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退出QE对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冲击

  一、 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主要内容

  自2007年美国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在2008年一年之内,经过7次降息,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从4.25%降至0~0.25%史上最低水平。但极低的利率水平并不能遏止房地产价格下滑和金融危机的蔓延,于是美联储不得不祭出数量型货币工具–量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化宽松政策。所谓量化宽松政策,是央行通过购入国债等长期债券,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资金的干预方式,以刺激消费和投资,促进经济增长。

  2009年以来,美联储先后推出了三轮量化宽松政策。2009年3月至2010年初美联储推出第一轮量化宽松政策(QE1),先后购入3000亿美元长期国债、1.25万亿美元抵押贷债券(MBS)和1750亿美元“两房”债券。2010年11月美联储推出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QE2),在8个月内购入6000亿美元国债。如果按照月度平均购买量计算,前两轮QE都在750亿~800亿美元之间。2012年9月,美联储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QE3),每月从市场上购入400亿美元MBS,同时通过扭转操作购买长期国债约450亿美元,并维持极低利率水平不变。QE3没有额度限制,退出的条件为美国失业率低于6.5%。通过三轮量化宽松政策,美联储总资产由2008年初的9251亿美元飙升至2014年2月的4.15万亿美元,规模增加了2.49倍,但失业率从2009年10月的10%降至2014年1月的6.6%,已接近QE退出条件。

  二、 美联储退出QE的步骤

  在2011年4月的FOMC会议上,美联储已经制定了“三步走”的退出策略:停止对机构债券的再投资、提高联邦基金利率、逐步出售持有债券。2013年12月和2014年1月美联储决定两次将月购买资产额缩减100亿美元,月购买资产额降至650亿美元,拉开了QE退出的步伐。我们预计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路径如下:

  第一步,缩减月资产购买量。目前美联储月购买资产量已经缩减为650亿美元,如果按照每月缩减100亿美元的速度,在美国经济不再恶化的情况下,预计到今年8月底美联储将停止对国债和MBS的购买,美联储的资产规模将不再扩张。

  第二步,谨慎提高联邦基金利率。目前美国联邦基金目标利率维持在0~0.25%的极低水平,按照美联储的政策透明性原则,在通胀率超过2%,失业率低于6.5%的情况下,美联储将考虑加息。1月份美国CPI为1.6%,连续三个月攀升,当月失业率为6.6%,创下13个月以来新低,据此趋势,今年下半年美联储可能启动加息。

  第三步,逐步出售资产。目前美联储的总资产已经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最高水平,超过了4万亿美元,资产结构由危机前的短期、中期国债为主转变成为长期国债、MBS和联邦机构债为主。资产负债表的正常化是美联储的一个长期重要目标,在正常情况下(危机前),MBS和联邦机构债券的持有量都为零,长期国债的比重较小,因此,未来美联储将逐步出售MBS、联邦机构债券和长期国债。

  三、 QE退出对新兴市场的冲击

  阿根廷爆发货币危机。受美国缩减QE和美元升值预期的影响,高通胀、高利率的阿根廷货币比索兑美元大幅贬值。数据显示,自2013年12月底美联储开始缩减QE以来,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汇率由6.52贬值至2月初的8.02,贬值幅度达22%。导致阿根廷比索贬值的原因众多,包括近50%的通胀率、高达28.8%的基准利率、近50%的个人贷款利率,更深层的原因在于阿根廷政府的过度越发货币,但诱发阿根廷货币贬值的直接原因则是资本外逃导致外汇储备减少,从2013年5月至今年1月底,阿根廷外汇储备从386亿美元骤降至277亿美元,流失108亿美元,使阿根廷政府不得不放松对外汇的干预,但对居民购汇额度进行限制,这导致了黑市比索兑美元更大幅度的贬值。严重通胀、超高利率和货币贬值使阿根廷陷入货币危机。

  土耳其货币严重贬值,央行被迫大幅加息。土耳其被高盛称为“金钻十国”之一,但自2013年5月开始,受到美联储缩减购债规模及国内政治局势不稳的影响,土耳其本币里拉对美元汇率持续大幅下跌。数据显示,自去年5月至今年1月底,土耳其里拉对美元累计贬值幅度达到29%,一度创下1美元兑换2.39里拉的历史低点。在连续抛售数十亿美元外汇储备试图稳定汇率无效的情况下,土耳其中央银行1月29日宣布,将基准利率由4.5%提高至10%,同时将隔夜贷款利率提高到12%,将隔夜借款利率提高到8%,以抑制里拉贬值趋势。但土耳其里拉贬值加重了土耳其的对外债务负担。土耳其中央银行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0月底,土耳其外债总额达到1254亿美元,比2012年同期增长24.7%。里拉贬值势必导致土耳其资产负债状况恶化。资料显示,里拉汇率下跌已经导致很多持有美元贷款的企业利润大幅下降,如果汇率继续下跌这些企业将走向破产。

