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案800万:“江西第一贪”与ST江纸衰败真相

2003年8月5日,由江西省检察院检察长丁鑫发亲任发言人的新闻发布会为持续近一年的ST江纸(江西纸业股份有限公司600053.SH)前高管腐败案侦查工作划上了句号。

  在此次会上,丁鑫发证实,曾兼任ST江纸董事长的江西纸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江纸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姜和平因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金额达800多万元,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这是我省近年来查办的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金额最大的一起案件。”丁鑫发说。

  “金额远超过曾轰动全国的前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案’”,姜和平被当地媒体称为“江西第一贪”。据悉,姜案侦查工作在近期终结。

  1案牵出48案

  姜和平案发应在2002年7月,其时姜从江西纸业调至南昌市经贸委任调研员。而南昌市经贸委一位人士曾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称姜“没来上过一天班”。

  2002年9月20日,经中共江西省委批准,江西省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姜和平立案侦查,同年9月24日,经南昌市人大常委会许可,检察院决定对其执行逮捕。逮捕前,姜为南昌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中共党员。

  江西省检察机关侦查查明,姜和平在1995年至2002年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大搞权钱交易,在设备、原材料采购、货款结算、贷款担保、基建项目招投标、纸张销售等过程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100多次收受熊某、胡某、夏某等10多人巨额贿赂。

此外,姜和平另有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据知情者称,行贿者大多是当地民营企业老板,与江西纸业之间有业务往来,向姜行贿是为从业务活动中非法牟利。

  “姜和平是经济转型时期典型的牺牲品,他主要是抵挡不住一些老板的糖衣炮弹。”江西纸业一位与姜共事几十年的干部说。

  有意思的是,2002年上半年姜和平对在媒体谈及薪酬时宣称,“拿多拿少看得淡,现在拿年薪觉得挺满意”。

  “你要找姜和平的哪个家?”8月7日,记者来到姜和平位于江纸集团厂区宿舍的家,只见大门紧锁,一位中年女职工说,“他有好几个家,我们也搞不清其他的在哪。”

  侦查查明,姜“生活糜烂,长期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并与一姘妇生育一子,仅在该姘妇身上就花费款物160多万元”。而据ST江纸一位干部透露,姜的该姘妇“长期生活在深圳”。

  而因姜和平一案引出的江纸集团和其他单位国家工作人员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玩忽职守等职务犯罪案件27件27人,在查办的职务犯罪案件中,厅级干部1人,县处级干部15人,属江纸集团的国家工作人员17人,其中处级干部10人。此外,检察机关在查处该窝案、串案时,还立案侦查行贿案21件21人。

  据检察机关介绍,目前大部分案件已侦查终结,其中法院宣判的8件8人已作有罪判决,包括:江纸集团财务处处长钟韶华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江纸集团热电厂厂长姜小南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江纸集团供应部副部长余北钰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江西粮油总公司原副总经理郑秋林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另据记者了解,江纸集团动力设备部处长王士峰去年就已外逃。

  据一位参与以上案件辩护的律师分析说,姜和平涉案金额达800万元以上,法律上可以判死刑,死缓、立即执行都有可能。但具体判决结果,还要考虑其他因素,如是否积极退赃、认罪态度、给国家或本单位造成经济损失的大小,等等。

  功臣的堕落之路

  “以前的姜和平不是这样的。”ST江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说。

  现年51岁的姜和平,高中毕业后当了一年农民,1968年招工进江西造纸厂(江纸集团前身),最初干过扛料工、化浆工,然后从班组长、车间主任一直干到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

  该人士说,姜从最基层一步步升上来,靠的是没日没夜地一心扑在工作上,而且以前为人随和,从不摆架子,当厂长时大到企业的经营、发展,小到工人的工资问题、房子问题,甚至孩子问题都会管。

  1994年,江西造纸厂改制为江西纸业有限公司。此前,江西纸业是一个亏损大户,企业资不抵债。姜任厂长后,企业开始逐步扭亏——净利润从1994年的765万元猛增到1996年的3809万元。

  1997年,姜抓住机遇,发起设立江西纸业股份公司,上市筹资2.41亿元。此后几年上市公司每年净利润基本稳定在3500万元以上,每股收益在0.3元以上。

  不过,在江纸集团宿舍,一位老职工告诉记者:“姜和平是在造假,实际上江纸1985年后一直在亏损。”旁边一群人也附和这一说法。他所说的江纸包括了上市公司和江纸集团。而公司一位人士称,不太了解“整个江纸综合的财务状况”,最清楚的人应该是前总会计师邓润国,但他已“进去了”。

  对于亏损一说,记者无法证实。不过,ST江纸2001年突然巨亏近3亿元,2002年又亏损超过3亿元,公司的解释是计提巨额坏账准备;此外,集团占用ST江纸超过10亿元的资金,至今无力偿还。

