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动车追尾前后

  财新《新世纪》记者 周凯莉 于达维 王晓庆

  撞车

  被撞的D3115次车13至16号车厢脱轨,其中16号车厢后半截受到严重挤压;D301的1至3号车厢坠落到15米高的铁路桥之下, 4号车厢斜挂在了铁路桥与桥下的泥塘之间

  D3115列车,16号车厢,27、28座这两张火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 联络互动4.02+0.143.61%

车票,是山东人王海茹和她的丈夫曹卫东劫后余生的“纪念”。

  7月23日19时50分左右,由杭州开往福州南的D3115,到达温州南站的前一站永嘉站。第一次乘坐动车的王海茹,特意看了看手表。按照正常的时刻表,D3115到达永嘉站的时间应为19时47分。永嘉站与温州南站相距18公里,这趟车尚需运行9分钟左右。

  D3115列车长蒋晓梅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趟车晚点大概5分钟。她回忆,列车从温岭站开出后遭遇雷阵雨天气,不得不减速行驶。到达永嘉站后,又临时停车20多分钟。她听到司机在对讲机中告诉随车机械师,由于天气原因前面没有信号,没有办法通行。

  7号车厢一位乘客告诉记者,这趟列车在永嘉站停留几分钟后,又有一趟列车驶过。她无意中看了看车号:D301。

  永嘉是一个小站,D301原本不应在这里停靠,按计划,它应在19时14分从温岭站出发,以平均时速200公里以上直接开往温州南站,19时42分到站。列车已经晚点,现在因为信号故障,不得不陷入新的等待。

  D301列车4号车厢最后一个包间里,坐着王薇和她的妈妈、儿子,以及两个同事。车厢由软卧改造而成,每个包厢里有6个座位。他们两点多在南京上的车,当时列车已经晚了近半个小时。

  20时15分左右,D3115从永嘉站驶出。很多乘客意识到,列车行驶速度“似乎不正常”。16号车厢21座的乘客吕德民和10号车厢的乘客鲍永远均表示,列车提速两三分钟后,渐渐减速。

  列车长蒋晓梅说,20时22分左右,D3115在路上慢慢停了下来,“大概停了五六分钟后重新启动滑行”。重新启动后,这趟车的时速仅20公里。

  没有人意识到灾难临近。16号车厢里,王海茹嘲笑丈夫曹卫东“头发太乱”;吕德民和身边一位名叫陈道弟的老人闲聊。老人带着妻子温爱萍、大女儿陈熙、三周岁的外甥周仁特,以及七个月身孕的小女儿陈碧从绍兴站上车,前往温州。

  王海茹清楚地记得,那个三岁的小男孩穿着一双黑色的沙滩凉鞋,淘气地在后座跑来跑去。16号车厢的乘客不算太多, 1至16号座位在车尾。在王海茹拍摄的一个视频里,可以清晰地听到一个小女孩在喊:“我要爸爸,我要爸爸。”后来,她才知道这个小女孩就是事故20小时后获救的“奇迹”项炜伊。小玮伊随父亲项余岸、母亲施李虹从杭州游玩回家,坐在车尾靠近包厢门的座位。

  另一辆列车D301,也在20时24分从永嘉站开出,最高时速可能接近200公里。3号车厢的付小姐回忆,“当时的速度很正常”。

  D301如果以200公里的速度开行,只须几分钟就能抵达温州南站。就这样,20︰15分开出的D3115走走停停,20︰24分开出的D301高速行进,现在都已接近终点。

  很快,两辆列车的乘务员相继广播,提醒旅客“温州南站就要到了”。D301车2号车厢的陈爱听起身从行李架上取下行李,走到2号、3号车的连接处。“车开起来只有3到5分钟,就撞车了。”他回忆说。

  灾难几乎是在一瞬间发生的。由于雷击,温州双屿镇双岙村从19时多开始停电,全村一片漆黑。20时27分左右,在自家二楼大窗户前乘凉的村民谢丽看到一列火车出现在铁轨上,“几乎没怎么动”。她觉得很奇怪,大概过了三四分钟,她看到这列火车的背后,车灯照射过来,“又有一列火车开过来了”。

  “咣啷啷”,一声巨响后,D301以约每小时100公里的速度,在下岙路段的铁路桥撞上了缓缓而行的D3115。

  D301列车长沈冰倩接受央视采访时说,大概在20时31分,D301采取紧急制动刹车,列车强烈震动,车内停电,用电台无法再联系上司机潘一恒。

  谢丽这样描述当时的场景:“后面那列火车的前几节车厢撞到前面那列,掀到半空里,再重重地落下来。”那一瞬间,很多村民都看到了金黄色的火花,还有浓重的黑烟。

  王海茹听到撞击的巨大响声,车厢剧烈震动,车厢断电,漆黑一片,只听到行李架和行李“咣咣”坠落。她的身体从座位上止不住地下滑,乘客惨叫声响成一片。曹卫东一只手死死抓住前方的椅背,一只手拉住王海茹,将妻子的头紧紧护在胸前。

