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控制权的战争 北亚董事长刘贵亭潜逃前传

  随着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贵亭被立案侦查,*ST北亚(600705)的资金危机全面爆发。

  曾在业内以规范化管理著称的北亚期货公司已经歇业一个月。这家曾依仗著名期货操盘手张文军而名满业界的期货公司如今全无过去的风光,有意思的是北亚期货的问题也正是出在自营上。

  *ST北亚最新公告显示,近日收到黑龙江省高院关于重大诉讼的民事判决书共7份,涉及借款本金合计约62929万元、美元1975万元,合计约人民币7.87亿元。而这一切皆与刘贵亭有关

  与铁路局之间

  5月11日,公安部发出B级通缉令全国缉拿刘贵亭。通缉令显示,哈尔滨铁路运输检察院在侦办的一起重大挪用、受贿案中,发现刘贵亭涉嫌挪用公款等违法行为。根据公安部的通缉令,刘贵亭涉嫌挪用公款5000万元,涉嫌受贿人民币6万元。

  5月1日,哈尔滨铁路运输检察院正式对刘贵亭的问题立案侦查,而此时刘已经无影无踪。此前的几天,刘贵亭还正常在公司内出入,并参加了董事会会议。“刘贵亭的问题是因为铁路局而提前浮出水面的。”黑龙江证监局的一位人士称。而这种说法也得到了北亚集团的证实。

  哈尔滨铁路局检察院的一位处长对本报表示,刘被铁路局检察院立案就说明这可能是铁路局系统内部的举报。

  长期任职于哈尔滨铁路局的刘贵亭曾经得到过无限的信任,并在主政北亚集团后与哈尔滨铁路局携手走过三年多的美好时光。

  1996年5月,北亚实业凭借哈尔滨铁路局的背景上市。但直到1999年,由于主业的不明以及资金的困扰,企业经营形势极为严峻。

  在这样的背景下,时任哈尔滨铁路局副总经济师的刘贵亭以“年底如果不赢利,我卷铺盖卷儿走人”的豪言壮语,接手北亚实业公司。随后,在刘的主政下,北亚当年赢利8200多万元。

  此时的刘深得北亚集团大股东哈尔滨铁路局的赏识和信任,但是这样的愉快并没有持续太久。哈尔滨铁路局无法控制住北亚集团,刘在北亚独立的作风渐渐使得哈尔滨铁路局失去了对北亚的控制。

  “他一直非常强势。”北亚一位高管说,“公司的很多事情都是他说了算。”

  控股权之争

  脱胎于哈尔滨铁路局系统的北亚实业,哈铁局以占总股本9.56%的股份位居第一大股东之位,紧随其后的是占5.59%股份的黑龙江虹通运输服务有限责任公司,而该公司为哈铁局子公司,这就客观造成了哈铁局基本控制北亚实业董事会的局面。

  但分散的股权给内部人控制带来了机会,在这样的背景下,刘贵亭开始谋求对北亚集团股权的控制,以达到对公司的实际控制。

  2004年7月,东北陆海空联合运输有限总公司拟收购该公司其它股东合计14.06%的股权,并有望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东北陆海空的实际控制人是香港新恒基集团的高敬德。2004年8月31日,以高敬德为代表的新恒基系成员在只是“意向性洽谈”的情况下,就迅即入主改组董监事会,同时派驻了四名董事,董事长刘贵亭首次出局。

  但是仅仅不到半年,东北陆海空入主失败,刘贵亭重任董事长。

  本报调查发现,刘贵亭与高敬德不只是北亚集团的前后任董事长。二者关系非同寻常。2002年,北亚斥资1.6亿元收购了哈尔滨新恒基旗下的国贸大厦项目资产,至今,这个烂尾楼项目仍与北亚有所关联,而该新恒基的法人代表亦为高敬德。黑龙江省工商局的材料表明,进驻北亚实业前的东北陆海空公司,曾于2004年7月16日调整了自己的董事会名单,董事长为高敬德,刘贵亭新加入成为该公司的执行董事。同时陆海空也是一个典型的壳公司,成立10年没有见到其业务开展的纪录。2004年7月以前,一直租用哈尔滨松雷大厦的东北陆海空公司在拖欠了部分供暖费、代烧费的情况下,匆匆搬到了北亚集团楼上。

