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深高速管理方:收费合规 回报合法

  南都讯 省人大代表连续第10年就广深高速收费提出建议。昨日,就林慧等60多名省人大代表提出“建议降低广深高速公路收费标准”一事,广深高速管理方公开回应称,非常理解公众希望降价的要求,但广深高速目前执行的收费标准已是全省统一标准,广深高速一直依法经营、合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规收费,且多年来还减免了10亿多过路费,也呼吁公众能尊重广深高速管理方当初与政府签订的经营合同,“让我们信守合同、尊重法律”。

  面对多日来省人大代表们的连续轰炸,广深高速管理方昨日站了出来“诉苦”。上世纪80年代,当时广东全省的公路建设完全依赖国家财政拨款,且年经费只有600万元,而这对于预计造价上百亿元的广深高速而言无异于杯水车薪,在此情况下,香港商人胡应湘应邀入粤投资广深高速。

  广深高速管理方介绍,广深高速的建设资金,除了国内银行贷款5 .5亿元以外,其余资金全部由胡应湘筹集。最终,这条初始投资达122 .17亿元的高速公路才得以建成完工。

  回应“费坚强”:

  收费与全省一致,不存在多收

  对于外界炮轰广深高速是“费坚强”的问题,广深高速管理方回应,广深高速收费期限为30年,从1997年7月1日正式通车算起,至2027年6月30日止。广深高速目前的收费标准“跟广东省从2012年6月开始实施的统一收费标准是完全一致的”,具体为:一类车0 .6元/车公里,二类车0 .9元/车公里,三类车1.2元/车公里,四类车1.8元/车公里,五类车2.1元/车公里。

  广深高速管理方介绍,对于国家要求实施的“绿色通道”免费放行、重大节假日小客车免费等政策,广深高速一直“严格执行,不打折扣”。从2008年至今,广深高速共累计减免鲜活农产品公路运输“绿色通道”965万辆次车辆过路费,减免通行费约5.53亿元;另广深高速从2006年起,对疏港货车实施优惠,至今累计减免车辆约1821.26万辆次,减免通行费约3.3亿元;2012年起,广深高速还执行国家重大节假日免费放行政策,共减免1100万车次收费,减免通行费1 .7亿元。广深高速前后共减免过路费10 .53亿元。

  回应“收费暴利”:

  初期经营艰难,回报因付出大

  对于媒体指称的广深高速收费存“暴利”问题,广深高速管理方表示,广深高速在刚通车时车流量很少,“当时沿线都是荒僻的鱼塘山坡,没什么车。由于开通初期车流量较低、银行利息高,加上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等因素影响,致使投入巨资的胡应湘,被迫卖掉投资回报较好的亚洲电力公司,以偿还广深高速的银行贷款。”

  广深高速管理方表示,广深高速起初运营艰难,并不像公众想的那样一帆风顺,而对于后续的车流量暴涨和由此带来的收入上升,也应理解为是在巨额付出后的回报。

  “应该说,广深高速带动了沿线经济发展,而沿线经济反过来又促进了广深高速的车流上涨。两者是互为促进的关系,不能说我们没有贡献。”广深高速管理方表示,自广深高速公路开通以来,对沿线地区经济发展起到巨大拉动作用。沿线的穗莞深三地镇区,都依托广深高速打造自己的支柱产业,“之前沿线荒僻的鱼塘山坡,现在都变成了城市厂区。出于发展需要,东莞虎门、厚街、长安和深圳宝安、福田等地更把客运站设置在广深高速出口附近。”

  回应“降价呼声”:

  按合同办事,所获回报合法

  对于此次林慧等60多位省人大代表提出的广深高速降价的建议,广深高速管理方回应表示,“对于省人大代表以及社会公众希望高速公路更顺畅、高速公路降低收费标准,我们表示理解。但我们也是依法收费,合规经营,收费标准完全与全省其他高速公路一致。”