  D301列车3号车厢的付小姐回忆,当时听到列车紧急制动的声音,整个身体都往前倾,车厢里“全都黑了”。她拼命抓住小桌板,“怎么抓都抓不住”,车厢一直在翻滚,她在包厢里从这头甩到那头,一边尖叫一边随着车厢往下掉。一声重重的坠地声后,3号车厢出轨,摔落到高架桥上。

  事后看到,被撞的D3115次车13至16号车厢脱轨,其中,16号车厢就像一个被揉烂的铁皮盒子,车厢后半截受到严重挤压;D301的1至3号车厢坠落到15米高的铁路桥下,4号车厢斜挂在了铁路桥与桥下的泥塘之间。

  救援

  “为什么不救了!里面还有人!”杨峰大吼。一位武警回答,“用过生命探测仪了,里面没有生命迹象,都是尸体”

  铁路桥上,王海茹和丈夫曹卫东用坠落的行李架拼命砸16号车厢的窗玻璃,但“死也砸不开”。所幸的是,曹卫东看到右侧的窗户玻璃碎了一大半,他拉着王海茹,从窗户里爬了出去。

  21座的吕德民使尽力气,拆掉座位,从车厢底部一个半径不足30厘米的黑洞,跳到铁轨上。之后,他又伸手,将旁座的陈道弟老人从黑洞里拽了出来。

  窗外正在下雨,曹卫东和王海茹夫妻俩哭喊着往前跑,大概跑了10节车厢的样子,到达一个修路工的小木屋。曹卫东让修路工拨通110,他浑身颤抖,甚至说不完一句完整的话,一直哭喊:“出事了,撞火车了”。

  王海茹回忆,当时16号车厢跑出来五个人,曹卫东和吕德民一直在试图救人。一位中年妇女声嘶力竭地哭喊:“我的女儿还在里面!主啊,救救我的女儿吧!”

  10号车厢的鲍永远跑了出来。然后,这位温州瑞安市文联的工作人员带着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救人。他往后跑时,曾在12号车厢附近遇到一个穿制服、个子不高,30多岁的中年人,他就是D3115的司机。司机拿着电话,一直在喊:“出事了,怎么办!怎么办!”鲍永远和他一起跑到车后,看到15、16号车厢之间已经断开,中间有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鲍永远点燃一支“中华”,塞在已瘫坐在地上的司机嘴里,发现司机浑身都在颤抖,嘴唇抽搐。

  王海茹也见到了这位D3115司机。根据她的回忆,司机瘫坐在铁轨上,一边痛哭,一边冲电话吼:“当时我说能过去的,他(音)非让我停!”

  在D301车上,4号车厢的王薇死死抓住能扶住的东西。车厢在旋转,她的两名同事压在她的妈妈和儿子身上。等他们清醒过来,发现车厢侧翻,大家都挤贴在火车玻璃上,玻璃特别厚,根本砸不开。车厢门变形,也无法打开。车里面很闷,他们感觉呼吸困难。过了十分钟左右,下岱村的村民砸开了过道一侧的窗户,打开包厢门,王薇一行获救了。2号和3号车厢连接处等待下车的陈爱听,也被村民拉出来送到医院。

  而D301司机潘一恒的遗体,也很快被发现。他浑身鲜血,闸板穿透了前胸。

  百米外的双岙村主要经营鞋类加工,村民和外来打工者加起来有几千人,其中有几百人参加了救援,“来晚了都挤不进去”。鼎力峰鞋材厂的阮长宵赶到现场时,发现“有一节车头插在地里,车头整体已经歪曲,另一侧则接着地面”。他和村民开始帮着乘客从车身中间的缝里爬出来。

  有人在泥塘里发现一名乘客,浑身都是泥浆,撞车时从断裂的两节车厢里直接“飞”入泥塘,但伤势不是很严重。4号车厢很多未受伤的乘客则在村民帮助下,沿着铁栏杆爬了下来。

  警察和消防人员接警后几分钟就到场的官方说法,受到村民们的质疑。一位村民表示,大概20时50多分钟,消防车到了。没过多久,警车也到了。第一批参加救援的一位警员说,他们到达的时间是21时8分左右。救援起初在桥下展开,D3115的一些乘客反映说,救援人员在两个多小时后才发现桥上也需要救援。