  另一位知情人士则表示,ST江纸是国有企业剥离上市,当时的生产经营性优良资产基本进入股份公司,剩下的生产辅助设备、生活福利设施、土地及无形资产、大部分历史债务及其后兼并的抚州造纸厂等组成集团公司。

  该人士坦言,姜身兼集团与上市公司董事长,两者之间资金划转犹如“从左口袋到右口袋”。“说实话,就是现在,尽管股份与集团的人员似乎是各有名册、分开发工资,但实际上谁也难以分清到底是哪个公司的人。”

  随着股份公司效益的增长,江西纸业的企业地位不断提高。在南昌市,曾有“南江北纸”一说——南有江铃,北有江纸。而作为“企业功臣”的姜和平,个人的地位也日益上升。2000年以前,姜和平集江纸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上市公司江西纸业董事长、总经理于一身,位至副厅级,公司内外对他的监督十分有限。

  该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认为,“大权在握的姜和平身边,有一批溜须拍马的人,姜自己难免飘飘然,而管理上的漏洞导致出现经济问题,主要环节则在原材料供应、设备采购、财务、销售等。”

  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原江纸集团财务审计部部长钟韶华在任职期间,通过各种手段为木材供应商秦著荣、熊美平等人和强威集团等企业转付货款或快速提出货款,从中收受财务贿赂46万元。

  原江纸集团物资供应部副部长余北钰利用负责木材采购的职务便利,先后23次收受贿赂共12.8万元。

  据江西纸业一位知情人士说,有一段时间木材市场价为每立方米380元,江西纸业进价却高达500多元。公司有关资料显示,每年消耗的木材约为25万立方米。该中层称,有一位木材商曾对他形容“在江纸不是赚钱,而是抓钱”。

  而除设备、原材料采购等环节外,姜和平还在货款结算、贷款担保、基建项目招投标、纸张销售等过程中多次收他人巨额贿赂。胡建华案就是一例。

  在南昌市,胡建华拥有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号称注册资本规模最大。但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是一家民营企业,资金比较紧张。姜和平拍板让江纸为该公司提供贷款担保。

  ST江纸去年以前发生的5.47亿元担保,直到去年8月在证监会南昌特派办的督促下才公布,让南昌特派办有关人士吃惊的是,除不到1亿元外,其余的担保居然没有董事会记录。

  ST江纸命悬一线

  2001年,姜和平在“江西呼唤现代企业家”论坛上表示,“一个企业带头人可以挽救一个企业,也可以搞垮一个企业。现代经济在某种意义上说也就是企业家经济。”

  姜的论点似乎在江西纸业得到印证。

  继2001年亏损2.99亿元之后,江西纸业2002年的亏损超过3亿元,调整后的每股净资产从上年度的1.02元降为-1.81元,公司也戴上了“ST”帽。

  “江西纸业就是被这帮贪得无厌的‘蛀虫’搞垮的。”一位老职工痛心地说,尽管企业亏损,但姜和平的轿车却从“桑塔纳”换成“公爵王”,再换成“奔驰”。

  “导致江西纸业衰败的原因,当然包括经营管理、高管层大面积腐败等问题,但关键在于公司‘九五’技改项目无法推进。”公司一位高管指出。

  江西纸业“九五”技改原拟投资14亿元,2000年国家计委已批准立项。但由于其他单位不愿提供担保,银行贷款无法到位,使得公司造纸技术、成本、质量落后其他竞争对手。

  江西纸业一位干部认为,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并不意味公司没有了希望。

  据该人士介绍,公司正在进行职工身份转换。这项工作可以今年完成。届时,每月工资成本就可以减少300多万元。如果仅从生产经营说,公司仍然能做到养活一批人、缴纳税收、争取盈利,“至多是公司退市”。

  但退市却不是南昌市政府所愿看到的。有消息表明,无论江西省政府,还是南昌市政府,都在极力促进ST江纸重组保壳。新任董事长宗伟民作为“救火队长”被调来ST江纸主持大局,宗同时兼任南昌市经贸委副主任。

  此前有媒体报道,晨鸣纸业(相关,行情)(山东晨鸣纸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488.SZ)与印尼纸业巨头APP均有意重组。不过,ST江纸一位高管透露,办公会议从未讨论过APP重组的事情,晨鸣纸业曾谈过几次。“最终可能是晨鸣来重组的可能性大些。”

  问题在于,不管谁来重组,江纸集团持有的ST江纸股权被法院冻结以及大股东10亿欠款始终是两道难迈的坎。

  8月7日下午6时30分,还在公司开会的宗伟民,如去年一样,仍然不愿接受采访。

  “请尊重我的工作习惯。我担任了10多年国有企业的一把手,一直是少说,多做。”宗说。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ushi.com/?p=47992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0557-88180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52868325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