  印度、南非、巴西等金砖国家货币贬值。亚洲的人口大国印度货币卢比汇率也受到QE退出的冲击。数据显示,从2013年5月开始卢比兑美元就开始贬值,从5月的1美元兑52卢比贬值至9月的1美元兑68卢比,贬值幅度高达26%。2013年,印度政府债务率高达68.1%,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近6%,经常性项目赤字约450亿美元,正是由于“双赤字”在美元升值的预期下导致国际热钱的流出,为了阻止热钱流出,印度央行将基准利率上调至8%,这将不利于市场供给的增加。金砖国家巴西像阿根廷一样容易受国际游资冲击的国家。资料显示,从去年5月份市场预期美国退出QE到今年1月,巴西雷亚尔兑美元汇率从2.0贬值到2.4,幅度达20%,与此同时,巴西央行七次加息,将其准利率提高到10.5%,这将大大加重企业的财务成本,抑制经济增长。受美国退出QE预期及南非贸易项、财政收支“双赤字”的不利影响,从2013年5月起,南非货币兰特兑美元汇率开始贬值,从1美元兑9兰特跌至1月的1美元兑11兰特,跌幅达22%。金融国家货币贬值将加剧资本的流出,为稳定汇率大幅加息则会对实体经济造成长久的损害。

  四、QE退出对中国经济的冲击相对有限

  在对待美国QE这一问题上,中国和所有新兴市场经济国家一样,在美国实施QE时批评美国不负责任地向市场撒钱,会导致国际金融市场流动性泛滥和新一轮泡沫的出现;但当美国要退出QE时,却以维持国际金融市场稳定为由再度批评美国不负责任,过早地退出QE。但是,中国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不同,至少在欧美国家看来,中国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市场经济国家,因此,美国退出QE,甚至美联储加息和出售资产,对中国经济的冲击相对有限。

  第一,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幅度可控。自去年5月以来,印度、巴西、南非、阿根廷、土耳其等新兴市场经济国家货币对美国贬值幅度均超过20%,并引发大规模我资本外流。但中国资本项未完全开放,资本流动受到一定限制,热钱流出数量相对有限。更重要的是,中国人民币汇率实施的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每日的中间价由外汇交易中心公布,而不是像股市那样以前一交易日的收盘价作为开盘价(或中间价),且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当日浮动范围不超过1%,加之中国政府拥有超过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因此,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短期完全在央行的掌控之中,不会出现大幅贬值。尽管今年1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小幅贬值0.8%,终结了2008年以来的单边升值势头,但只要央行愿意,人民币兑美元仍可重拾升势,只是国内通胀与本币升值叠加会加剧出口企业的困难,不利于经济的持续增长。

  第二,人民币存款利率将保持稳定。本轮新兴市场经济体危机中,几乎所有被国际游资冲击的国家央行都被迫加息,甚至使基准利率升至10%以上的历史高位,加重了企业和个人的融资成本,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投资与消费。中国当前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为3.5%,一年期SHIBOR为5%,余额宝的收益约为6%,中国利率水平明显高于欧美发达国家,在人民币币值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国际资本没有明显流出中国的迹象,甚至部分热钱为了获取升值和利差双重收益而流入中国。1月份中国CPI为2.5%,在政府的容忍范围之内,因此,甚至短期之内中国央行不会升息,但利率市场化将推高企业的融资成本。

  第三,资本外流对外汇储备冲击有限。资本外逃的背景通常是一国贸易项和财政收支出现了“双赤字”,而中国目前贸易项仍保持盈余,财政收支总体保持平衡,因此,即使市场预期美元升值,中国出现资本大量外逃的可能性仍然较低。当前中国外汇储备高达4万亿美元,且贸易项保持盈余,在资本项不完全开放的情况下,热钱大量外逃在中国出现的可能性较低,因而短期内中国仍将保持超额外汇储备,干预汇率的实力不会削弱。

  总之,美国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家,不仅在它发生金融危机时会冲击全球,而且在它经济复苏,QE退出时引发的资本回流也会掀起新兴市场的一场货币危机。中国独特的经济体制使其能够在国际资本回流美国背景下独善其身,但二三线城市房地产泡沫的破裂、“钱荒”的隐患、信托的违约风险及互联网金融对银行体系资金成本的抬升,都是中国经济不得不面临的难题,但愿中国经济能再创奇迹。

  作者简介:

  刘明彦,副研究员,博士,任职于中国民生银行信息管理中心。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5086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52868325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