  尽管当时这里的村民几乎全部动员,“来晚的几乎挤不进去”,但是在官方的宣传材料中,却只是提到村民组成了几十人的民间救援队。

  一位姓蒋的村民说,救援队到了之后,“百姓们就不能参加救援了”。另外,救护车快半个小时才到达现场。有一个女人的脊椎撞伤,浑身是血,好不容易搬到救护车上,“却没有座位了”。村民找了一辆四轮车,两个人托着她的头,一路送到医院。

  32岁的杨峰在24日凌晨1点多赶到现场。他是D3115次16号车厢乘客陈碧的丈夫。23日21时多获知消息后,穿着睡衣的他和堂弟一起开车从绍兴赶来。下车后,他们穿过一片草坡,趟过一条河,再横穿一块麦田,浑身泥泞地进入现场。刚开始,他们在铁路桥下的四节车厢内辨认,后来,两人爬到铁路桥上的铁轨,找到第16号车厢。

  杨峰回忆,他爬进16号车厢里,看到断手、断脚,被压着的尸体,以及遍地血迹。凌晨3点多,救援人员对这节车厢进行切割,“但没切开,就停止施救了”。

  “为什么不救了!里面还有人!”杨峰大吼。一位武警官兵回答,“用过生命探测仪了,里面没有生命迹象,都是尸体”。

  24日凌晨5时左右,财新《新世纪》记者通过一片泥泞的垃圾场,靠近事故现场。看到两位女士正在恳请救援人员,而一个爬出来的男人说:“有一块铁板压在我弟弟身上,叫了两三个小时都没有人救。”

  获救的乘客迅速送往附近的医院。1000多名未受伤的乘客则被暂时安置在温州市第23中学和双屿客运中心。

  5时30分左右,天开始亮了。头戴中铁22局安全帽的一批队员到达现场。领队的商姓队长说,他们带来了挖掘机、装载机和吊机,任务主要是处理现场。

  掩埋

  D301的车头被挖掘机翻倒,推进一旁的大坑,至少车体的一些碎片已经被掩埋

  两岁零八个月的项炜伊,是动车追尾事故的最后一名幸存者。

  这个童花头、单眼皮、被称为伊伊的小女孩,在事故发生20个小时后,终于被救援队员从16号车厢车门的空隙里救出。

  鹿城消防大队勤奋路中队指导员姜建序说:“找到伊伊之前,在16号车厢,我们找到了12个人,都没有呼吸。”

  24日17时多,压在车厢门口的项炜伊被发现“手指仍在动”,还有生命体征。那一天,温州特警支队支队长邵曳戎原本接到指令,要将16号车厢从桥上吊下来。但他说,他坚持先在桥上搜救,从而保住项炜伊的生命。这个故事后来被广为传颂。

  小玮伊之后,再没有幸存者。24日17时至18时15分,短短一个多小时,救援人员又在16号车厢找到八名遇难者的尸体。其中,有小玮伊的父母,还有杨峰的亲人。

  在项炜伊获救之前,救援工作一度陷入停滞。尽早恢复通车,已成为现场指挥者的优先选项。

  24日这一天,很多现场目击者发现,挖掘机作业,挖出一个大坑,D301的车头被翻倒,推进坑中。一些车体碎片被掩埋。有现场目击者用视频和照片记录下了这些情景。

  7月24日中午,财新《新世纪》记者在事故处理现场看到, D301的车头被挖掘机翻到在旁边挖出的一个大坑中,随后陆续运来十几辆卡车的砂石,在事故现场铺出道路。14时过后,两辆大吊车进场,在砂石铺出的路面上放置脚垫以防下陷。16时,准备就绪的两辆大吊车首先将损毁严重的D3115列车15节车厢吊下。

  7月24日当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车体为何被掩埋,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称,“他们把车头埋在下面,盖上土,主要是便于抢险。”上海铁路局一位路段技术负责人称,“车厢对事故调查没有帮助,现在是废铁一堆,清理掉它,是我们正常的工作流程。”中铁三局一位人士则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因为300吨吊车要进场,将桥上拉不走的车厢吊下来,得腾出场地。

  这些动作几乎全程被媒体和公众微博直播,舆论质疑“掩埋车头、销毁证据” 。

  其后,国务院“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调查组研究决定,将遗留在现场的事故车辆移送至温州西站,作进一步调查处理。

  新华社记者7月27日发表署名报道称,至26日深夜,事故现场清理完毕,“之前埋下的D301次动车车头也被挖出运走”;该记者看到,“这些残骸裹满泥土,许多已成碎片,现场施工人员用挖掘机将它们掘起,再装入十多辆翻斗车运走”。

