了法院,法院还要拍卖建设单位的房地产用来支付拖欠的工钱。

  辛贵彦:2010年我们去,据说是已经判了。判的胜诉,说拍卖。等我们去的时候,又不拍了。我们去找院长,给我们个主心骨,找法律咨询一下。可倒好,我们还叫人家刑拘了。为了要钱还刑拘了。

  辛贵彦说,当时也是临近春节,他以为法院出了面,讨薪应该很快会有结果,就和蒋道平等三个小工头去法院催促执行。

  辛贵彦:就在那个大连法院。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大连市中级法院?

  辛贵彦:对。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们做什么了吗?

  辛贵彦:我们没有做什么。我们要求就是,这官司究竟判没判,能不能给我们农民工,一个交代,一个答复。人家也不出来见,也不问,完了之后,完了之后,我们就跟人家跪下了,想着你给我们一个答复。马上过年了,春节了,说我们扰乱社会治安。

  辛贵彦说,那次讨薪,他们在法院门口正好撞上了辛老板,但被拘留15天,大年三十下午才放出来。之后又找不到辛老板的影子。不过,今年元旦一过,他们听到消息后,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门口,终于堵住了辛老板。

  辛贵彦:近期我们才怎么堵着的,在沈阳法院,高院那一块,我们知道他上那去起诉了,我们才知道(行踪)。

  老辛讨薪十三年房子车子老婆孩子全没了

  无论是徐光平,还是小工头蒋道平、辛贵彦,大家都把讨薪的希望寄托给了他们所说的辛老板。十三年来,被欠薪的一百多农民工,只剩下十几个人还在坚持讨薪。他们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力量与希望会越拖越小。那位辛老板,究竟能不能让他们讨到被欠了十三年的薪水呢?根据他们提供的辛老板的电话,记者想法设法找到了辛老板的住处。

  这是大连市郊的一个小山坡。十多年来一直躲债的大老板辛贵武目前就住在半山腰的这个临时建筑的小平房里。

  辛老板躲债的住处

  辽宁省大连市工程建筑商辛贵武:没办法,就是躲债。两个人就进不来了,就在这个屋,就是我住的地方。

  老辛说,十几年来,他东躲西藏,已经换了不少地方。

  辛贵武:我不敢在一个地方住,我住一段时间,就得换个地方。因为他们,有的人就盯梢。盯梢知道我在哪,半夜去哪堵。我就得住一段时间,就得躲一躲。但是我也知道,我缺理。欠人家农民工钱,这道理我也知道,我良心确实是,自己也觉得,这么做确实不对。但是我也确实,没有办法的办法。

  那么,他总共拖欠了多少农民工的多少工钱呢?

  辛贵武:当时人多,150多个人。我总共欠了,现在还得有,200多万左右吧。

  一个大老板,因为拖欠200多万元的工钱,至于躲债十几年吗?对于他的经济实力,记者听到了这样的说法。

  四川省广安籍务工人员蒋道平:开始跟他干活的时候,(他)实力应该有啊。他家里有个酒店,有个酒楼,还有两台车子,实力肯定能行。

  老辛承认了这个说法。但解释说,在2001年承建了营口鲅鱼圈开发区津成科技大厦项目之后,他个人几十年攒下的家当全部搭了进去。

  辽宁省大连市工程建筑商辛贵武:我八年没回家过年了,我父亲得了癌症以后,我回去偷偷地,晚上回去看他,白天都不敢回去。三十晚上,都在我老家堵着我要钱,真的我真是没办法现在。原来过的挺好,这活不干还好,这活干来干去,把我这个老婆离婚了,饭店饭店没有了,全都就是干破产了现在。

  老辛告诉记者,2001年,他与营口开发区津成科技大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徐伟然签订承建合同,建设津成科技大厦综合楼工程。但该项目从一开工到主体完工,甲方津成科技大厦有限公司在工程无任何质量问题的情况下,一直不按合同支付辛贵武垫付的工程款和150多名民工的工钱等,合计本金679万多元。在2002年春节前,多次讨薪无果之后,辛贵武想了一个办法。

  辛贵武:我这农民工要开支,津成科技大厦工程款也不给拨,那么外地农民工要回家。春节前,我没办法,我把我正在营业中的酒店,抵押了,贷的款。我这酒店总价值接近4000万(元)。那么我的每年的净利在170万(元)左右。你贷款贷了多少,我贷了197万(元)。

  老辛用抵押自己酒店贷的款支付了农民工的部分工钱,让他们回家过年。同时继续向甲方津成科技大厦讨要工程款。但甲方仍然拒付,老辛无奈之下向大连市仲裁委申请仲裁。2005年7月11日,大连市仲裁委做出终局裁决:被申请人营口经济开发区津成科技大厦有限公司向申请人支付所欠工程款3553072元及利息;赔偿钢模租赁费2292935元及其利息。拿到裁决书之后,辛贵武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没想到,他等来的是当头一棒。2005年12月24日晚上,他的酒店突然被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查封。

