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标“裸捐”逻辑

  在紧邻北京金融街一个高层公寓楼的套间里,陈光标坐在我面前,手搭在沙发扶手上,身体后仰,穿着没有熨烫过的蓝衬衫,看起来疲惫而警觉。

  他说他每天都在奔波中,没有休息过一个周末,也没有和家人团聚过一个春节。这个在极度贫困中长大的农家子弟,被认为是“跌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 金 融 街7.69-0.05-0.65%

落在富人堆里的穷人”,他从没进过夜总会,不会打高尔夫,所有富人乐于体验的事情,他都知之甚少。

  他在接受采访中常常会用爱国主义教材中才用的那种语气,他希望通过盖茨和巴菲特的影响力,推荐他到美国最好的大学攻读这类课程,让自己在慈善事业上把眼光放长远。

  “盖茨和巴菲特是有了钱以后才回报社会,我没钱就在做,我的慈善胸怀不比他们两个差。”他说,“学完以后,我想把中国的慈善事业更加制度化、规范化一些。”

  9月,在听说比尔·盖茨和巴菲特向中国富豪发出“慈善晚宴”的邀请,而有些富豪担心被“劝捐”而婉拒赴约后,他“一气之下”宣布将放弃最后的5%资产 (在三年前陈光标宣布将来把家产95%捐给社会),并给盖茨和巴菲特写信。

  他带着无所谓、甚至是大无畏的态度来谈论自己实现“裸捐”的具体方式,“我不会老死的,到了最后只能给别人带来负担的时候,我就一大把安眠药下去。”就好像自己说的不是关于死亡的问题,而只是财富、个性和有关名誉的其他事情。

  相比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公司董事长的身份,陈光标更喜欢“中国首善”这个名号,并以能参与和获得所有与此相关的荣誉为傲。

  在陈光标看来,做慈善是一种财富分配方式,就像其他需要花钱才能做好的事情一样,只不过他选择在过去10年将企业利润的50%到60%都捐给社会。

  不过,在他的一系列善行中间,也夹杂着各种有关他免费宣传自己的质疑,大多缘于陈光标独一无二的高调“作秀”方式。

  质疑并没有让他有丝毫的改变,他在每一次的慈善行动中都投入真金白银。但人们指责陈光标善于作秀和沽名钓誉的次数似乎越来越多。

  他说,让更多人看到他受到国家领导人接见和表彰的照片是弘扬财慈善理念的一个机会。关于是否“自恋”,他没有反驳。“这是我喜欢的。”他说,“我接受一次采访等于捐了1个亿。”哪天没有被采访心里就“憋得难受”。

  另一个同样靠自己白手起家打拼出来的中国富豪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在回应是否会同样裸捐的时候表示,陈光标的行为很值得斟酌,他说,“没有私就是最大的私”;“一点儿不给孩子留,一点儿不考虑自己的人,你不要相信他会考虑社会。”

  陈光标当然不是不考虑社会,到目前为止,他的慈善捐赠已经达到13.4亿元。他对身边的员工也并不吝啬,汶川和玉树地震,跟他去灾区的一百多人,每人都获得5万元作为奖励。

  现在他的4600多员工基本上在公司免费吃住,定期获得四季工作服。上海世博会期间,陈光标又给他们每人发1000块钱,让他们分批去世博会“了解世界高科技发展”。

  他没有固定的厨师,接受我采访那天,经常来访的一位朋友为他做饭。午餐的菜式是胡萝卜土豆炖牛肉配白米饭。

  他的出行工具是一辆奥迪A8,后座扶手上照例放满了他获得荣誉的各种资料和光碟,不过陈光标并不总让司机接送他,尤其是去机场,他说车子放空回来既废油又增加碳排放,不如打车环保。

  陈光标也不是一点儿不考虑自己和孩子,他说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去国外学习最先进的环保科技,回来接他的班“继续环保事业”,到那时他们很可能会参与经营陈光标的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或者成立关联企业。

  陈光标渴望成为引领中国慈善先河的人物,像比尔·盖茨和巴菲特做到的那样,振臂一呼应者云集。但他的难题不是如何“作秀”,而是如何“裸捐”。

  陈光标曾透露,他在公司章程中制定了公司盈利与年捐赠数额的具体比例(约50%)。而在救灾中的慈善行为更像是布施,捐款大多数也捐献到大型公募基金会中,而不是像比尔·盖茨和巴菲特那样推动慈善事业的创新。

  他的慈善捐款和救灾行为,大多捆绑于其公司的人力、物力。也不像盖茨和巴菲特那样,用自己的资金建立基金会,和创立的公司完全无关。

  而成立私募慈善基金的 “门槛”短时间内也无法跨越,另一个明星慈善家李连杰的壹基金因为挂靠在中华慈善总会名下运作,虽然资金透明,管理规范,但仍因为身份不明,行事不便而遭遇困境。

  同时还有一个资金上的难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原始基金必须为到账货币资金”,实际上就是存入银行的现金。即便陈光标的公司能够持续经营,稳定增长,将所有原始基金做成到账现金也是种极为不经济的做法。

  而他将对另一个问题是,官方的慈善机构常常在面对大灾后从社会各界涌来的几百亿元的捐款后运作乏力。平均一个工作人员“摊到”好几个亿的捐款,怎么花出去都成问题,更别说花好。

  考虑到这些问题,陈光标高调慈善的意义和价值也许就在于尝试。他就像一个过河的卒子,单枪匹马地和严阵以待的“王”对峙。用陈光标自己的话说,“我打算多试几种方法,希望起到火车头作用,但愿我的经历,可以为中国慈善事业的制度化和产业化形成做点事情。”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5687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52868325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