  现场解除封锁后,一些附近村民听闻车厢碎片可以卖钱,纷纷回到事故现场“挖宝”。

  7月28日,铁道部再度回应,称掩埋车头销毁证据一说不属实。

  但新华社等媒体批露,铁道部此前在处理列车脱轨事故时确有掩埋车体的前科。

  在事故发生的桥下,大坑犹在,已变成一个水坑,工作人员在水塘边修起围栏,隔日又拆掉。

  “奇迹”

  在殡仪馆,每位事故遇难者都被编号。在这里,冷冰冰的编号意味着与亲人永别

  一些遇难者家属质疑,如果救援工作未中断,或许可以多救出几位乘客。“我丈母娘肢体就是完好的,如果凌晨的时候坚持救,说不定还有希望。”杨峰说。

  陈碧的遗体在殡仪馆被发现,已经面目全非。“凭着对她的感觉,就是一只手,哪怕她是一段焦木,我也能感受到她的气息,我也能认出来”,杨峰说,何况妻子手上还有一枚卡地亚的订婚戒指。

  在殡仪馆,事故遇难者都被编号。陈碧的姐姐陈熙,她们的母亲温爱萍,以及陈熙的儿子周仁特也不例外。在这里,冷冰冰的编号意味着与亲人永别。

  截至发稿,官方称此次事故共造成40人死亡。杨峰则坚称还要加上一个生命,因为死去的妻子腹中还有一个七个月的孩子。

  25日晚,自发的悼念活动在温州市世纪广场进行,人们点燃蜡烛,放飞祈福灯。

  项炜伊父亲项余岸的学生自发唱起歌曲,纪念遇难的老师。

  28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看望了项炜伊。此前,该院副院长唐疾飞曾经表示,小玮伊是挤压综合症引起的肌肉坏死,左小腿功能今后可能受到影响。

  事故次日晚上,举行的那场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曾追问“为什么在你们救援结束后,在拆解车体的时候,还能发现一个活着的小孩子”。王勇平称:“这是生命的奇迹。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

  “7·23”动车追尾事故遇难者

  陈伟 男 42岁 福建籍

  黄雨淳 女 11岁 福建福州人

  陆海天 男 20岁 安徽无为人 中国传媒大学信息工程学院09级

  朱平 女 20岁 浙江鹿城人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数字媒体艺术二班

  金显眼 男 34岁 浙江平阳人

  曹尔新 男 籍贯福建 美籍华人

  卓煌 男 38岁 福州人

  金扬钟 男 8岁 平阳人

  毛菲菲 女 25岁 浙江平阳人 与丈夫苏孝图一起遇难,遇难前怀有身孕

  苏孝图 男 28岁 浙江平阳人 与妻子毛菲菲一起遇难

  温爱萍 女 51岁 浙江平阳人

  陈碧 女 28岁 浙江平阳人 怀有身孕,温爱萍的女儿

  陈熙 女 29岁 浙江平阳人 温爱萍的女儿,陈碧的姐姐

  周仁特 男 陈熙的儿子

  张秀燕 女 32岁 福建连江人

  陈跃 女 31岁 金建飞的妻子

  金建飞 男 32岁 浙江瑞安人 与妻子陈跃一起遇难

  金文博 男 4岁 金建飞和陈跃的孩子

  徐配配 女 23岁 河南上蔡人

  郝乃刚 男 58岁 天津北辰人

  陈云英 男 46岁 福建晋安人

  李建忠 男 42岁 浙江鹿城人

  LIGUORI ASSUNTA,女,意大利人;

  胡维鹏 男 33岁 福建福州人

  项余岸 男 30岁 浙江鹿城人 温州任岩松中学语文老师,最后获救小女孩项炜伊的父亲

  施李虹 女 29岁 浙江瓯海人 项余岸的妻子,最后获救小女孩项炜伊的母亲

  江正通 男 42岁 浙江温岭人

  林骁 男 40岁 福建福州人

  陈怡洁 女 10岁 杭州下城人

  林焱 男 27岁 福建福州

  穆立楠 女 22岁 北京顺义

  陈鸿鹏 男 14岁 福建长乐,与叔叔陈财发一起遇难

  陈财发 男 38岁 福建长乐,身材魁梧,深蓝色衣服

  郑杭征 男 34岁 福建连江

  陈治平 男 59岁 浙江鹿城

  吕红艳 女 39岁 湖南长沙

  曾国钧 男 45岁 浙江瑞安

  CHEN ZENGRONG(陈曾容) 女 美籍华人,福建;

  赵立松 男 39岁 福建福州市

  潘一恒 男 38岁 福建福州 D301次动车组的福州机务段动车司机

  (截至2011年7月29日18时统计)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59884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52868325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