  辛贵武:当时到我这查封,连个裁定都没有。

  原来,老辛贷款给农民工支付了部分工钱,但银行的贷款没能按时还上,所以银行申请甘井子法院查封了他正在经营的酒店。法院查封时,老辛提出了一个方案。

  辛贵武:当时法院别的庭的庭长,给我找了一家租家,(要)租出去。正好我还你银行贷款本金,一次性就能还上,执行庭不同意啊。

  甘井子法院拒绝了老辛的建议。现在,查封已有8年多,整个酒店早已破败不堪。上千万的活资产被一张封条拍死,让老辛非常心疼。

  辛贵武:假设如果要是甘井子法院不查封我的酒店,我每年凭我酒店的收入,我也可以垫付一部分农民工的工资。这样最起码的,他们可以回家,每年解决一部分,也不至于我现在,闹得妻离子散。

  不过,多年奔波之后,他终于盼到了一个好消息:大连市中级法院接受申请,依法查封了津成科技大厦24982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和13963.93平方米房屋,并发布公告,于2010年1月26日公开拍卖,用以支付辛贵武的工程款。但拍卖当天发生了很蹊跷的一件事。

  辛贵武:等到拍卖会召开那天,我去了以后没有人了。拍卖会不开了,那你为什么不开了呢?法院应该给个说法吧!

  此后两年多,老辛一直跑法院,请求拍卖查封的津成科技大厦,但2012年5月,他惊讶地得知,被查封的徐伟然公司的土地和房产已经被法院两个月前悄悄解封,并换封成一个名为王渤翔的人名下的三套住宅。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他和那个徐伟然,包括津成科技大厦和津成电缆销售中心什么关系你知道吗?

  辛贵武:不知道。

  这是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年3月26日作出的执行裁决书,换封的标的物为北京171.41平房子住宅,大连152.83平方米住宅,营口226.51平方米住宅。

  辛贵武:你查封这东西,你没评估这东西值多少钱。是不是这东西有债权债务啊?我们的权益得不到保护啊?

  老辛说,他觉得法院没有告知他这个申请人就解封查封的地产和房产,并以大换小,换封成另外一个名为王渤翔的人名下的住宅,有协助徐伟然逃避债务转移财产之嫌。而拖欠工程款的津成科技大厦法人徐伟然这几年也不知去向。

  辛贵武:我也私下通过人打听找她,但是这个人很多地方都出现过,当我一去没有人了,找不到。这个人就像幻影一样。

  躲无可躲老辛再讨薪无奈法院继续踢皮球

  徐光平、蒋道平、辛贵彦他们只知道大老板老辛躲了十三年债,却不知道他也讨了十三年薪,一直讨得房子车子老婆孩子全没了。不过,被小工头们堵到之后,老辛再也无法躲债了,他要加快讨薪步伐,他能去的只有法院。

  这一天是星期二,是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接访日。老辛一大早就来到了法院信访接待办公室。

  辛贵武:执行的。

  等待半小时后,老辛被这里的工作人员推到了另一处信访接待处。到了这里,又被推回到了法院的信访接待处。

  辛贵武:给开了个单子,告诉我现在有上边,有主管副院长和庭长全天接待。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说在哪接待呢?

  辛贵武:说在这边信访小楼。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咱们刚才不是去过,没有啊?

  辛贵武:没有,他告诉你再去,你得等。上午不在就下午在。肯定主管院长,你得等,肯定有接待,主管院长。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不是,那边刚才不是说在这边吗?

  辛贵武:那边说在这边,这边又告诉在那边。

  又等待了一个小时,老辛还是没有见到接访的院领导,却被告知:改天再来。周四上午,老辛再次来到法院,还是没能见到院领导,但执行局一位法官接待了老辛。老辛说,他希望法院对几年来几件很蹊跷的做法给出解释:一是法院公告拍卖查封物为何莫名取消;二是法院为何悄悄解封被查封的标的物,并换封为王渤翔的小的标的物;三是大连市仲裁委仲裁后八年,法院为何迟迟不执行裁决?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顾崧:在我办公室,咱俩商量,这儿不说行吗大哥?

  辛贵武:不是,我这事。

  顾崧:钱。

  辛贵武:不是钱。

  顾崧:我对你怎么样?

  辛贵武:我知道。我刚才说的,你们不解决,这咋弄?

  顾崧:我跟你说,是他们不知道,还是我不知道,还是院长不知道?哪儿不知道你这事?

  辛贵武:知道得解决呀。

  顾崧:咱哥俩,你进来了,我心里寻思,咱哥俩还用说吗?咱哥俩不用说。你这事情,印在我脑子里了,你信不信?我比你还清楚!

