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释放改革红利 12家上市公司提前渗透

  《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在2月27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让中国球迷高呼“中国足球有救了”。在业内人士看来,《方案》所涉及的内容,对中国足球的改变将比1992年的“红山口会议”更为重要,因为它要改变的不仅仅是足球。

  为什么是足球?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 泰达股份3.39+0.000.00%
  • 江苏舜天5.58+0.000.00%
  • 中信国安3.38-0.03-0.88%
  • 亚泰集团2.96-0.03-1.00%
  • 中远海控4.84-0.06-1.22%

  中国的国球是乒乓球,但足球才是体育产业最大的单一项目,目前全球年产值超过5000亿美元,占体育产值总比重超过40%。1992年“红山口会议”确立了中国足球要走职业化道路的改革方向,一年之后就确定1994年甲A联赛成为职业联赛,而后中国男足在2001年冲入韩日世界杯决赛圈,达到了中国足球改革的第一个高峰。

  即便中国足球联赛是国内所有体育联赛最职业化的一个,仍摆脱不了伪职业的本质。中国足协(足球运动管理中心)隶属体育总局领导,中心主任便是足协主席,一套班子两套牌子。在从举国体制转变到职业体育的过程中,中国足球始终未能摆脱金牌战略或奥运战略的束缚,包括2002年为助国足参加世界杯联赛取消升降级、2010年足协曾提议让国奥队参加中甲(第二级别)联赛锻炼以备战2012年伦敦奥运会等。

  2004年,中国足球爆发了著名的“G7革命”,北京国安、大连实德、深圳健力宝、上海中远、四川冠城、青岛颐中和辽宁队七家俱乐部在香河召开第一次投资人会议,这是中国职业联赛史上,第一次没有行政管理者参加的“纯粹资本人聚会”。

  “G7”聚合的原因是对中国足协一系列“不妥当的管理方式”不满,认为应当“让俱乐部本身成为职业联赛的主导者”,改革之声一度成为联赛主题,但后来改革联盟因为大连实德俱乐部提出的改革方案“超出了职业体育范畴,涉及较敏感的领域”而分崩离析。

  即便是2005年成立了中超公司,中国足协也仍是大股东,公司高管还是足协官员,董事会也多由足协高官担任。依旧挂羊头卖狗肉,足协与中超公司垄断联赛收益再行分配,各家俱乐部净亏损投入,多年来联赛基本处于低速甚至停滞发展阶段,有“市场足球不如市长足球”的说法。以转播费为例,上赛季中超联赛转播收益不足5000万元,而英超高达493亿,在职业联赛中占最大头的这一块收入,对中超俱乐部来说却是杯水车薪;近年来资本涌入足球市场带来球市上扬,俱乐部也依旧难以平衡收支,即便成绩最好的俱乐部,场均有4万观众入场,门票收入也仅有60万元,而在安保方面就要支付80-100万元。在中超以超过1亿欧元的转会投入成为今年1月全球最烧钱俱乐部的同时,这样的现状是畸形的。

  资本提前渗透

  就算投资足球俱乐部属于亏钱行为,也阻挡不了资本的灵敏嗅觉。2010年,广州恒大以1亿元买断当时以假球案被罚降级的广州队,以三年超过20亿的投入将球队打造成为亚冠冠军,2014年将俱乐部50%的股权卖给阿里巴巴,价格已达12亿元。

  过去四年是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最疯狂的时代,而后包括上港、富力等企业都相继进入中国足坛抢滩。目前由上市公司或由公司控股股东投资的中超球队有10家之多,涉及的上市公司有12家,分别是港股市场的恒大地产、绿城中国、建业地产、富力地产,A股市场的中信国安、泰达股份、江苏舜天、亚泰集团、贵州茅台、广宇发展、ST金马和ST能山,其中多数为过去一段时期快速发展的房地产企业。

  曾投资足球并建造中国足坛“万达王朝”的王健林,时隔11年后也重返中国足坛,先是巨资赞助国足和青训计划,再以4500万欧元购得西甲冠军马德里竞技20%的股份,今年1月万达集团还以10.5亿欧元高价并购了与国际足联关系密切的瑞士盈方公司。与王健林同期进入海外足球市场的,还有以800万欧元买下荷甲海牙俱乐部98%股份的合力万盛,德普科技也向法甲索肖队的拥有者标致汽车公司提出700万欧元的收购意向。

  中超有望入足彩竞猜

  足球再一次成为中国体育改革的排头兵,也是由于其本身的市场价值所确定。在中超联赛呈繁荣起势之时,联赛的冠名权便由中国平安以每年1.5亿元获得。在甲A联赛初创之时,联赛冠名权也迅速卖到千万美元,只因为随后的丑闻有所下滑。从2012年开始的扫赌打黑风暴,将南勇、谢亚龙、杨一民等前足协官员审理判决,也在一定程度上重建了中国足球的形象。

  事实上,中国体育产业仍处于初级阶段,目前年产值在3000亿人民币左右,八九成来自服装器材制造加工,占GDP总额约0.55%。而美国的体育产业占GDP的3%-7%不等,近期年产值接近4500亿美元。制约体育产业发展的因素方方面面,涉及场地建设、教育文化、专业人才储备等,这也是《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中所提出的要让校园足球、新型足球学校、职业俱乐部、社会足球等各种培养途径衔接贯通之所在。

  具体到中国足球,多年来未解决的管办分离也有望突破,在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的提议下,中心副主任于洪臣已不再担任中超公司的董事长,现任中超公司的董事长马成全、正副总经理刘卫东、陈永亮等中超公司任职人员,也已放弃了足管中心的事业编制。

  而在3月第一天,网络彩票销售被叫停,也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过去,以中国本土赛事为竞猜对象的体育博彩业一直没有放开,内地每年因为赌球而流到境外的赌资总额超过6000亿元。

  2003年,体彩中心曾经把中超列入足彩竞猜序列的报告上交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足协要求体彩中心在收益中划出一定的比例返还给中国足协,以建立足球发展基金,而体彩中心拒绝分流给中国足协。双方最终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中超联赛多年来也一直与足彩竞猜无缘,据消息人士透露,中国将建立中国足球产业发展基金,并通过增加足球彩票发行的种类和规模,进一步增加足球资金的投入。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5699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