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新华:如果十年不发钞,繁荣将无法想象

  【摘要】“在每张钞票上乘以一个数”等于什么都没做,所以,穿透来看,“在每张钞票上乘以一个数+扭曲资源配置”只剩下一个效果,就是“扭曲资源配置”。它可以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吗?它只会加剧融资难!

  (搜狐财经思想库:让思维有乐趣,让思想有力量!汇集顶尖财经智慧,分享深刻透彻的调查研究,旨在普及常识,为网友提供思想洞见和专业分析。

  搜狐财经思想库评论员、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邓新华

  网络刷屏的文章《张五常长文谏言中国经济:做到这11条中兴可期》,非常好。真的做到的话,中国经济重回高增长没问题。不过,对其中的第七条——“人民币下锚重要”,我不太赞同张教授的表述。

  张教授说“以货币政策调控经济要放弃”、“利率与汇率皆自由浮动”,我都赞同。但是“人民币要以一篮子物品或商品的物价指数为锚”无法操作,而且逻辑也是错的。我来表述的话,我会直接说,干脆十年不要增发任何钞票,中国经济一定会再创辉煌。

  放松货币解决融资难、抗通缩是官方和主流经济学界的观点。 “把握货币供应量的松紧适度,降低实体经济融资的成本”是典型的官方表达。

  最近经济学家余永定说:“我一再强调现在处于通货收缩时期,因为产能过剩所以物价下降,主要指的是PPI,物价下降使得企业非常困难,利润越来越少,就必须要减少投资去产能……”能代表很多学者的看法。

  其实余永定教授的这个分析是错的。企业利润减少不是因为物价下降。不过,先不讨论这一点。

  我在之前的“万川之月”专栏中提出“普乘悖论”,这里重复一下。假定物价普跌真的是有害的,假定物价普遍下跌50%,为了维持物价不跌,在每张钞票、每份债权上都乘以2,物价就恢复到原状,且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但问题是,在每张钞票、每份债权上都乘以2,等于什么都没改变!“普乘悖论”的意思就是做了等于没做。这是因为,宽松货币并没有增加真实的信用,而只是改变原来信用的数值表达,当然就做了等于没做。你把人民币换成印尼盾,数字扩大了2000倍,但你的财富有变化吗?

  目前的现实中,新增钞票不是等比例地在每张钞票、每份债权上乘以同一个数,而是从银行顺次流向市场,有人先得到、有人后得到,后得到钞票的人和债权人的购买力被挪给别人了,所以,这个过程是一个资源配置扭曲的过程。当然,在新增钞票完全流通开之后,也等效于在原来每张钞票上乘以一个数字。所以,现实中的抗通缩等效于“在每张钞票上乘以一个数+扭曲资源配置”。

  如前所述,“在每张钞票上乘以一个数”等于什么都没做,所以,穿透来看,“在每张钞票上乘以一个数+扭曲资源配置”只剩下一个效果,就是“扭曲资源配置”。它可以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吗?它只会加剧融资难!

  同样的道理,张五常教授主张的“人民币以一篮子物品或商品的物价指数为锚”,指数涨、跌就收、发钞票来维持价格不变,也是一种普乘悖论。基于普乘悖论的设计很多。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也曾设计每年按照固定比例搞温和通胀,不要央行来相机决策,即所谓的“乘直升机撒钱”(在每张钞票上平均地乘以一个数)。

  两会中,央行行长周小川答记者问时表示,要大力发展电子货币。那就想象一下货币全部电子化之后的世界如何?那个时候,央行要实现在每份电子货币上乘以一个相同的数,技术上是不难的。那个时候,各种普乘悖论设计可以轻易实现,但其逻辑荒谬性也会更清晰地显现出来。

  普乘悖论是个很简单的问题,但是人们却长久地陷在普乘悖论里,这当然不是因为人类的智力问题,而是因为人类的偏见。这个偏见持续的时间有多长呢?起码在200多年前就存在了。200多年前,供给学派的鼻祖萨伊在他的《政治经济学原理》中就已经说到,企业家经常抱怨物价下跌,要求政府多发货币来维持物价。萨伊对这种观点进行了精彩的批评。但是,200多年过去了,以宽松货币抗通缩的观点依然流行,而萨伊的批评却罕有人知。

  最近人工智能大战韩国棋王李世石,引发人们对人工智能的新一波关注热潮。在人工智能的世界会怎样来解决通货紧缩、融资难?可想而知的,人工智能将轻松地看破普乘悖论,不会做“在每张钞票乘以一个数”来抗通缩这种无用功,更不会做“在每张钞票上乘以一个数+扭曲资源配置”这种有害经济的蠢事,而后者是人类世界的央行常做的。

  真实的通货紧缩并非物价普遍下跌,而是真实信用减少。即便对真实信用减少,印钞也是无济于事的普乘悖论。在人工智能的世界,它们将会努力修复、增加真实信用。

  有学者说,存款准备金率管制了信用,所以降准是增加真实信用。这就牵涉到对存款准备金率当下状况的理解了。存款准备金率确实兼具央行兜底和管制信用的功能。某一个时点,可能是兜底者的虚假信用膨胀,而另一个时期确实可能是管制了真实信用。而这个问题,在人工智能的世界根本就不存在。因为,它们根本就不会有存款准备金率管制!

  假如中国可以做到十年不发钞,就会倒逼解放民间信用、放松各种经济管制来解决问题,这是解决真实的问题,当然会迎来高增长。宽松货币是先甜后苦,十年不发钞票是先苦后甜。到时候,也许人们看到甜头,就永远走出普乘悖论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5684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