  这次失败并没有打消刘贵亭继续引进新股东控制北亚的念头。2005年2月25日,北亚集团发布的股东持股变动公告书,名不见经传的百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一举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所持股份达到公司总股本的5.10%。

  而此时,曾经与东北陆海空达成出售股权协议的哈铁系第二大股东——黑龙江虹通运输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拒绝了百科实业的收购。

  北亚集团的一位高管对本报表示,百科的老板潘广超是前董事长刘贵亭的朋友,目前收购资金并未到位,股权也未过户。

  5月26日,在北亚实业第十五届股东大会上,百科实业并没有出席股东大会,其委托代表被依法剥夺了投票表决权。在股东大会上,哈铁系投了弃权票,否决北亚实业提出的所有议案。

  同时,股东大会免去刘贵亭董事职务,通过了王则瑞(哈尔滨铁路局提名)为公司董事的议案。

  没有了刘贵亭,百科之于北亚,是进是留,仍然是待解之谜。

  多元化陷阱

  转折发生在2000年。刘贵亭执掌下的北亚集团充分利用了当时铁道部实施的“网运分离”政策,大力发展铁路客运,北亚迎来了自己的黄金期。

  2001年,北亚开始实施多元化发展,从购并高科技公司到买宾馆,从国际贸易到造地板,从纸浆贸易到药用油,从期货交易到房地产……

  但是,北亚突然遭遇了一个重创。2003年,由于铁道部的一个政策,各大签约铁路局取消合作协议,北亚的很多车辆都停止了运输,公司的主营铁路运输业务由前一年度的2.2亿元收入,猛降到不足8千万元。这一数据此后持续下降。这家曾同时选入道琼斯88、上证180指数、上证50指数的上市公司开始了噩梦之旅。

  铁路运输收入的大幅减少,使北亚多元化的投资链条开始绷紧,地产、乳业先后停工,随之而来的是纸浆、地板等制造业的由盈转亏。就此,北亚的多元化成了陷阱。

  在大庆的北亚乳业,这个2002年立项审批,次年5月动工兴建的50万吨液态奶加工基地项目,现在只是一片超过35万平方米的烂尾建筑群。

  而在哈尔滨,市电视台对面的一大群正在建设的仿欧式建筑已经看不出北亚集团的任何影子,已经成了华风地产的项目。据北亚集团董事会秘书丁宇博透露,在这个项目上由于华风地产的增资,北亚仅仅只占5%的股份。但是奇怪的是这个项目却占据着北亚集团数亿的资金,以至于黑龙江证监局的一位官员到现在还以为那是北亚集团的资产。

  而北亚物流这个被北亚作为重点发展的拳头公司似乎根本就没存在过。2003年3月成立的北亚物流公司,在哈尔滨的三个工商登记地址都没有发现它的蛛丝马迹。

  目前北亚除了在青岛四方车辆厂和长春机车车辆厂的长期股权投资,收益是非常稳定的,其他项目几乎都是亏损。

  “我们其实一直在按高盛‘做专’的思路在走。在过去的1年中,北亚砍掉6个项目,就是希望得到高盛的认同。”现代行董事长职务的刘桦表示,北亚一直在全力争取高盛的进入。

  但是刘贵亭事件目前对北亚的影响还无法估量。“目前的影响只是人员上的调整,但是很多事情当时都是刘一人决定的,我们都不太清楚,所以要看公安局的侦破结果来看影响。”刘桦在董事会间隙对本报称。

  这种影响正在渐渐浮现,6月1日,包括哈尔滨铁路运输检察院、当地监管局等部门在内的哈尔滨的联合调查小组一行4人已经进驻上海北亚瑞松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北亚瑞松),以核查公司有关财务账目。原北亚瑞松董事长杨晓滨已被检察院采取强制措施。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5962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