  这位执行局副局长指的他们都知道,指的到底是什么呢?面对追问,这位副局长又沉默了下来,老辛又一次无功而返。

  讨薪十三年蹊跷多多法院不执行症结何在

  看得出来,老辛如今对法院是熟门熟路。老辛说,讨薪十三年中,有8年时间,他就这样跑法院跑了几百趟,现在法院还是没有明确答复,老辛担心这样下去,开发商拖欠他的本金及利息一千多万元,可能很难要回来了。这款怎么就这么难要呢,老辛还得带着这笔债务进入2014年吗?拖欠工程款的企业及法人徐伟然现在怎么样了?这钱为什么还不上呢,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的记者随后在大连、营口和北京三地进行了调查。

  记者首先跟随老辛来到了营口市开发区,13年前他带领150多名工人建造的津成科技大厦已经不复存在了,同一块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名为蓝色纽约的房地产项目。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块地以前是干什么的?

  售楼人员甲:这块地以前是干什么的我不清楚。

  售楼人员乙:这个,原来这儿是个厂子。

  售楼人员甲:我们小区占地面积19000平米,建筑面积28000平方米。

  售楼人员乙:开发商是北京过来的。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把开发商地址核实一下。

  售楼人员介绍说,来自北京的开发商2012年花高价买了这块地,建成住宅后,均价至少每平米4200元,楼盘总销售额将达到20亿元以上。至于开发商花了多少钱从徐伟然手里买到了这块工业用地,销售人员均不知情。不过,2012年3月,大连市法院解封这块地,显然与徐伟然急于将土地转卖给房地产开发商有关。津成科技大厦已经不复存在,其法人代表徐伟然又在何处?徐伟然投资建设津成科技大厦之前,身份是大连津成电线电缆公司的董事长。这家公司现在的老板又是谁?

  大连津成电线电缆公司员工:我们老板姓徐。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叫徐什么然?

  大连津成电线电缆公司员工:徐伟然。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徐伟然?

  大连津成电线电缆公司员工:是。

  徐伟然依然是大连津成电线电缆公司董事长,她人在哪里呢?记者从公安信息系统查询发现,徐伟然已于2009年9月25日将户口从大连迁至河北省任丘市,而她的名字也改成了徐蕴。徐伟然为何悄悄迁走了户口并改换了名字,耐人寻味。同时,记者发现,曾经为解封津成科技大厦担保的王渤翔原来是徐伟然的儿子,生于1989年。那么,2012年3月换封的王渤翔名下的房子又是怎样的?记者首先找到了位于大连某小区的这栋楼房。被查封的房子在24层2号,但这栋楼没有24层。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电梯里边没有24层。20、21、23、25、26,查封的文件上写的是24层,难道这房子不存在了?

  但询问物业得知,24层2号应该是27层的2号房子。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没贴封条,这里猫眼没有安装,里边是空的。没有贴封条。

  记者随后赶到北京万博苑小区,找到了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年3月26日查封的在王渤翔名下的这套房子。房子门上没有贴封条,似乎里面住着人。

  王渤翔被查封的房产内还住着人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是租给你了吗?

  王渤翔舅妈:我是王渤翔舅妈。

  据王渤翔的舅妈说,被查封的这套房子除了她住着之外,还不断有别人来住。

  王渤翔舅妈:他成天有人来住,所以你今天敲门,他就说今天晚上有一个朋友,要过来住几天。

  那么,被老辛一直质疑的大连市法院的解封换封行为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律师钟成:法院在解封又在查封其它的过程中,申请人完全不知情,我认为法院的做法是不妥的。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拿到仲裁委裁决书之后,8年来迟迟没有执行,又有什么问题呢?

  钟成律师:那这个问题就大了,按照法院的执行的期限来看,一般是半年。对于这个案子,法院在有查封房屋,有执行条件的情况下,长期不执行。肯定是程序上是有问题的。

  【半小时观察】

  目前,这些农民工兄弟告诉记者,讨薪的事还是没有进展。辛贵武还将继续奔波。看来,如果没有特别的力量介入的话,他们被欠了十三年工资,还得这样无限期地继续讨下去。客观说,近年国家对农民工欠薪问题重视程度持续增加,然而具体到辛贵武的案件,事情却变得十分蹊跷:当事人对欠薪并不否认,仲裁部门也给予认定,然而事情卡在法院这却迟迟得不到推进,一等就是八年。欠薪方被查封的资产被悄悄换封,农民工都能找到欠薪者的资产,而执行部门却似乎无能为力,严肃的司法裁定成为一纸空文。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曾指出,让打赢官司的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要以高度负责的态度,通过依法纠错,使正义最终得以实现。在前不久召开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也特别指出,坚决反对执法不公、司法腐败,进一步提高执法能力。我们希望,相关部门能真正落实中央的精神和要求,找到欠薪背后的深层原因,还给农民工一个公道。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6038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52868325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