  “至于近年来部分路段车流量大、车距小、行车缓慢,尤其是发生交通事故后出现交通拥堵甚至严重拥堵现象,驾车人士有意见,我们充分理解。但车流量大和交通事故,高速公路经营管理者难以控制。”

  广深高速管理方表示,广深珠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是粤港合资企业,公司目前获得的收益,也是按当年粤港双方合作所签订的合约办事,所获的回报,也是冒着巨大风险进行巨额投资才获得的,“也希望大家都能信守合同,我们也需要一个守约的经营环境。”

  声音

  今年三四月份,省交通运输厅会针对此次建议(广深高速降价)进行答复,如果没有进展,我还是会给他们打个不满意,一直追问下去。

  省人大代表林慧:

  服务跟不上就得降价

  昨晚7时,针对广深高速管理方的相关回应,南都记者联系到省人大代表林慧。刚刚回到深圳家中的林慧表示,“(广深高速管理方)回应的内容并无新意。”

  林慧说,她从没有否定广深高速对于珠三角发展的巨大作用,“我的观点很鲜明,既然按高速公路的统一标准来收费,那就得达到相关要求,速度要跟得上,就得满足正常的服务水平,不管你有多少其他的理由和难题,没有满足服务,那就得降价。”她说,广深高速和其他高速的收费标准是统一的,可却达不到其他高速能够达到的效果,同等标准收费就是不合理。

  林慧认为,公路首先是公共基础建设,“不管是政府投资还是合资经营,都不能脱离这个基础。”

  对于此前省交通运输厅的答复称,目前没有政策规定高速路时常拥堵、达不到一般水平就得降价,林慧称:“那好说,相关政府部门赶紧制定规定啊,不合理就得纠正过来,这也是个提醒。”她预计今年三四月份,省交通运输厅会针对此次建议进行答复,“如果没有进展,我还是会给他们打个不满意,一直追问下去。”

  律师李志勇:政府参与投资高速路不能光强调营利性

  对于民营企业表示,参与了部分高速公路投资,理应按照法理契约精神获得回报的说法,李志勇表示,尊重企业签订的合同有道理,也应允许其获得合理回报,“但问题是很多高速公路不纯是企业投资,有很多有政府投资,因此不能光强调它的营利性。”李志勇认为,由于高速公路的投资、贷款、股权结构、具体收费开支等信息不够透明,公民普遍“蒙查查”,“我们的长远目标是推动高速公路免费;现阶段目标,是推动高速公路收费透明化、公开化,或推动其降价。”

  律师向省交通运输厅申请信息公开:

  “公开全省高速贷还款和收支”

  继林慧等省人大代表发出“十问省交通厅”后,1月19日晚,广东知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志勇也向省交通运输厅发出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申请省交通运输厅公布全省所有高速公路的投资、贷款、还款和收支情况。对此省交通运输厅表示,其暂未收到李志勇的申请,将待确认后再行答复。

  “高速公路的昂贵通行费严重影响国民经济和生活。我希望推动中国的高速公路免费通行事业,请赞成者支持。”19日晚,李志勇在其个人认证微博上发出公告,称其已向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发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并申请公开如下内容:

  “1.广东省内所有高速公路的名称;2.各条高速公路投资总额;3 .各 条 高 速 公 路 贷 款 数额、还款期限、还款情况;4 .各条高速公路批准收费起止期限;5 .各条高速公路从批准收费以来截至20 13年12月31日的历年车辆通行费收入数额;6 .各条高速公路历年车辆通行费收入的支出项目和数额。”

  昨日上午,李志勇说,并不清楚此次省两会有林慧等多名省人大代表提出关于要求广深高速降价的建议,“(申请信息公开)是网上一些热心公益的律师开展的公益法律行动的一部分,目前除了我向广东省交通运输厅提出信息公开申请外,山东、陕西也已分别有律师向当地省交通运输厅提出相关信息公开申请。”

  统筹:南都记者 郑焕坚

  采写:南都记者 郑焕坚 王成波 李健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5882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52868325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